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成了“买花给自己的姑娘”。只要在花店买一束鲜花回去,好像就能把自己从坍塌的状态中拉起来。花店越来越像现代城市里一个小小的充电站,贩卖植物,也是贩卖艺术、视觉与生活。

在东京,有两家这样的花店:一家只在周末营业,店主将它打造成了一个整洁敞亮的卧室,一张巨大洁白的双人床位于房间的正中间,床上长出高高矮矮的鲜花;另一间仿佛一家药店或者实验室,各种干花放在有机玻璃的抽屉、密封的袋子和罐子里,上面贴着标签。

这两间「不像花店的花店」的主人,就是edenworks的主理人、新晋艺术家筱崎惠美。

🛏️

第一间 卧室

edenworks bedroom

对于人来说,床是起点也是结束,对于鲜花来说,土壤也是一样

步入edenworks bedroom店内,也许会怀疑自己进入了某个品味独特的私人房间:大大的白色双人床位于卧室中间,高矮错落的。


01-02
处处充满“私物”感的店内置物,仿佛让人回到了自己的小卧室

与陶艺师合作的花器造型独特,点缀在不同角落,纤细的花朵与旁逸斜出的枝杈交缠,正如店名中的“bedroom”,在这里可以随意发梦,氛围舒适、私密而自由。


01-03
店内的各种充满造型美的花器,多是与陶艺家的合作款

在筱崎惠美的创作中,“床”是一个最不可或缺的元素,也将她对花的理解从视觉美学的层面,延伸到了生命的层面:我们在床上入睡、醒来,也在床上出生、死亡,仿佛一种奇妙的殊途同归。

这间梦幻的卧室,平时是筱崎惠美的工作室,她在这里开展了众多艺术项目。比如2017年与气球艺术团体DAISY BALLOON的跨界展览:从床上生长出的单枝花朵,被透明小气球完全包裹覆盖。这个项目被命名为“梦的形状”,表现朦胧而脆弱的梦境。


01-02
与气球艺术团体DAISY BALLOON跨界合作的艺术项目“Astral 梦的形状”

而在米兰家居展上,筱崎惠美搭了一个雪白的床幛,纸花从床单的褶皱中长出来。她与深泽直人的和纸品牌SIWA合作打造的纸花系列“Paper Eden”,每一朵都需要花费1-2个小时的全手工制作,非常精致逼真。和纸呈现独特的褶皱纹理、柔和的颜色,让纸花真实而轻盈。


01
在2017年米兰家居展上展出的作品,花朵用的是“Paper Eden”的纸花

01
纸花由匠人全手工制作,每一朵都要花费1-2小时的时间

🌺 edenworks bedroom

📍 地址:東京都渋谷区元代々木町8-8 2F

 营业时间:周六、周日 13:00-20:00

💊

第二间 药房

EW.Pharmacy

因为有了这家店,在之后的工作中,我不再需要扔花了。

将干花陈列在有机玻璃盒,封入铝箔袋子,或是装在透明试剂瓶中,再贴上定制的标签区分。在EW.Pharmacy,筱崎惠美用药房的概念,将迈入了另一生命阶段的花——干花封存起来,延续花的生命。

对于这些干花,她依旧延续了珍视植物生命的态度,“无法就这样将用过一次的花扔掉”,因此,她用烘焙红茶的技术进行干燥,来保持鲜花颜色和形态,并赋予已经死去一次的花朵新生。

说起这间“药房花店”的灵感,其实源于她看病时的灵光一现,“既然医生可以按照病人的情况对症开方不同的药品,针对每人不同的需求,花朵其实也可以更自由地组合。”

所以在EW.Pharmacy,身着一袭白色制服的花艺师犹如药剂师,根据花材、原产国、颜色、花语在“处方单”上勾选并组合,再轻柔地将形态轻盈的干花放进隔潮的“药袋”或“药瓶”里。“药房”在空间风格上,与另一间纯白的“卧室”截然不同。筱崎惠美希望用极简冷静的空间,让花店更像是一个画廊,因而每一份干花的美更具形式感,也更接近于一件“作品”。


01
用玻璃瓶、铝箔袋等方式存放干花,隔绝潮湿

🌺 EW.Pharmacy

📍 地址:東京都渋谷区富ヶ谷1-14-11

⌚ 营业时间:13:00〜20:00 不定时休假

🎨

第三间 艺术工作室

edenworks

We see unlimited possibility in each flower.

在edenworks的首页,网站的入口被花朵覆盖,你需要用鼠标将它们一朵一朵移开,工作室的名片才会逐渐显现出来。而筱崎惠美本人的魅力,也需要一点一点拨开云雾,才能看到一个完整的、不一样的她。


01
在店里工作时的筱崎惠美

除了这两间凝聚着她花艺理念的花店,在日本的花艺界、时尚界和音乐界,作为艺术家的筱崎惠美也早已鼎鼎大名。

看看与她合作的那些名字——杂志《NYLON》、《BRUTUS》、《ELLE JAPAN》,一手打造《你的名字》音乐世界的乐队Radwimps,苹果女王椎名林檎,潮流icon彭薇薇,著名音乐人Chara……


01
为杂志《NYLON JAPAN》拍摄所制作的花艺造型

01-03
与Demi-Luxe BEAMS合作的“Dream in Color”系列

01-02
歌手Chara写真集造型,摄影:吉田ユニ

01
与Demi-Luxe BEAMS合作的“Dream in Color”系列

她的作品,既有着像植物一般的纤细,又十分大胆。从服饰专门学校毕业的她,未曾拜师,所有关于花艺的知识都是自学。因此,没有既定的框架束缚,她用自己敏锐的感性,在花艺与时尚中寻求平衡。


