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朋友都有去过艺术家Olafur Eliasson大排长龙的展览,看到那些令人为之心动的美妙作品,我们忍不住对他的动向产生了更多的期待,这不,他在北京的展览刚刚落幕,又迅速在冰岛🇮🇸开起了餐厅,咦,这是什么神奇操作?

Eliasson在艺术创作的路上,早就跨越装置、绘画、雕塑和摄影等多种媒介,而身为跨界专业户的他,更涉猎建筑、家居和舞台领域,这些好像还挺合理的,但开餐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打算在厨房里玩艺术?事不宜迟,跟我们去瞧瞧👀吧。


01
Marshall House
02
Eliasson的冰岛工作室
在冰岛雷克雅未克的港口一带,有一个新兴的艺术聚集地Marshall House,它的前身是一家鱼制品工厂,经过重新设计,三家免费开放的艺术机构驻扎在此,Eliasson的冰岛工作室就位于它的顶层,而底层则是Marshall Restaurant + Bar。

01
SOE Kitchen 101
02
Eliasson和Victoria Eliasdottir

从8月11日起,Eliasson和他的妹妹、主厨Victoria Eliasdottir(冰岛姓氏是以父亲的名字加上son[儿子]或dottir[女儿]),在Marshall Restaurant + Bar推出了限定三个月的实验餐厅SOE Kitchen 101,他们打算充分激发“艺术x美食”的化学效应。


01-02
SOE Kitchen 101的菜品

餐厅的重头戏就是SOE Kitchen 101的特别菜单——午餐走食堂路线,菜单隔天换一次,晚餐则有更丰富的选择,包括命名为“The Land”和“The Harbour”的套餐,周末还有brunch。凭借着毗邻冰岛海港的绝佳条件,餐厅每日提供新鲜的海产,酒精饮品全天供应,更有儿童专属菜单。


01
新鲜打捞的海产

02
SOE Kitchen 101特别活动:风筝工作坊

按照Eliasson热情好客的个性,这家餐厅的特别之处,当然不只是放了他的作品这么简单。在晚餐后,餐厅会安排一系列特别节目,包括实验爵士乐演奏、诗歌朗诵,以及邀请附近的艺术家、音乐家、哲学家和科学家跟大家聊聊天。此外,还有专门为小朋友准备的活动,让家长可以安心享受美食。

这家限定餐厅有一些特别的小规矩,比如餐厅营业时间是周二到周日,餐厅准备了一张大长桌,让客人一起分享食物、畅快谈天。这样的菜单和设定并不是无中生有,可以说这些都是从Eliasson柏林工作室的员工食堂SOE Kitchen“复刻”而来的。

抓住员工的胃

不是每家员工食堂都跟SOE Kitchen一样有趣

我希望午餐能让人有被感激、被关怀、被珍视的感觉。

伦敦的《The Weather Project》、纽约的《The New York City Waterfalls》和丹麦的《Your Rainbow Panorama》,Eliasson能创造出这些举世瞩目的作品,当然不是仅凭一己之力。


01
Studio Olafur Eliasson

1995年,他在柏林成立了工作室Studio Olafur Eliasson,从最初的10人至今已经扩大到近100人,除了设计小组、建筑小组、科研小组、媒体小组之外,最妙的是,还有专门的厨房小组——SOE Kitchen


01
SOE Kitchen

说来也巧,工作室所在地原是一家啤酒/巧克力工厂,不过建立SOE Kitchen的原因倒是很实在,就跟所有上班族一样,工作日的午餐吃什么可是个大问题,但并不是每一家公司的食堂都跟SOE Kitchen一样有趣。

一开始,工作室的午餐是由同事轮流负责下厨,然而伙伴们的厨艺实在不敢恭维……特别是在2003年创作《The Weather Project》期间,为了解决午餐往往得花掉大半天的时间,以至于他们经常用冷冻披萨应付了事。

随着工作室人数的增加,Eliasson意识到,很有必要建立一个专业的员工食堂!

