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tements大红的这几年始终站在争议的风口浪尖。许多人都嘲讽它的设计粗糙,或是留有前人的印记;而它极其高昂的定价就更对这些争议起到了煽风点火的作用。

但事实上,如果换一个角度,将Vetements这一整个品牌当做一件大型当代艺术作品,很多事情就会显得顺理成章得多。

如果你住的地方有网络,如果你拥有一个社交网站账号,如果你是个对时尚稍微有一点点感兴趣的人,那你没听说Vetements这个牌子的几率就无限接近于零。

这个年轻的品牌在最近几年一炮而红,从籍籍无名到受尽追捧,Vetements只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而且从销售成绩上来讲堪称奇迹。

不仅各大买手店纷纷伸出橄榄枝,让Vetements的第一季就实现了盈利,还有几件单品更是到达了有市无价的地步,说是现象级也毫不为过。可以说Vetements这几年的成绩,是所有年轻设计师品牌的终极梦想。

 


01-03
《VETEMENTS 2 SUMMERCAMP》摄影集

但是相应的,你也数不出任何一个其他品牌能具有Vetements这样的争议性。从最开始那件石破天惊的DHL T恤开始,Vetements就承受了许多的质疑甚至是谩骂。最近一次Vetements登上时尚新闻的头条,也是因为一次极具争议性的事件。

设计师Demna Gvasalia在2018秋冬的秀场上使用了Martin Margiela标志性的Tabi靴,一时间关于他此举属于“致敬”还是“抄袭”的讨论不绝于耳。


01-04
Vetements v.s. Martin Margiela

这也就回到了关于Vetements最被人质疑的一点——它的那些标志性设计:大标语、长袖子、撕边牛仔等等,似乎看上去并没有很多的“技术含量”,很难称得上前无古人,更加谈不上后无来者。

虽然卖着令人咋舌的高价,但是却似乎缺少同价位其他品牌所标榜的优良做工、稀有材料和精细设计。所以许多人开始质疑,盛名之下,Vetements的这些设计究竟有没有独创性,有没有美学和时装意义上的价值?


01-03
Vetements AW2018

但其实仅仅是揪住袖子几公分长短之类的具体细节不放,那就太可惜了。如果用时装行业的固有思维来看许多Vetements的设计和商业决策,都会感觉匪夷所思,但是假如把Vetements这个品牌当做是Demna的一件大型当代艺术作品,很多事情就显得顺理成章得多了。

 

🚽
从杜尚到Vetements
庸常与艺术的界限

 

1917年,杜尚购买了一个普通的小便池。他把这个小便池搬回了工作室,干了三件事:把小便池旋转180度;加上一行字R. Mutt 1917;然后给它起了一个名字:“泉”。这就是当代艺术的开山鼻祖之作。


Duchamp's Fountain, 1917

今天如果你去巴黎参观路易威登基金会的Le MoMA à Paris展览,你会看见那些带有中产阶级审慎魅力的知识分子们在这个小便池前驻足、沉思、留影。这事情荒谬吗?

乍看上去简直可笑至极,一个在市场上买来的小便池,如何成为了影响后世的艺术作品,简直匪夷所思。但美妙之处也正在于此。


杜尚与“泉”的合影

杜尚选择了一件最最平庸的物品,但仅仅通过不同的放置方法,就让它完全失去了作为一件日用品的功能性。赋予“泉”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名字所象征的全新视角让这个小便池脱离了日常,它作为一件物品的物理属性变得无比次要,没有人在乎是不是杜尚本人制作了这个小便池。

我不因为我犯过的错误而感到丢脸,但为我没有成功实现的对的事情而感到羞耻。

- 杜尚

这就让你不得不开始思考:艺术的本质是什么?艺术与日常生活的界限是什么?而Vetements所做的事情其实与杜尚一模一样,只不过Vetements提出的问题是:服装的本质是什么?高级时装与普通服装的界限是什么?


Vetements的设计师Demna Gvasalia

Vetements这个名字在法语里就是“服装”的意思,可以说Demna从一开始就是在考虑服装的本质这个命题。

服装是一种全面的社会现象,它兼具了艺术、经济、政治、社会学等等多种方面的含义,它同时也是一种身份的表达。而Vetements每一季的设计都是在相应地讨论一种或多种服装的属性,比如服装的身份表达功能就贯穿了Vetements的设计和展示。


Vetements DHL T恤

DHL的员工制服和印有“Polizei”字样的警察制服都是一种身份标识,这些服装会影响穿着者的行为和自我认知吗?这些服装会影响旁人对穿着者的认知吗?他们的行为举止真的会变得像一个快递员或警察吗?

