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揪也,物于此而揪敛也。”立秋一般预示著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秋天即将来临。对凉意最敏感的要属梧桐了,“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以小明大,见微知著是种智慧,微光点点,那是黑夜里的微笑。

时光流转,提灯由于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来到今日的日本各地依然有许多的老铺在传承着,其中尤以八女提灯、小田原提灯、岐阜提灯、赞岐提灯最为有名。

八女提灯手绘职人

岐阜提灯使用产地岐阜地名,古时是良质和纸与竹的主产地,被称为“美浓之国”。在18世纪有着良好原材料供给,手工业发达的岐阜开始制作提灯,薄纸细骨,作工精良的特点经受了市场检验。江户时期,在提灯白色和纸地上描绘花草,被京都的公家所颂扬。用于中元照明和日用装饰,七夕时掌灯悬挂也变的流行。当时经济交通的发展不完善,因此还没有得到更大的普及。一举成名还是在日后,明治十一年(1878)的十月,当时的明治天皇去东海北陆地区巡察,一日住宿于西本愿寺在岐阜的别院,岐阜用表现当地主要特色的岐阜提灯进行装饰,供天皇观瞻受到欣赏,从此岐阜提灯盛名不衰直至今日。

与八女提灯的简朴所不同,赞岐提灯色彩绚烂装饰十足,这和从中国传承而来不无关系。赞岐提灯由弘法大师空海将制作技艺带到香川县,遍走德岛,高知,爱媛以及香川八十八处寺院,这巡拜“四国八十八所”的路线成为追随空海大师足迹的修行。因此利用野山竹做骨架,装饰着沿线诸多寺院特有的图案与纹样,模样艳丽,折叠便捷成就了岐阜提灯的原型。山紫水明之地的岐阜,继承日本传统美,以及手工艺人精湛的技艺,造型优美清凉感漫溢,受到大众的喜爱,在中元盂兰盆节广泛被使用,并成为夏日纳凉的装饰。

到了天正文禄时期(1573-1596),可携带的灯具被赋予了更多的流行元素,随着灯具种类和用途的多样化,在提灯上描绘家纹以示区别,也出现了职业更换桐油的匠人,随后专门生产销售的“提灯屋”也应运而生。脱离了单纯工具的提灯,担负起承载“日常生活习惯,宗教制度信仰,文化艺术”的重任,构筑了不可或缺的地位。

提灯家纹

到了江户时期,人们出行范围不断扩大,开始流行携带方便的提灯。在提灯的火袋上进行题字描画家纹的作业演变成专门的职业,而使用的文字也为“江户文字”中的一种。

“勘亭流”的名字被许多对设计有兴趣的朋友所熟知,原本是“落语”“歌舞伎”等传统艺能书写看板用的字体,“冈崎屋堪六”于安永八年(1779)设计,名字取自他的名号“堪亭”,后来成为“狂言”这一传统艺能的台本专用字体。“寄席文字”俗称“橘流”是传统说书“落语”为了招揽宾客前往观赏,制作宣传小页使用的文字,字形间距都有考究,与“勘亭流”同为提灯文字的始创,看来当时广告宣传就已兴盛了。“笼文字”的比划浑厚,略微四方的特点,是反白设计的常用字体,有时也仅作轮廓线来使用。“须文字”犹如胡须在字尾处,常被用在日本酒的瓶贴,是酒铺喜爱的字体,寿司店,鳗鱼店等其他商铺也用作商号招牌使用。相扑广告的看板上使用的“相扑文字”,由当时的职业看板设计者“根岸家”始创,形成与相扑相称的强有力的字体,为此被叫做“根岸流”文字。笔划转角四方的粗体字被提灯所专用,除此也用于印章制作。

说到产地不得不说说传承至今并不断创新的老铺。

创业于元禄三年(1690)的“迁仓”是日本最为古老的店铺之一,在京都以制作提灯、和伞为主。先辈的“浅井长政”战败于“织田信长”后携家眷流落于今日的京都山科区并安定下来。长政的子孙“山城屋甚助”从山科又搬往京都,居住在建仁寺附近,取屋号“山城屋”以制作贩卖和伞为计,成为初代创始人。随后明治初期又迁移到如今的河原町现址上。由于和伞的原料和提灯相似,明治后期到大正初期,第十三代家业继承人的“迁仓达夫”开始提灯的制作和贩卖,并延续至今,现在的“迁仓”同时制作提灯、和伞双翼齐飞。

Isamu NOGUCH设计的AKARI(明)系列

离开京都我们再去岐阜看看当地的提灯老铺。明治初期(1891)一个叫做“尾关次七”的人,在经营杂货铺的同时,兼做提灯的制作销售,这便是“尾关”的开始。到了明治二十四年,第二代继承人袭名“次七”,潜心专营岐阜提灯制作和贩卖,对于新的设计加工技艺颇有见解,不断推陈出新,符合时代潮流的色彩与设计深受好评,其中当属与当代艺术家Isamu NOGUCHI的合作AKARI(明)系列对后世的影响深远。早在昭和二十八年(1953)东京和大阪举行了初次的“AKARI展”,Isamu NOGUCHI之所以为提灯取名为“AKARI”,因为“明”这个字,是阳光与月光照射进屋内的意思,为现代人机械般的生活方式中,添加自然的元素。透过和纸漫射于房间内的柔和光线,满足现代人内心对自然的渴望。相对玻璃和塑料制品,这种自然的纸、竹木制品,也能体现自然至美。从制作初期至今,不断更新进化,AKARI系列有着将近100多个作品诞生,装点我们的生活。

MIC*ITAYA设计的抽象不规则提灯

离开岐阜去看看出现新气象的提灯。庆应元年(1865)茨城县水户市诞生的水府提灯老铺“铃木茂兵卫商店”,从新的视点出发,复苏日本传统,面向未来向更广阔的世界传播自己的主张。视觉艺术家MIC*ITAYA一改以往提灯中心对称的造型结构,创新的设计出抽象不规则充满现代艺术感的提灯,诞生出亦古意新的照明器具。

古已有之的传统美为现代苏醒,传统的祭祀仪式使用的提灯,随后融入现代生活,魅力不衰不减,变化的是周遭的环境,不变的依然是内心的柔和与温暖光芒,隽永有力地雕出刻刻人生,有如人生旅途中指引我们微笑面对的方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立秋之提灯(上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