你看过二阶堂富美、染谷将太和瑛太主演的电影,听过G-Dragon的音乐,追过斋藤工的电视剧,也曾被时尚杂志上的小松菜奈惊艳,这些周身闪闪发光的明星,汇集了众人的爱意,却也承受着大众的凝视和评判。

比起被造型师、化妆师、摄影师层层包装后的精致面孔,这些习惯被镜头解析的人,都纷纷举起了属于自己的相机,用照片来分享自己的私生活和对世界的细腻观察。

镜头是无声的表达,更是真实的眼睛。

天空、烟火、光影、日常,在这些画面背后,他们不再只是时尚杂志和荧幕里的漂亮脸孔,透过这一帧帧的照片,我们似乎能够更加接近他们动人与真实的一面。

他们的器材既不多得超乎想象,也不会昂贵到无法负担,也许正因为如此,反而让作品带给我们许多预期之外的惊喜。

瑛太 x LEICA M7

瑛太(Eita)
演员 | 1982年12月13日
主要作品:《最完美的离婚》《最后的朋友》

 

明星不是专业的摄影师,他们也许器材普通、技术一般,但永远有我们所不能及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更近距离、更亲密地拍明星。瑛太最喜欢拍的,便是身边的朋友们。


01-02
正在拍摄上野树里的瑛太

在时装杂志《GINZA》上,瑛太有一个叫做“年下男”的摄影专栏,专门拍摄那些年轻男演员们,比如柳乐优弥、池松壮亮、濑户康史……甚至包括摄影师奥山由之。

瑛太的演技娴熟而不抢风头,他本人的性格也十分内敛,不浮夸,不轻佻,真诚,有才华又不傲气,这让他在拍摄朋友时,用一种更亲切、更隐藏主观的角度,展现每个人独到的魅力,沉稳又饱含真性情。


01-08
瑛太拍摄的柳乐优弥、奥山由之、濑户康史、岡千之助、池松壮亮和永山绚斗

📷
- 瑛太的常用相机 -

Leica M7

Leica M7是Leica电子化程度最高的胶片相机之一,比前一代M6增加了光圈优先模式,还有曝光补偿功能。因此在复杂的光线下,可以省略调快门这个步骤,是一台适合快拍的机器。

染谷将太 x OLYMPUS PEN EED

染谷将太(Sometani Shota)
演员 、导演、编剧 | 1992年9月3日
主要作品:《庸才》《寄生兽》《妖猫传》

 

《妖猫传》让这个年轻的实力派演员被中国观众认识,其实在染谷将太20多岁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深沉的老灵魂。他喜欢摄影,假期会拿着相机出门,看到有意思的东西就拍下来,他说摄影“跟电影一样”。看他的照片,你会发现一个疏离于市井的记录者,一直在安静地观察都市,观察生活在其中的人,冷静却不冷漠,游离在城市缝隙。


01-02
随身携带相机的染谷将太

01-06
染谷将太在博客上发布的作品

📷
- 染谷将太的常用相机 -

OLYMPUS PEN EED

OLYMPUS于1959年推出的半格相机系列,在1960、70年代的日本引发过一阵半格机热潮。非常小巧轻便,一卷135胶卷可以拍到72张照片(甚至更多)。

二阶堂富美 x FUJIFILM NATURA CLASSICA

二阶堂富美(Nikaidou Fumi)
演员 | 1994年9月21日
主要作品:《庸才》《地狱为何恶劣》《问题餐厅》

 

年轻一代中的绝对实力派女演员二阶堂富美,也是胶片相机的重度爱好者。去年底,她与日本《NYLON》杂志合作,拍摄了6位自己的好友。用更近的距离和更自然的互动挖掘朋友们的新鲜表情,捕捉最放松、最释放自我的瞬间,有一点调皮,古灵精怪,惹人喜爱。


01-02
拍摄时的二阶堂富美非常投入

01-04
二阶堂富美拍摄的モトーラ世理奈、古舘佑太郎、井上咲楽和歌手KOM_I

📷
- 二阶堂富美的常用相机 -

FUJIFILM NATURA CLASSICA

F1.9大光圈、24mm广角、全自动,非常适合日常拍摄,尤其是夜拍。这台相机又被称作“月光机”,据说即使在只有月光的地方,配合Natura 1600底片,也可以不开闪光灯进行拍摄。

小松菜奈 x FUJIFILM 写ルンです

小松菜奈(Nana Komatsu)
演员 、模特 | 1996年2月16日
主要作品:《渴望》《溺水小刀》

 

在光鲜眩目的时尚界之外,抛开诸多光环,私底下的小松菜奈仍是个20多岁的少女,喜欢用胶片机记录遇到的人、事、物。比起厌世的外表,菜奈的照片反而充满透明感——轻盈空灵,清爽干净,视角新奇而独特,对光线的变化也十分敏感。


01
小松菜奈和她的相机

01-08
在Instagram(@konichan7)上,小松菜奈上传了大量照片

📷
- 小松菜奈的常用相机 -

FUJIFILM 写ルンです

富士的一次性胶片机,机身小巧,操作方便,在日本的便利店就可以买到,适合新手入门,或旅行时轻装上阵。使用传统135胶卷,机身和镜头虽然是用可回收塑料打造的,但它的画质毫不逊色于一般的135相机。

村上虹郎 x MINOLTA TC-1

村上虹郎(Nijiro Murakami)
演员  | 1997年3月17日
主要作品:《解忧杂货铺》《武曲》《错乱的一代》

 

