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天才画家San Poggio是一个绝对的细节控加物件控,他手持画笔化身造物主,将自己的经验和异想落实于纸上,孜孜不倦的构筑着一个个细节丰盛的世界。 古怪离奇的剧情在看似重复的场景中无声上演,像素画般的迷宫中隐藏着很多秘密等待你去发现。

Argentine artist, San Poggio‘s surrealist works and realistic renderings leave little to the imagination with the bizarre scenery.

Gabriela Schevach访问San Poggio:

G: 你的画中存在着某种特定的联系吗?
S: 是的,我在创作的时候衍生除了一些故事。当我加入一个角色时,它可能是同某个物件有联系,又或是与另一个人物有关联,我可能会在某一个部分让他重复出现。

G: 你是怎样一点一点发展出你画布上的小世界的?
S: 这些东西都来源于我的生活,他们是我个人经历的一部分。我在书中渡过的,在电视上、电影院里看过的一切,我都把它们丢到画上去。在我创作的那一刻,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和这些事物之间的关系,其实这种关系也可以延伸到其他地方,但是我比较倾向于让作品成为相对独立的部分,不去依赖于阅读或文字、文化的背景。观者无需借助其他的经验和知识,就可以创造一个故事。

G: 这种菱形晶体式的构图也是绘画中所独有的一种构图。
S: 我对古籍书和中世纪的艺术作品很感兴趣,菱形晶体式的构图也是受了它们的启发。同时,我也为物件所着迷,不论是实物还是画中的形象。但是也有其他一些原因,这样的构图比方方正正的构图更有活力,菱形式具有动态的。

G: 菱形是否也建立了一种连续性?
S: 没错。我在画中隐藏了很多延续性的线索,线条也意味着无穷无尽。

G: 在你15岁的时候就举办了第一次个展?
S: 对,在一个拉普拉塔(La Plata)的一个社区图书馆里。后来我去了拉普拉塔的一所艺术学校读书,在那里接连举办过不少次个展和群展。

G: 听说你做过一个很大的书籍的项目,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S: 我从2003年开始做这本书,它属于我的一个作品系列,其实是一本假书。我做了封面和一些零散的书页,我将它们设定为某套社会类或根本不存在的文化类书籍的一部分。后来,它们都被我归于Anthrophology Fiction系列之中。其中还包括与书配套的假录影带,以及整套包装,当然也不是真的。

G: 你想用这本假书来测试观者的反应?
S: 因为书中的内容通常都被认为是真理,而唯一可以支持这一论点的理由是“我读过这本书,或者说这是我从图书馆中借来的。”我做这些作品是因为书籍传达的只是作者的观点与它们所认为的真实。不过这牵扯到很多很多问题啦,哈哈。

(原文刊载于《1626》杂志,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