有的时候甚至有一种感觉,Demna对所有人开了一个寓言式的玩笑。他抛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试探你的底线,嘲弄你,同时又迷惑你。


Vetements Polizei卫衣

将一件普通卫衣标上一千多美金的标价,会让你觉得这件衣服更酷更好看吗?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他就会抛出下一个问题:如果Vetements和Juicy Couture这种你最瞧不上的俗牌合作,你还会觉得这些合作的衣服时髦吗?这种对服装本质的逐条讨论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创新所在。


01-02
Vetements x Juicy Couture

艺术有不同的形式,时装当然也是如此。即便没有接受过任何美术教育的人在莫奈的画面前也会屏息凝神,这是很直观、很易于消化的美,拥有无可争辩的艺术价值。但是一个人站在杜尚的“泉”面前受到冲击和启发,从而开始重新思考,你难道能说这种思考没有价值吗?


如何“正确”地打开“泉”?

和Demna提出的这些问题相比,衣服的丑或是美,借鉴了前人的什么设计,这些大众揪住不放且花了大力气讨论的事情,反而显得太次要太次要了。

对于自己设计的衣服被评价为丑这个问题,Demna自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有过非常精彩的回答:“我觉得丑的定义非常有意思。我觉得找到丑变美或美变丑的这个边界也很有意思。我喜欢这样的挑战。我觉得那是时尚所象征的东西的一部分。我喜欢人们说我的衣服丑,我把这当做夸奖。” 


Demna在接受Vogue采访时说道对“丑”的看法

他把美与丑,高级与廉价,庸常与不朽,从光谱的两极拉到中央,凑到你的眼睛面前拷问你:界限究竟在哪里?

 

 

🤑
千禧一代的奢侈定义

 

然而,一个多少有些黑色幽默的事实是,Vetements的商业成功多半不意味着消费者完全理解了Demna试图进行的探讨。只是恰好,Vetements开的这个略具恶作剧性质的玩笑契合了当下的“奢侈品”定义。

要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乖乖奉上大笔真金白银,购买这些算不上精妙的设计,首先要理解千禧一代的hypebeast概念——这些出生于富裕家庭的年轻人所追求的奢侈概念与他们的父辈完全不同。

在传统奢侈品概念中,稀缺性的打造时常要倚靠原材料的珍稀度,不论是鳄鱼皮手袋还是钻石手表,都是因为原材料的珍稀而显得难得。但是在千禧一代这里,稀缺性完全是非物理性质的,是彻头彻尾的营销概念。限量、合作款,以及Vetements使用的饥饿营销手段都可以打造出这种当下的稀缺性概念。

当然坏处也显而易见。千禧一代抛弃一个品牌的速度和他们追捧一个品牌的速度一样快。如果想持续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就需要高频率高强度地给他们刺激,这也解释了为什么Vetements如此欢迎即看即买“see now buy now”的概念。

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饥饿营销策略的魔力似乎也有赏味期限,曾经即刻售罄的Vetements如今也出现在了打折区,年轻的野兽们是否已经出发去下一处寻找令他们肾上腺素分泌的品牌?从表面上看来有一定的可能性。但这可能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经过这一轮大浪淘沙之后,或许留下的是真正能够领会Vetements精神内核的顾客,而这些人才是Vetements作为一个品牌可以长久发展下去的基石。

不过话说回来,最能领会Vetements妙处的人也不一定非要消费Vetements的设计。一个最绝妙的例子就是在2016年4月,刷爆社交网络的VETEMEMES雨衣。

Vetememes推出了一系列与Vetements的Polizei雨衣极其相似的雨衣,只是这一次经常借用别家logo的Vetements成了被借用的对象。当被问及是否会对Vetememes提起诉讼的时候,Demna表示不会追究任何责任,并且“希望他们像我们一样享受做衣服的过程”。对Vetements做了很Vetements的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算是真正明白了Demna想要传达的东西。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对Vetements的争议十有八九仍将继续——但是如果你在街上见到一个穿着黄底红字制服T恤的送货员时迟疑了一下:“等等,他是送货员还是潮人?”那就说明无论你承认与否,Demna已经改变了你对服装的思考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