父亲是知名演员村上淳,母亲是歌手UA,作为星二代的村上虹郎,从幼时接触的便是导演河濑直美等名家。“影像”对于他来说,是日常的耳濡目染,成为演员后,村上依旧保持着摄影这个爱好。而他的照片,比起单纯记录生活,更多了一分充满想象力的艺术性,光影变幻莫测且蓬勃生动,现实与幻觉的界限也不再明晰。


01
拍摄中的村上虹郎

01-08
村上虹郎Instagram(@rainbowmusix)上的摄影作品

📷
- 村上虹郎的常用相机 -

MINOLTA TC-1

作为除了一次性相机之外体积最小的135相机(99x59x29.5mm的尺寸,185g的重量),TC-1是摄影大师荒木经惟也在用的一款。TC-1的命名来源于“The Camera One”的缩写,以超高单价与极低的产量(全盛时期月产160台,末期月产20台)著称。

G-Dragon x CONTAX T3

G-Dragon
歌手、制作人  | 1988 年8月18日
所在组合:BIGBANG

 

日常和朋友们的玩乐,工作中的录音室、地下停车场,或者仅仅是墙面上的涂鸦,在G-Dragon的照片里,处处可见街头文化和他浓烈的个人魅力。在万众迷恋的G-Dragon背后,你可以看到这个大男孩可爱真实的一面。


01
拍摄时的G-Dragon

01-06
G-Dragon为自己的照片配文“the T3 life”,也间接导致了T3价格飞涨

📷
- G-Dragon的常用相机 -

CONTAX T3

Contax T3被誉为神机,外形干练优雅。采用蔡司Sonnar 35mm F2.8的镜头,反差和解析度都非常优秀,相比前一代T2,细节表现更加细腻和通透。同时体积也大幅缩减,厚度只有3厘米,很适合塞在口袋里溜达。

黑岛结菜 x CONTAX T2

黑岛结菜(Yuina Kuroshima)
演员  | 1997年3月15日
主要作品:《对不起青春!》《穿越时空的少女》

 

成为演员的同时,黑岛结菜还就读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的摄影学科,拍照对她来说,是兴趣也是专业。她偏爱胶片机,风格也非常清新文艺,每一张照片都被浸润了家乡冲绳海的湿润与风的清新,像是在静静呼吸,有少女的诗意,也有超越年龄的沉稳。


01
拍摄时的黑岛结菜

01-06
黑岛结菜在Instagram(@yuinakuroshima)上发布的照片
07-08
她同样也会拍摄自己朋友,比如东出昌大和上白石萌音

📷
- 黑岛结菜的常用相机 -

CONTAX T2

1990年推出的CONTAX T2,是CONTAX T3的上一代,CONTAX T系列镜头都采用著名的Zeiss T*镀膜,相片成色非常好。T2也是Annie Leibovitz和Juergen Teller等大师的爱用相机。

斋藤工 x LEICA M7

斋藤工(Takumi Saito)
演员 、模特、导演  | 1981年8月22日
主要作品:《昼颜》 《爱与诚》 《Blank 13》

 

作为演员的斋藤工,散发着杂糅着性感与怀旧的气息;作为导演的斋藤工,认真执着于艺术表达;而作为摄影师的斋藤工,也许更神秘,更难以捉摸,照片中的情绪也更加私人化。


01
拍摄时的斋藤工

他也喜欢拍朋友,由于非常熟悉彼此,加上得天独厚的“近距离”,让上户彩、浅野忠信在他的镜头下卸下防备,有一种特别的魅力。


01-04
斋藤工镜头下的歌手KOM_I、上户彩、浅野忠信、Becky

📷
- 斋藤工的常用相机 -

LEICA M7

跟瑛太一样,斋藤工的爱用机也是Leica M7。

北村匠海 x LEICA MINILUX

北村匠海(Takumi Kitamura)
演员 、歌手、模特  | 1997年11月3日
主要作品:《宽松世代又如何》 《邻家月更圆》

 

集新生代演员、模特、偶像歌手等身份于一身的北村匠海,背包里时刻放着一台相机,他说自己对于摄影的态度是“私欲満載”,从他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吉他、滑板、楼群间隙的晨光、UFO般浮游在空中的灯,年轻是一种独具魅力的姿态。


01
北村匠海很喜欢晒自己的爱机

01-08
北村匠海在Instagram(@take_me_1103)上发布的照片,作品的标题也很有趣,如右图被命名为《UFO》n

📷
- 北村匠海的常用相机 -

LEICA MINILUX

LEICA MINILUX是优点和缺点都非常鲜明的一台相机。缺点是取景器太小,镜头电子排线容易因频繁开关机伸缩折断。除此之外,无可挑剔,精确的测光、对焦,做工结实手感好,萤石镜头完美。

我们处于一个SNS至上的时代,智能手机不断与相机竞争像素值和分辨率。拍照越来越便利,相对的,在喧嚣世界中,这些用胶片相机安静拍照的星星们的照片,反而有着出乎意料的惊喜。

胶片再度复兴?这个问题也许没有答案。但不可否认的是,胶片机自备一种这个时代很缺失的魅力——每次按下快门时的慎重、冲洗时等待的过程、机缘巧合的光影效果、层次丰富的颗粒质感……无关好坏,却让人重新认知定格时间的感动。

在你眼里,胶片相机的魅力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