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异的速度砌出城市的浮华,而十年如一日的旧日美,是古老欧洲独特的迷人之处。

站在大西洋海滩的灰蓝色天空下,见证的是诗人和小说家赞叹过的Anglo-Norman黄金时期;或是去毕加索曾流连的海滩,女孩和100年前的贵族淑女们一样自在地晒着日光浴;又或是登上Chanel女士曾坐过的贡多拉游历水城,两岸不曾消退的巴洛克风光是她美妙的灵感来源。

或许Chanel女士自己也没有想到,年轻时去过的诺曼底乡村桃花源,巴斯克海岸的度假胜地和名满天下的水城,会对自己的一生和后世的时尚世界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这些或短或长的逗留,承载着关于邂逅、成长和情感的旅行故事,也令今天的我们心驰神往。

🌿

 杜维埃 | DEAUVILLE 

1912年 开设Chanel第一间服饰店


20世纪初,杜维埃海边(摄影:Jacques-Henri Lartigue)

1912年的杜维埃在世纪之交迎来了“美好年代”。作为“鲜花盛开海岸的闪耀明珠”,距离巴黎不过两小时车程的杜维埃名流云集,歌舞升平。

俄罗斯的顶级芭蕾团在这里演出,年轻男孩们在海风中用帆船来征服诺曼底,才华横溢的画家、摄影师、小说家和时装设计师也都聚集在这片仿佛来自印象派画家笔下的海滩上。谁也没有意识到,改变世界的战争和革命正在缓缓迫近。


杜维埃海边的女孩们(摄影:Robert Capa)

那一年,29岁的Gabrielle Chanel跟着卡柏男孩来到了杜维埃。诺曼底晴空下来自大西洋的轻柔海风吹起了她的裙裾,但海滩上嬉水的却尽是穿着累赘胸衣和裙饰、动作笨拙的上流女孩。看着眼前的奇特场景,年轻的Gabrielle清楚地预感到变革一触即发。


1930年,Gabrielle Chanel在杜维埃

变化从她自己开始,她剪短了淑女标配的长发,在日光浴中把皮肤晒成了前卫的古铜色,借来舒适的马球运动员上衣在海滩漫步。


Gabrielle Chanel与卡柏男孩在香奈儿杜维埃精品店门前

但这只是刚刚开始:三年前,她在巴黎的康朋街21号开设了女帽店 “Chanel Modes”,现在,她决定在这处时髦的海滨城市开设自己的第一家服饰店,给杜维埃的女士们带来更轻盈舒适、更适合海滩度假的服装。


香奈儿精品店(Léon Fauret绘),发表于《FEMINA》杂志,1913年9月1日

她的灵感就来自杜维埃目之所及的一切:水手身上的条纹衫、马球服上的jersey针织面料、卡柏男孩的外套……这些简洁优雅而实用的男装启发了她的设计,也给女装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


Gabrielle Chanel在杜维埃

也正是在法国杜维埃的贡多-毕宏街,Gabrielle Chanel用灵感来自男装的运动时尚崭露头角,成为那个“十九世纪服装风格的终结天使”。


点击播放 Inside CHANEL 第二十二章《杜维埃》

🌊

 比亚利兹 | BIARRITZ 

1915年 开设Chanel第一间个人品牌时装屋


《1918年在比亚利兹的泳客》, 1918 by Pablo Picasso

1918年,毕加索和俄罗斯舞蹈家柯克洛娃来到法国和西班牙交界的巴斯克海岸度蜜月。比亚利兹时髦自由的海滩风光给这位印象派画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不同于当时西班牙国内强调保守得体的淑女服饰,在这里,法国女孩穿着自在的泳装享受日光,或是在海里游泳。在这片蔓延着自由因子的海滩上,毕加索创作出了《1918年在比亚利兹的泳客》。


20世纪初的比亚利兹海边,摄影:Robert Capa

上世纪第二个十年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名字和比亚利兹产生了联系。1915年,卡柏男孩带着Gabrielle Chanel来这里度假。比亚利兹是那个年代的避世“理想国”,巴斯克海岸不仅气候温暖,也因为靠近中立国西班牙而与战火绝缘。


