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日光直射北回归线,日北至,日长之至,日影短至,故名“夏至”,蝉始鸣,半夏生。夏至后进入一年中最为炎热的“三伏”天。

上等的香木靠近鼻子“闻香”鉴赏,炼香或印香加热于空间中“熏香”,以此香物可分作两大类。相较香味,对香制品的认知更能深层的愉悦身心。在平安时代,达官贵人们自己收藏极品香材,加工管理,创作自己的熏香。时至今日,现代的我们同样也可以轻松的感受,香物的雅趣。世界各地的香材,任性搭配使用,随心变化气氛,来感受香文化的无限魅力……

“闻香”的香木,广义来说是树木采集的香料,通常所指为白檀、沉香、伽罗。

白檀原产印度,印尼,今东帝汶岛周边,亚洲,太平洋赤道一带都有广泛分布,特别是在岩山北坡生长的品质尤其优良,被称做“老山白檀”。枝干部的芯取出,充分干燥,切割使用,是调和香中必不可少的重要香材,在炼香、线香、烧香、熏香中也被广泛使用,有着极高的防虫效果。

沉香分布于除菲律宾外的东南亚各地,瑞香科属树木,大量树脂积蓄在树内,因此称沉香。与乳香不同,不会如同其他树脂向树外渗出,经过长年积蓄形成,经年累月的变化后,自然成熟得成上等良材。因香材自身产生多样变化,也谓可识别历史的香材。原木本身较轻巧,树脂部分比重较重沉入水中,也成为名字的由来。常温下并无一味,经加热后,散发幽玄香氛,与伽罗一并成为日本香文化的基调。

伽罗也属沉香的一种,产于印度半岛,上品则是采自越南安南山脉。由于产出量极少,古时甚至与金等价。沉香香味层次浓郁且多样,没有此香材甚至不会形成日本的香道文化,足以见得伽罗的良质与重要性。把伽罗的香氛全部挥散采用“闻香”方式最宜。在埋好香炭的香炉中,敷上银叶(云母片),放置小片伽罗,香炭加热银叶达到150-200度左右,伽罗不会焦灼,也不会接触香炉中的香灰,自然散发弥漫,成为纯净自然的极品香氛。

“熏香”的香材则是数种香木调和而成。

炼香

炼香是将磨制成粉末的香材,配以蜜,梅肉混合调制。随鉴真和尚传至日本后,平安时代作为趣味之选,制法,香味也加以精炼,也被称为“熏物”。在《熏集类抄》中有关于制法的详细记载,《源氏物语》梅枝卷中,更有描述。香材的主体还是沉香、丁子、熏陆、白檀、藿香、零陵等香材,加入具有保香效果的蜜、梅肉、甘葛,提炼加工成药丸状而成,保香材越多,残香愈重,更适合熏香衣物房舍。

线香

线香是从形状上加以区分,由于是烧香和炼香的混合体,细长形的缘由,要不断接续,因而不宜散发出香材本质的香味。16世纪从中国传入日本,经过17、18世纪的国产化,近代形状也从最初的线形,演变成旋涡状,锥形等。燃烧均匀充分,速度恒定,成为最主流的香种。

火道具,从左到右依次为:灰押、莺、羽帚木香箸、香匙、银叶挟

追本溯源,香物还得说到京都的老铺。有着300年以上历史的香铺松荣堂,随岁月时光的流转,不断构筑文化的新香。成为专门经营香制品的老字号。继承传统香物的同时,创新至今仍沿袭从中国传至的制香技艺。严选天然香木与中草药,倾注满怀心血手工研磨制香。“京烧”的香炉,遵循古清水烧样式,纹样选择传统纹样得丸纹松竹梅、琉璃七宝詰、浓紫云锦、花橘、阿兰陀等。香木置于灼焰的灰炭中,一同盛于炉内,历史沉淀的古法技艺遇珍贵纤细雅趣的香料才得以弥漫。在创新上导入试验店“Lisn”的概念,名字缘由日本古已有之的优美“闻香”文化“listen”,使人们摆脱对香物的旧有印象。创意设计使无形到有形,香以视觉化呈现,好似自然的调色板,不但色彩丰富,并且每种色彩的香均有命名,或叫“乌木月”,有称“reading”,超越文化语言,使世界上更多的人有认知的机会,并能够愉悦其中,从日本散发到世界各处,开启香文化的新篇。

鸠居堂则是日本皇室的御用香铺,在从中国进口香物的同时,笔、墨、纸等文具也一并引进,现在依然除却香物以外,文具也是相当有名。

山田松香木店

宽政年间创业至今,以药种起家的山田松香木店从原产地直接采购生药与香木,成为进口、鉴别和制造于一体的老店。高品质且价格适宜变成了可能,并且定制自己调配的香物和香袋,与传统茶道各流派家元保持良好的交流。


熏玉堂

坐落于西本愿寺正门前的熏玉堂,开业起一直以寺庙佛事用香经营为主,不断在该领域充实完善,成为烧香和线香的专营老店。

香道具

日本在经历千年香文化变迁的同时,不断延续并引入现代生活,独自欣悦,偎赏宾客,都成为生活中的雅致生活常景,从中感受季节变幻,天候移转,由此酝润心境才是最终目的。(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夏至之香物 (上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