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没有手机游戏、没有Switch、没有迪士尼或环球影城的“纯真年代”,最令人开心的地方,是滑梯、蹦床、跷跷板组成的小游乐场——无论遇到友情的危机,或者低落的情绪,只需要在这个小空间尽情玩一场,总能神奇地被治愈。日本幼儿园的空间设计,早就以人文关怀、趣味性和开拓性,刷新着我们对幼儿园的想象。有家制作游乐设施、设计和改造幼儿园空间的百年品牌JAKUETS,将目光放在“玩”这件事上。

🎡

PLAY DESIGN LAB

1间只为“怎么玩”的研究所

JAKUETS网罗了日本在艺术、设计、建筑、教育等领域最一流的人士,组成这间PLAY DESIGN LAB,其中不乏深泽直人、佐藤卓、藤井保和佐藤可士和这样重量级的名字。请他们设计游乐器具,改造幼儿园,建游乐场……其实只关注一件事情——怎么样才能让小朋友们“玩”得更好。

7件不限制玩法的“无意识”游具:一边玩,一边“无意识触摸”的设计

所谓设计,就是更好地构筑起人与物之间的联系。好的玩具,孩子们不会意识到它们的存在。

- 深泽直人

从2011年至今,深泽直人为PLAY DESIGN LAB设计了7件和普通概念中完全不一样的游乐设施:OMOCHI、CUBE、BANRI、DONUT、RAFT、TAWARA、HOUSE。从名字就能看出来,这些游具的灵感都来自于一些很日常的事物,比如年糕、方块、小房子、万里长城或者圆滚滚的米袋。


01
OMOCHI(年糕)
02
TAWARA(米袋)

01
RAFT(木筏)
02
DONUT(甜甜圈)

柔和的线条和圆润的边缘,让小朋友玩得足够安全。但这块红色扁圆的年糕或者蓝色有洞的方块,怎么看都和小公园里的滑梯或者旋转椅不同,该怎么玩呢?


BANRI(万里)这个名字来自“万里长城”

其实是你多虑了,“怎么正确地玩”只是无聊的大人们会烦恼的事情。深泽直人说,“所谓设计,就是更好地构筑起人与物之间的联系。”所以这些游具和小朋友之间,自然而然被“玩耍”连结。


孩子们自己就会“开发”出有趣的玩法

PLAY DESIGN LAB的观察项目也证明了这一点:不需要教他们“到底该怎么玩”,只要把游具放在面前,小朋友们会本能地不断发现新的玩法。

爬上爬下、透过空洞捉迷藏,在圆洞里制造一个小型秘密基地,或者和朋友一起坐在甜甜圈里。他们触摸这些游具的过程,既是做游戏也是大冒险。


CUBE(方块)

而这些线条流畅的游具,也能很自然地融入现代城市中,在池袋西武百货顶楼的“食与绿空中庭园”,PLAY DESIGN LAB就把醒目的OMOCHI、DONUT放在露天位旁边,解放了爸妈们照顾孩子的双手,也让都市中心的空间增添了活力和趣味。


作品集《YUUGU》

深泽直人甚至为这些公园游具推出了一本作品集《YUUGU》,请来“空气摄影师”藤井保拍摄,并由平面设计师佐藤卓担任视觉设计。


藤井保拍摄的《YUUGU》内页,YUUGU就是“游具”的意思

1个美术馆屋顶上的游乐场:学习、艺术和玩,在孩子的世界没有分界线


📍
富山县美术馆 拟声词的屋顶
每个大人都藏着一颗小孩心,所以不要做那些成年人擅自觉得小孩子会喜欢的玩具。而是创造那些大人也觉得有趣的东西。

- 佐藤卓

2017年刚开幕的富山县美术馆,由内藤广、佐藤卓、永井一正、三宅一生和色部义昭五位顶级设计大师合力打造。


富山县美术馆

佐藤卓携手PLAY DESIGN LAB在美术馆的屋顶上,建了一个无论大人小孩都能乐在其中的“Onomatope游乐场”。这个24小时开放、无需门票的游乐场,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背景——富山县清透的天空和远处连绵的群山。


