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女魔头”,你最先想到什么?头排看秀的特权、瘦削凌厉的身材、一茬又一茬战战兢兢的助理,还是干脆浮现出Anna Wintour戴着墨镜、不苟言笑的脸?

而就在过去几年,因为平面媒体的动荡和个人选择的不同,主动也好、被动也好,昔日我们眼中那群一辈子都不可能让出王座的“女魔头”,接二连三地离开了她们可以呼风唤雨的编辑部,去往更广阔、也更充满挑战的人生。

告别和她们的名字有着深刻牵连的顶级时装刊物,她们寻觅到了哪些闪亮新身份?如今的生活又有何不同之处呢?

Grace Coddington  永不老去的可爱“猫奴”

我并不是要逃离《VOGUE》,《VOGUE》替我开启了许多扇门,但是能和别人合作会更好。身份的转变只是一种形式。

风格标志:红头发、苍白皮肤

昔日头衔:《VOGUE》美国版创意总监

离开原因:追求更多元化的创作

在落寞的威尔士北部长大的Grace,原本是个假期没去过任何地方、唯一娱乐方式是每个月翘首以盼新一期《VOGUE》出刊的小姑娘,却在17岁时因一场模特大赛开始了模特生涯。


左图为Grace登上英国版《VOGUE》1962年8月刊封面;右图为Lord Snowdon在1959年拍摄的Grace

事业顺风顺水的她,年纪轻轻就跻身1960年代当红模特的行列,拿下英国版《VOGUE》封面,却在26岁因车祸而失去了左眼皮和眉毛,之后经历多次整形手术,还是成效甚微。


Grace Coddington in Jamaica, 1975

1973年,泳池派对上的Grace,摄影师Helmut Newton

转行成为编辑后,她依然优秀。1980年代,搬到纽约的她开始为Calvin Klein工作,随后Anna Wintour将她挖走,从此她们一起在《VOGUE》美国版并肩作战了二十多年,建立了坚不可摧的默契,更创造了无数质量堪称艺术品的时装大片。


Edie Campbell by Tim Walker for Vogue 2013

Annie Leibovitz for Vogue 2007

“Alice In Wonderland”,Vogue 2003

Vogue 1995 by Bruce Weber

Jerry Hall Vogue cover 1975 by Norman Parkinson

离职前,Grace曾说过:“我不会退休,我很怕无聊没事做”。这话她的确不是说说而已,刚卸下重任便一刻不停地出书、画插画,甚至回归老本行担任Calvin Klein 2016秋冬广告大片的模特。

在刚发布的Louis Vuitton 2019早春度假系列中,年近80岁的Grace还受邀参与了配饰部分的创作。


Calvin Klein 2016秋冬广告大片

《Saving Grace- My Fashion Archive 1968-2016》是Grace对职业生涯的一次完整而全面的回顾

左图为Grace与Nicolas Ghesquière

她把自己的宝贝猫Pumpkin、Banket以及Nicolas Ghesquière心爱的狗Leon统统手绘出来,成为了挂饰和包袋上的图案。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对猫咪公开示爱了。离开《VOGUE》的同年,她就飞快达成了和Comme des Garçons的合作,推出一瓶叫Grace by Grace Coddington的香水。

香水以玫瑰为主调,灵感来源是她妈妈的玫瑰花园。前调有佛手柑、薄荷、罗勒、小豆蔻和粉胡椒,中调是摩洛哥玫瑰、小苍兰和桃花,后调则为香根草、白麝香和琥珀水晶。

除了气味,它的外形也很有趣。设计师Fabien Baron根据Grace手绘的猫咪做出了香水瓶身,除了圆润灵动的猫咪瓶盖,连防尘袋上也布满猫咪图案,试问哪个“铲屎官”能抗拒得了?

Jaime Perlman  反思消费狂潮,回归穿衣风格

时尚界有太多关于金钱和消费的话题,但我觉得一个人的穿衣风格,最重要的是其中的创意,而不是你这一身花了多少钱。

右图为Jaime和英国设计师Jonathan Saunders在一起

风格标志:金色头发、皮革服饰、高跟鞋

昔日头衔:《VOGUE》英国版创意总监

离开原因:自立门户创业

Jaime Perlman最初在纽约跟随美国版《VOGUE》的 Anna Wintour工作,在2005年搬去伦敦,最终成为英国版《VOGUE》的创意总监。在她任职期间,她与Tim Walker、Tyrone Lebon等一众摄影师创造了大量令人难忘的经典影像。


Jaime Perlman Studio策划制作的作品

辞职之后,Jaime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为品牌和媒体提供创意咨询和艺术指导。最近,她的新动向是刚刚创立了一本叫做《More Or Less》的独立杂志。