20世纪初的比亚利兹海边,摄影:Robert Capa

在这里,Gabrielle享受着无拘无束的潇洒生活,并结识了许多从法国和俄罗斯流亡而来的贵族年轻人。他们在比亚利兹的豪华别墅里举办数不清的派对,毫不避讳地谈论局势、艺术和文学,或者在赌场里尽情挥霍,与体育名宿一起打高尔夫球…… 比亚利兹以外的世界,仿佛都被他们暂时抛下了。


1920年,Gabrielle Chanel在比亚利兹 / Gabrielle Chanel与卡柏男孩在比亚利兹海边

但Gabrielle Chanel比所有人都更清醒一点。她看准了比亚利兹得天独厚的商业环境,在卡柏男孩和狄米崔大公等友人的支持下,决定在这里开设季节限定精品店,推出和巴黎同步的完整服装配饰系列。


1931年,香奈儿比亚利兹精品店

Chanel第一间个人品牌时装屋的地点,就选在临近赌场、豪华酒店和沙滩的一幢19世纪的别墅里,很快,巴斯克海岸享受假日的富裕阶层都被Chanel简洁优雅的时装吸引了过来,就连西班牙王妃也成为了Chanel的客户。Chanel的时装帝国,在这处比亚利兹的宅邸里冉冉升起。


1928年,比亚利兹,身穿jersey针织套装的Gabrielle Chanel

🛶

 威尼斯 | VENICE

1920年 艺术让Chanel重获新生


1936年,Gabrielle Chanel在鲁西·塞特的游艇上游览威尼斯(摄影:V.H. Grandpierre)

正当Gabrielle Chanel扩张时装版图时,她迎来了最黑暗的时刻:卡柏男孩,她的一生挚爱,在1919年因车祸去世。而为了让她走出痛失至爱的心情,她的艺术家朋友米西亚和荷西·马利亚·塞特夫妇邀请她来到威尼斯——正是那个处处有动人故事的意大利水城,那个能抚平一切伤痛的“平安城邦”。


威尼斯街头(摄影:Marc De Tollenaere)

在宁谧庄严的教堂和绚美壮丽的古迹中,在提香、丁托列托、委罗内塞、提耶波罗等威尼斯画家的传世之作中,在水城仿佛迷宫般的窄街小巷和流淌不息的流水中。

Gabrielle Chanel渐渐忘记了曾经挥之不去的阴霾,看到了这个迷人城市多形态的美:蓝中透绿的运河,优雅迷人的丽都岛海滩,还有金碧辉煌的圣马可大教堂。拜占庭帝国的遗迹和东西方交汇的文化遗产,赋予了威尼斯这抹壮丽色彩。


威尼斯街头(摄影:Steve McCurry)

作为巴洛克与浪漫主义美学之都,威尼斯不仅是Gabrielle Chanel最爱的城市,也是她重要的灵感来源。


1937年,Gabrielle Chanel与舞蹈家Serge Lifar在威尼斯

她创作的多彩华丽“服饰珠宝”,模仿了威尼斯常见的马赛克镶嵌画和拜占庭式祭坛的宝石装饰;锤锻黄金镶嵌明丽蛋面宝石的作品则是受到宗教圣物法器的启发;而出现在Chanel钮扣、胸针和项链中的狮子元素,也与威尼斯守护神圣马飞狮不谋而合;甚至在她巴黎寓所的每个房间中,都可以见到镜子、水晶、金色木料等华丽装饰。


Gabrielle Chanel的巴黎寓所

威尼斯是她的重生之地,而在Gabrielle Chanel之后的岁月里,威尼斯也从未远离。


Chanel第四代专属调香师奥利维耶·波巨
相比度假胜地的现实模样,我更喜欢都市人对周末乡野小憩的美好想象。我想描绘的并不是诺曼底远郊如今的景色,而是漫步于茂草间的那份希冀。

从Gabrielle Chanel最喜爱的这三处度假胜地汲取灵感,Chanel第四代专属调香师奥利维耶·波巨与香奈儿香水实验室,创作了清新而感性的“香奈儿之水”系列。从杜维埃、比亚利兹到威尼斯,每一瓶香水都用不同的清新气味,“复刻”了Chanel曾经历过的美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