黑色弧线造型的“咕噜咕噜”转椅;可以承受成人体重的“懒懒散散”吊床

“Onomatope”的意思是“拟声、拟态词”,在日语这种自带“可爱”属性的语言里,恰好有诸多形象的拟声拟态词,而佐藤卓巧妙地用不同的游具与它们对应——可以爬上爬下的是“坑坑洼洼”,转椅就叫“咕噜咕噜”,盘绕的金属传声筒叫“窸窸窣窣”,巨型泡泡的蹦床是“蓬蓬松松”,而可以躺在网上看天空的是“懒懒散散”……


佐藤卓坚持赋予它们“让人想要触摸的舒适表面”

而这个与生活状态紧密联系的游乐场,一切游具都和感受有关,需要触摸、聆听、参与、互动,需要让孩子们使用“身体”去与之建立联结。

从一开始,佐藤卓的目的就非常鲜明,“在这样一个被信息填充的时代,我们过着一整天都看着智能手机的生活,所以我的设计,就是让孩子们回归“物质世界”,用眼睛、用耳朵、用身体去玩!”

1间甜甜圈形状的幼稚园:最好的玩具,是建筑、植物和风


📍
东京都立川市 藤幼稚园
建筑本身就是游具,这里的孩子有着最好的运动能力。

- 佐藤可士和

设计师佐藤可士和与建筑师手塚貴晴合作,为这间位于东京近郊的幼稚园,设计了一个无止境的圆形屋顶。

“当了爸妈的人都知道,小孩子最喜欢的是不停地绕着圈子跑。”因此佐藤可士和转换思路——当没有滑滑梯、跷跷板、秋千等游乐设施后,孩子们的玩乐就没有了“规定动作”,自己就会发明各种玩法,光是奔跑追逐就是很好玩的游戏。


藤幼稚园没有传统操场,广阔的屋顶就是小朋友们的活动区域

他保留了那些在建筑占地上生长的树木,作为空间的一部分,又同时成为了孩子们天然的玩具。小朋友在藤幼稚园,可以尽情爬树、奔跑或者跳进天窗里结实安全的网上。


教室与外界由落地玻璃窗隔断,光线充足,空气也在充分流动

让孩子们放手去玩,正是藤幼稚园的理念。不试图控制孩子、不过度保护他们、有时候让他们自己跌倒。小孩子需要受一点伤,才能够学会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


树木、水、泥土……藤幼稚园里的玩具源于自然

佐藤可士和还为藤幼稚园设计了一整套视觉系统,可爱鲜明,既让孩子们一眼就可以分辨并迅速记住,也潜移默化培养了美学意识。

1间被樱花围绕的保育园:在开放温暖的空间,和季节游戏


📍
东京都世田谷 深泽保育园
依存并不与自立互相对峙,反而能够支持、帮助孩子自立。小朋友们需要一起玩,学会共同生活也很重要。

- 深泽保育园

JAKUETS做了很多幼稚园和保育园(托儿所)的空间设计,其中与设计工作室“Studio 9”合作的深泽保育园,获得2016年GOOD DESIGN AWARD奖。


