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街拍摄影师Bill Cunningham在2016年6月去世,如今刚好过去两年,当时Voicer曾用一篇推送回顾了他的生平🔗

早在世上还没有“纽约时装周”时,这位老爷子就每天穿着蓝布外套,骑一辆自行车,在纽约街头捕捉人们的穿搭之美。正是这个有趣而执著的灵魂,用五十年如一日的毅力定义了“街拍”这两个字,影响了无数时装迷。 

三十几岁才得到人生中第一台相机、并开始摄影生涯的Bill,在此之前的维生之计是什么?为什么这个貌不惊人的老爷爷,影响力如此持久而巨大?

今夏,他的纪念展、回忆录、全新纪录片接踵而来。顺着这些线索,我们带着崇敬而惊喜的心情,发掘到了他不被熟知的另一面人生。🎩

Celebrating Bill Cunningham
纪念展隐藏线索的打开方式

2010年一部名为《我们都为比尔着盛装》(Bill Cunningham New York)的纪录片让很多人深受触动,并由此认识了Bill。美国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口中的一句“We all dressed for Bill”,更是成为经典。

工作对我来说是一种乐趣。人人都在工作,而我玩得这么快活。这真的让我很内疚。

在Bill去世两年后的今天,另一部全新的纪录片《比尔时代》(The Times of Bill)也将在今年内和大家见面,而旁白叙述的工作,则请来了代表纽约一代人时尚记忆的女演员Sarah Jessica Parker担当。

在Bill去世两年后的今天,另一部全新的纪录片《比尔时代》(The Times of 与此同时,Bill的纪念展览“Celebrating Bill Cunningham”正在纽约最古老的博物馆——纽约历史学会博物馆(New York Historical Society Museum)展出中。

除了他标志性的蓝色工服、陪他走街串巷的自行车、相机等可以想象得到的纪念物之外,最令Bill骄傲的大量摄影作品也被展示了出来。)也将在今年内和大家见面,而旁白叙述的工作,则请来了代表纽约一代人时尚记忆的女演员Sarah Jessica Parker担当。


01
德国制造的Biria自行车,1976年左右,是Bill一生中拥有的30余辆自行车中的一辆
02
Bill的法国蓝布夹克,2000年左右
03
Bill的24毫米镜头相机(尼康D5200),2012年左右

01
拍摄于1968-1976年之间,摄影师不详,Bill正在拍摄盛装打扮的女士们

其中有一位被拍摄对象和Bill之间的故事,尤其值得了解。这位名叫Editta Sherman的女士是Bill的好友兼缪斯,他们在1968年开始做一个为期八年的摄影项目。

在整个项目中,他们足足拍摄了1800处历史建筑,Sherman则换了500套服装,只为了在扮相上与背景中的建筑历史相匹配。Sherman于2013年在曼哈顿走完了101岁的人生,比Bill更早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

还有一些看似与主题无关、却令人感到惊艳不已的展品。比如两大本厚厚的剪贴本,以及用公鸡羽毛制成的手工鸡尾酒帽,我们带着好奇深挖了一番它们的由来。

剪贴本中收集了大量1960年代的女性杂志和报刊,都围绕着一个名为William J.的手工女帽品牌的广告画和时尚大片露出。


01-03
Peter Garritan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还有一些看似与主题无关、却令人感到惊艳不已的展品。比如两大本厚厚的剪贴本,以及用公鸡羽毛制成的手工鸡尾酒帽,我们带着好奇深挖了一番它们的由来。

剪贴本中收集了大量1960年代的女性杂志和报刊,都围绕着一个名为William J.的手工女帽品牌的广告画和时尚大片露出。


01-04
Peter Garritan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神采奕奕的时髦女郎们在社交场上,戴着充满奇思妙想的鸡尾酒帽,或性感优雅,或活泼可爱,而这些创意和手工都很惊人的艺术品的幕后制作者,竟然正是二十几岁时的Bill。 