于是Eliasson的厨师好友开始来帮他们做饭,一来比速食健康美味,二来不会打断工作。渐渐地,一群女性厨师组成了专业的厨房班底,其他部门的同事也会轮班打打下手。如今经过改建的食堂,已经比最初扩大了三倍。

这13年间的每个周二到周五,不管手头是在准备下周即将开幕的展览、还是不间断的马拉松式会议,只要到中午一点钟,工作室所有的伙伴都不约而同地暂停智力与体力的激荡,一起聚到长长的黑木餐桌旁,开始一顿30至45分钟的午餐。SOE Kitchen不仅是享用快乐午餐的地方,也是伙伴们谈天说地的所在。

至于周一呢,就是伙伴们一起出门觅食的日子,毕竟我们偶尔也会抵挡不住“垃圾食品”的诱惑。不过Eliasson这一招成功抓住员工的胃了吗?据《卫报》报道称,还没有人辞职过呢。

童年的食物记忆

从有限中创造无限美味、无限创意


01
Eliasson的父亲Elias Hjörleifsson
我们通常会用我们的外部感官去接触世界,但当我们吃东西时,那就是我们的内心在触摸这个世界。

Eliasson对食物的最初记忆,来自他已故的父亲,一位海上厨师及艺术家Elias Hjörleifsson。因为小时候父母离异,他和父亲的相处时间大多花在父亲跑船的厨房。


01
1998年,Elias Hjörleifsson在创作中

“他靠做饭赚钱,又因为艺术花光了钱。”Eliasson说,虽然当时的生活条件非常有限,可他总是惊讶于父亲用两个土豆和一点黄油,就能做出一道美味的菜,也让他懂得品尝食物的原汁原味。

有一件让Eliasson特别骄傲的事是,他父亲让看到餐桌上有鱼就反胃的渔民也爱上了吃鱼,他做炸鱼,再浇上花心思特制的酱汁,让渔民重新开始尊重日日面对的普通食材。


01
Elias Hjörleifsson的作品

01
Elias Hjörleifsson的绘画装置

和父亲一起在渔船上画画的时光,也给Eliasson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父亲总是待在厨房或餐厅,把画笔悬挂在纸上,等海浪摆动,画笔就会“自动”绘画。这种从有限中创造无限美味、无限创意的态度,对Eliasson造成很大的影响,艺术和食物的连结,也在那时埋下种子。

和父亲一起在渔船上画画的时光,也给Eliasson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父亲总是待在厨房或餐厅,把画笔悬挂在纸上,等海浪摆动,画笔就会“自动”绘画。这种从有限中创造无限美味、无限创意的态度,对Eliasson造成很大的影响,艺术和食物的连结,也在那时埋下种子。

天台种菜,冰岛养羊

好的食材来源让做菜变得更好吃,也让世界变得更好

我们常常说,‘一天在工作室吃一餐,医生就可以远离我们啦。’

SOE Kitchen改造了工作室的天台,用于种植番茄、萝卜和香料等食材,之前为了帮助改善冰岛经济,他们还在那边的牧场养灰羊(grey sheep)。后来出于健康和经济考量,也为了保护环境,SOE Kitchen慢慢转型为主打素食,不过间或依然会提供海鲜。

他们还从柏林郊区的小型有机农场采购季节性食材,而没有贪图便利选择大型的供应商。因为这关系到的不仅仅是肚子,还关乎我们生活的土地。

Eliasson觉得,提供食物就是提供关心,所以他们的厨房特别在意食材的来源,他们相信这可以让菜品变得更好吃,也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

看似单调的蔬菜其实并非寡淡无味,大自然的纯粹色彩被搬进了厨房,经过厨师巧手制作的菜品,在舌尖上爆炸出多层次的风味:

南瓜籽青酱、柠檬黄油汁、腌制甜菜根、白萝卜点缀米色的芥菜籽,鲜绿色的香菜拌黄油,捣碎的姜、蜂蜜和胡萝卜混在一起,泛着令人垂涎的微光。尽管多年来工作室的伙伴把各种蔬果吃了个遍,但他们还是忍不住会期待明天的新菜色。