《More Or Less》两年才出版一期纸质版,但在线上会持续更新大量内容。在主题上,开创性地把新季的奢侈品和二手古董衣结合在一起,拍摄带有怀旧感的大片。


6月出版的《More Or Less》创刊号双封面

登上创刊号封面的超模Kate Moss,在内页中分享了她心爱的古董衣收藏

《More Or Less》创刊号内页大片

在英国工作的十年间,伦敦的古董衣店对Jaime的影响很深,这也是她创办这本独立杂志的初衷:“时尚界有太多关于金钱和消费的话题,但一个人的穿衣风格,最重要的是其中的创意,而不是你这一身花了多少钱。”或许与在《VOGUE》那种极力露出广告客户当季新品的经历有关,Jaime认为,每个人的衣橱究竟需要多少单品,非常值得认真探讨。

关于“多或少”的思考背后,投射出一种更成熟冷静的价值观。看到这里,你是不是也发现,盲目购入的新衣服,已经成了一种隐形负担呢?

Lucinda Chambers  创造有长久生命力的东西

很少有时尚杂志让你感到有权力,大多数都只会让你焦虑不安。《VOGUE》上的这些衣服,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无关紧要,荒唐又昂贵。

风格标志:大面积色块与印花、几何形状配饰

昔日头衔:《VOGUE》英国版时装总监

离开原因:猝不及防地被开除

Lucinda Chambers在《VOGUE》英国版工作36年之久,其中有25年时间担任时装总监,却被新任主编Edward Enninful花了三分钟就解雇了,整件事毫无征兆,这使得Lucinda非常愤怒,并在独立杂志《Vestoj》上空前坦白地接受了一次专访。

她不仅承认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读过《VOGUE》了”,还直白地控诉道:“很少有时尚杂志会让你觉得自己有权力,大多数只会让你觉得焦虑不安。《VOGUE》上的这些衣服,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无关紧要,荒唐又昂贵。好的杂志应该是有抱负和志气的,那才是我想阅读的。”

好在“解雇风波”平息后,Lucinda已经在今年3月,和为Marni工作时结识的两位女设计师Molly Molloy和Kristin Forss一起,成立了时装品牌Colville,继续在她所热爱的工作中发光发热。


Lucinda与两位合伙人Molly Molloy和Kristin Forss

她同时表示:“我希望我们设计的衣服,可以成为快时尚的对立面,重拾对颜色和质感的热爱,创造有长久生命力的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Lucinda就是与Marni长期合作的造型师,留下过许多令人过目难忘的视觉作品。


Marni2017春夏系列广告大片,造型由Lucinda操刀

Carine Roitfeld  巴黎女人的极致美学

时髦是一种天赋,不是你想时髦,就能变时髦的。这不是什么可以学习的东西。

风格标志:铅笔裙、烟熏妆、豹纹元素

昔日头衔:《VOGUE》法国版主编

离开原因:为了更专注在个人项目

Carine Roitfeld是一个标准的巴黎女郎,黑色烟熏妆和略微凌乱的头发永远与她同在。

她和摄影师Mario Testino,以及掌舵Gucci时期的Tom Ford曾经组成梦幻三人组,创造了一种先锋美学:极致性感且饱受争议。这在1990年代末以来的广告界内成为了绝对主宰,并一直延续了十多年。


Gucci 2003春夏系列广告大片

从2001年起,她就担任《VOGUE》法国版主编,却在2011年辞职创办了独立杂志《CR Fashion Book》,一年出版两期,名为“Book”是希望被人们永久收藏。

它没有典型的序言和资讯栏目,内容全部由专题构成,有些文章甚至是用作者的本土语言写的,翻译则在书的背面标明。凭着这些细微的独特之处,它成为了同类杂志中的佼佼者。

Carine的另一项重头工作,是以她自己为主角的纪录片《Mademoiselle C》(又名《C小姐:巴黎时尚女魔头》)的拍摄。


纪录片《Mademoiselle C》海报

在片中你不仅可以见证第一本《CR Fashion Book》的诞生,还能窥见年近六十的她在家中练习芭蕾的画面,在时装周头排看秀的情景,以及成为祖母那一刻的喜悦。当然了,无可挑剔的时尚感,更是时刻都不会被她遗忘在脑后。


Carine和丈夫及一双儿女在一起

这些曾经的“办公室独裁者”们,选择在人生中场舍弃华丽的title,跳出固有的工作模式,朝着新目标奔跑,这本身就是一个需要付诸勇气的决定。

卸下职位带来的光环之后,她们的生活并没有比以前冷清和逊色,可见你身在哪里并不重要,你可以做什么,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才是最关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