除了展览上这顶帽子之外,标牌为William J.的二十几顶孤品手工帽,都在2012年被一位匿名买家在拍卖行中买走。

顺着这些零星的碎片,我们渐渐理清了这位传奇街拍摄影师与手工女帽之间,长达二十年之久的秘密情缘。

展览时间:即日起 ~ 9月9日
展览地点:2 W 77th St at Central Park West

以William J.为名的B面人生
那个时代最好的帽子设计师

1948年,19岁的Bill因为觉得哈佛不适合自己,退了学从家乡波士顿搬来纽约,借住在叔叔家。叔叔是做广告业的,这也是为什么家人让Bill来这里,并鼓励他进入广告业——这个思想传统的天主教家庭,担心Bill对女装的兴趣太浓。

但人的天性是很难被束缚与扭转的,Bill始终无法专注于星期天的教会活动,并且对那个时代造型夸张、风情万种的女性服饰充满热爱。


01
Bill Cunningham
02
模特所戴的白色帽饰来自William J.,摄影师为Frances McLaughlin-Gill

离开叔叔家的Bill,决定不再掩饰自己对美和时尚的向往,于是在麦迪逊大道52号大街上盘下一间房子,既当帽子店又当住处,同时还要去餐馆打工来赚钱养活自己。

有才华的人迟早会等来受到瞩目的时刻,只是Bill的这个时刻来得更快一些。

在他帽子店的后花园里举办了第一场时装秀之后不久,他的帽子便成为了上流社会追逐的新时髦,包括玛丽莲梦露在内的名流,都争相预订他亲手制作的鸡尾酒帽,William J.从此名声大振,并被公认为是那个时代最好的帽子设计师之一。


01
年轻的Bill在自己的帽子店中
02
模特戴着出自William J.之手的沙滩帽

直到Bill去服了兵役,又重返纽约,帽子店仍然继续经营了很长一段时间。然而渐渐的,纽约社交圈女性着装的习惯开始变迁,日常风格占据主流,抢戏的帽子自然也没那么大需求了。

Bill这才慢慢专注于摄影,并因一次偶然邀约在《纽约时报》上开设了街拍专栏“On the street”,并逐渐引发热议。

美丽而残忍的成长
小男孩的眼泪,滴在了粉色裙子上

此外,Bill的回忆录《Fashion Climbing: A Memoir with Photographs》将在9月4日由企鹅出版社正式发行。

书封面上这个头顶着一大堆鸡尾酒帽、穿着小黑裙的女士图案,来源于Bill当年那家帽子店的名片,出版时间则选在纽约时装周期间,这也是对Bill曾经年复一年,无论晴雨都奔波在秀场内外拍摄照片的纪念。

谁都没有设想过,沉默寡言的Bill会留下这样一份从未公开的回忆录,内容囊括了自己童年生活的真相和在朝鲜战争时期的军营岁月,以及摄影生涯的开始。

Bill第一次揭秘了自己的时尚品味是如何诞生的。刚到纽约那段日子,他痴迷于在街上看人,常在歌剧院门口一看就是一整晚。那里进进出出的都是衣着华丽考究的人们,Bill会默默留意到潮流和风格的更迭,贪婪地欣赏着女士们的礼服、帽饰、珠宝的细节。


01-06
1989年~2015年间的“On the Street”

在书中,还有一张Bill手绘的插画,画的是童年时期的他,独自爬上一个高高的梯子,不安地问他的母亲:“邻居们究竟会怎么想呢?”

生而为人,我们都有自己要越过的种种难关。属于Bill的难关,是信奉天主教的保守派父母,不希望他从事与女人相关的行业。追求美的欲望对他们来说,甚至是一种耻辱,这也成了Bill一生都在背负的隐形十字架。

时尚是一面盔甲,让我可以逃离日常生活。

但是,那又如何呢?他还是来到了充满自由空气的纽约,拍着他热爱的照片,制作出最美的帽子,忠于自己的审美和内心。

我们谁都无法选择,自己这一生是如何开始的,但却可以决定这一生要如何度过。所谓“生如蚁而美如神”的境界,这位可爱的老爷爷早就做到了,你我为什么不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