虽然我们隔着屏幕无法闻到食物的香气,但不妨看看SOE Kitchen的Instagram解解馋,他们把这些美丽的食材都记录了下来,比如菊苣和大蒜的奇特横截面,仿佛外星生物般的红茶菌,面包在烤箱中夸张地膨胀。厨师的奇思妙想,加上食物的不思议色彩,组合成一道道健康佳肴。

有意思的是,艺术家Anish Kapoor宣布独占“最黑”颜料的那天,厨房还特地用墨鱼汁做了黑色的面包。

超越厨房的定义

有人来“蹭食堂”,有人来做实验

我非常信任我的厨房团队,他们做好多事情都没叫上我哩。

伙伴们聚在一起吃着创意料理、聊着天马行空的想法,渐渐地,SOE Kitchen超越了厨房的定义,已然成为工作室的另一个创意空间,这也打开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新世界,让更多的不同领域的创意分子走进厨房里来。


01
Rene Redzepi为SOE Kitchen研发的菜品

02
餐厅Noma的主厨Rene Redzepi

知名餐厅Noma的主厨Rene Redzepi便是SOE Kitchen的常客,他时常来串门下厨;艺术家Ai Weiwei在柏林时经常会出现,他尤其喜欢这里的烤胡萝卜;Eliasson还透露,他特别喜欢的演员Meryl Streep也曾光临,“可惜她来的时候我不在……”


01
SOE Kitchen的趣味日常

SOE Kitchen无疑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地方,而这个小小厨房的大大野心还在继续发芽。当地的艺术家、舞蹈家和电影人等各界人士,三不五时会来客串厨师,让下厨这件事自然而然地与不同领域的创意串联起来,工作室也因此推出了SOE TV,记录下各位客串厨师一展身手的片段。

导演Amy Paterson还为Studio Olafur Eliasson拍摄了一部纪录短片《Concert》,工作室和厨房的特写镜头交织成一场精彩的音乐会。


01
《Concert》

他们也欢迎科研专家走进厨房,比如神经学家Barry Smith,他曾让工作室的伙伴尝试夹着鼻夹来喝葡萄酒,没想到这个小动作竟然会让“味觉丧失”;还有一次实验是让大家用很长的餐具吃饭,结果发现,这种餐具使自己吃饭变得困难,却可以很容易地相互喂食。

不过,有时候实验也会遭遇失控的场面。有一阵子厨房赶上了DIY酵素的热潮,起初大家都很兴奋,但当厨房开始制作酵素时,整个工作室都被强烈的发酵气味笼罩着,让大家一时无处可逃。

SOE Kitchen就这样一直为了工作室的活力充分燃烧着,不知不觉中,灶台上的火焰已经转化成了伙伴们的创造力。

超过100道菜的素食大全

除了教你怎么喂饱肚子,还教你怎么喂饱心灵

厨房这个地方,会让你感受到你是群体的一份子,让你不再觉得孤单。

目前SOE Kitchen没有对外开放,而如果你去不了冰岛的限定餐厅,但仍想试试看SOE Kitchen的独门菜肴,那么你可以入手这本《Studio Olafur Eliasson:The Kitchen》。在这本由Phaidon出版社出版的漂亮食谱中,只有食物的颜色是彩色的,100多道精致的素食,统统来自SOE Kitchen的私房菜单。

它既是一本实用又赏心悦目的食谱,又在字里行间透露着工作室的创作理念,当中有许多工作室伙伴贡献的文艺哲思、诗歌和日常对话,他们不仅表达了对食物的热爱,也表达了在多年的工作室生活中,内心对美好生活的领悟和触动。

在Studio Olafur Eliasson的小宇宙里,食物和艺术始终是密不可分的。在工作室的创作过程中,食物就跟金属、玻璃、油漆和画布所组合出来的作品一样,都可以喂饱心灵,唯一的区别在于,食物还可以喂饱肚子。

🍅🥕🌽🥦🥑🍠🍆

欸,你今天午餐打算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