01
photo book 《be》

“我们在每一枝花中看见其无限可能”,正如工作室首页上的这句话,筱崎惠美从不拘泥于“漂亮、精致的花朵”,她更愿意展现花本身的造型感与生命力,所以她的作品中有着一种压倒性的、与空间进行互动及交融的野生感,“花本来就是一种空间”,她说。

🌷

第四间 Voicer专访室

Shinozaki Megumi

花是自我表达,是无需言语的对话

专访之前,我们有幸探班了正在布展的筱崎惠美。与她作品带给人的自由且特立独行的印象不同,筱崎老师本人温柔随和,讲话声音十分柔软。在等待工作人员的时候,老师主动聊起从日本带过来的纸花,仔细介绍和纸纸花独有的魅力。

但一旦开始工作,筱崎老师神色认真,决策也十分果决,这种反差,也是天才的魅力所在吧。

 Q&A | Voicer X 筱崎惠美 

Q: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花艺创作的?

A:我曾经在服装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当我感到“这个工作好像不太适合我啊”的时候,看到常去的花店贴着招募Staff的海报,凭借第一感觉便去应聘,自此开始了花艺相关的工作。

Q:花店的名字叫做edenworks bedroom,作品中也不断出现“床”这个意向,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A:“床”对于人类来说,是起点,也是结束的地方。鲜花也同样是生命,从土壤生长、分离出来,并面向死亡消逝,所以想要将这个过程在床这个载体上,用装置的形式表达出来。

虽说无论出生还是死亡,都是自然规律,但我一直想着,该如何呈现鲜花从花蕾慢慢绽放到最终枯萎的命运。因此,创作的时候总是怀着对生命的敬意。 从另一个角度看,床也是做梦的地方。我不仅想要自己不断“入梦”,也想要通过作品,传递这种“无界限的梦”。

Q:鲜花店铺edenworks bedroom,干花概念店EW.Pharmacy,另外还有纸花Paper Eden,为什么会创设3个店铺/品牌?你是希望将它们作为不同的产品线经营,还是作为艺术项目看待?

A:这三个项目从客观环境上来说无法一同实现。比如,摆放鲜花的店面,一定要温度较低,湿度也必须适度保持。干花则相反,绝不可以在湿度高的环境里。因此,根据场所的划分,各自的理念和世界观也就被一一明确。

但是,这三个项目归根结底都是edenworks的品牌。edenworks本身的理念是“sustainable”,即“不断持续、与之后紧密联结”。所以这三个品牌之间也是有关联的。

Q:你如何看待纸花?你觉得纸花是有生命力的吗?

A:Paper Eden是edenworks的纸花品牌,使用了SIWA的和纸。纸花虽然是人造花,但是每一朵,都由人精心手工制成,其中包含了很多人的思绪。因此,我觉得和鲜花一样是非常珍贵的存在。

Q:将干花封入铝箔袋子、将鲜花与气球组合,edenworks有很多实验性的、先锋的项目,为什么会尝试这些形式?

A:在花艺上我没有什么“师父”,因此,对我自身而言,没有什么“正确答案”和“错误答案”存在。在和花相关的工作中,不论是买花的客人还是客户,他们是一切。输入对方的想法和需求,用自己的理解和感觉去咀嚼、打碎,并形成输出。这个操作过程亦是一种面对自我的方式,所以,我每天都进行着实验和研究。


01
在杂志《装苑》4月号中,以花为主题的大片

Q:创作这些项目的时候,你是如何构思的?会从哪些方面获取灵感?

A:Idea一般是由花以外的事物开始构思的,比如摄影师的写真、时装、电影等。从日常生活中获得灵感的情况比较多。每天感受着,并通过花,将这些想要传达的信息表达出来。

Q:在你做过的这么多的项目中,最满意的、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A:至今为止,也许并没有哪一个作品让我完全从心底感到满足。我的理想是不断持续地更新,所以离满意还很远呢。

印象深刻的是“菊人形”这个时装项目。“菊人形”是一种在日本江户时代的文化中,用菊花组成和服的传统艺术。我和设计师、造型师等组成团队,在现代服装中,将菊花布满其中的一部分,以此作为日本文化与时尚的融合。如果可以的话,想要让其他国家的人们看到这些作品。


01
来源于江湖传统文化的时装项目“菊人形”,也刊登在《NYLON JAPAN》杂志,并由歌手木村カエラ穿着

Q:花道在日本是一项很传统的技艺,你如何在作品中进行创新?

A:打破固定观念,并一直以一种平常心和敏锐的感觉去面对花的话,就会浮现出想法。我一直持续着这种“在头脑中想象”的工作,从而不断创造出新的感觉。

Q:如何找到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表现方式?

A:在独自学习花艺的时候,我看到了美国摄影师Joel Meyerowitz的摄影作品集《Wild Flowers》,非常感动,以此为契机,开始做出自我的风格。


01
Joel Meyerowitz的摄影作品集《Wild Flowers》

Q:前段时间,你的作品首次出现在上海,是否有什么新的体验和收获?你对上海的印象怎么样?

A:我觉得上海和东京非常的相近。大家基本上不会持有什么固定观念,总是将目光投向新的东西。能够在上海展出作品,我觉得非常高兴。

Q:对于你来说,花是什么?选择以花为创作载体,你对花有着怎样的理解?

A:花,应该是一种自我表现吧。通过花进行传达、交流,如同“无需言语的对话”一般的感觉。

花对我们的意义是什么?从生存角度看,它也许不像空气或食物一样必要。但若从生活的角度看,它却是超越了功利需求的必需品,是一种静默改变生活的力量。你要不要也走进花店,带走一束小小的美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