深泽保育园被社区的樱花树环绕

位于高级住宅区深处的深泽保育园,有着洗练的黑白色外观和通透落地窗。每到初春,浅粉色樱花树的枝叉会恰到好处地将保育园用一片粉云环绕起来。


深泽保育园的建筑设计获得2016年GOOD DESIGN AWARD奖

深泽保育园有一个上下打通的、通透的长方形大厅,引入大量自然光。密闭空间会让人紧张,孩子在这样开放的空间里,可以感到很自在。

保育园里照顾的是还没到幼稚园入学年龄的孩子,所以,深泽保育园不刻意“教育”什么,而是让他们一边玩耍一边成长,用环境潜移默化地培养小朋友丰富的思考能力和想象力。

这个空间,能够明显感知季节,同时也作为社区的一部分,可以看到真实的生活场景。他们从小就与周围的人们做着充分的交流。

五十嵐久枝设计的儿童家具和游具,颜色明快却不俗气,地毯的配色也非常柔和,柔软短毛防止过敏的同时,任学龄前的小朋友们随意奔跑摔倒也不用担心受伤。


五十嵐久枝设计的家具都有着圆润的轮廓,防止小朋友受伤

深泽保育园也没有对空间做明显的分隔,孩子们玩乐和成长都与别人“一起”——生活在“大家”中,他们才能自然而然地学会等待、学会谦让、学会互相理解。

3件来自北欧的小动物游具:与来自芬兰的大象、蜥蜴和龙做游戏

对小孩子来说,滑梯是大象的鼻子还是长颈鹿喝水时候的脖子都无所谓,重要的是长长的滑梯本身。

- Eero Aarnio


Norsu、Lisko和BABY DRAGON

芬兰的设计简约实用,材质贴近自然,颜色明快友好,作为圣诞老人的家乡,这个国家有着和孩子们天然的亲近感。来自芬兰的当代设计大师艾洛·阿尼奥(Eero Aarnio),早在1963年就使用玻璃纤维材料,以鲜艳的颜色和曲线形状设计了Ball Chair和极富未来感的Bubble Chair。


Eero Aarnio和他设计的Ball Chair

Bubble Chair

他也为孩子做过设计——名叫做Pony的儿童椅:外形圆润,泡沫材质柔软有弹性,比起椅子,它更像一个可爱的玩具。因此,当JAKUETS专程前往芬兰,邀请Eero Aarnio为日本的孩子们设计游具时,他欣然应允。


儿童椅Pony

Eero Aarnio以动物(或者幻想中的动物)为灵感,设计了3件游具。

“Norsu”是芬兰语中的大象,这个滑梯就像一只乖顺的小象趴在广场上,滑梯的曲度充分考虑安全性,好动的小朋友可以爬上爬下挑战自己,而安静的则可以钻进小象的肚子里,寻找到一个私密又安全的个人空间。


Norsu

在Eero看来,座椅并不总是凳子或沙发——特别是对孩子来说。Lisko(芬兰语中的蜥蜴)和BABY DRAGON(龙宝宝)本来就是带着幻想属性的动物,而以它们为灵感的游具,模糊了椅子和游乐设施之间的距离,充满想象力。


Lisko和BABY DRAGON

流畅的身体和鲜亮的颜色,加上小动物的笑脸,难怪孩子们会自然聚集在周围:可以正儿八经的坐在它们身上,也可以把它们当作亲密友好的玩伴。

1个沙滩上的大型游乐场:被阳光、天空、海风与沙漠环绕的幻想王国


📍
鸟取县鸟取市 鸟取沙丘孩子的王国
要考虑当地的风土、如何提升运动能力、安全性、美学……设计游乐园不可以有盲点。

- 前桥明


鸟取沙丘

鸟取市是日本西部临近北海岸线一个小城市,属于山阴地区,最大的亮点就是连绵十几公里的沙丘,仿佛一个临近海岸线的小沙漠。这里也是摄影师植田正治最爱的取景地,有着荒芜与宁静互相碰撞的美。鸟取沙丘孩子的王国,就坐落在这个神奇之地。


沙丘是天然的缓冲区

以海船主题的城堡为中心,一条长达几十米的滑梯贯穿整个色彩缤纷的“游乐王国”。“鸟取沙丘孩子的王国”,正如其名,是所有人童年时都想在里面呆一整天的“完美游乐场”。说实话,光是这些沙子,就够孩子们玩一整天都不会腻了!


整个游乐场采用了海洋的主题

这里也是PLAY DESIGN LAB大型游具的集中展示,不被城市里狭窄的空间束手束脚,总之,怎么大、怎么好玩就怎么来。

五十嵐久枝设计的Card和前桥明、三泽遥设计的PLAY COMMUNICATION,以模块的形式,保持那些最基础的钻洞、滑梯、空中长廊等功能,又顺应沙丘地形重新组合,成为让小朋友们流连忘返的“理想国”。


五十岚枝久设计的Card

虽然体型巨大,但是这些游乐设施大多采用稳固结实的木质结构,触感温和,毫不突兀地融入鸟取质朴的自然环境中。


木质结构的游具

与迪士尼、环球影城这些充斥着惊险炫酷的游乐设施、以狂欢为目的的游乐园不同,鸟取沙丘孩子的王国里的游具,大多需要自己动起来——钻来钻去,跳在网上,连环绕游乐场的空中游览单车,也需要自己踩着脚踏提供动力。

这个阳光、天空、海风与沙漠环绕的幻想王国,既不过分刺激,也不过分幼稚,让大人和孩子都能放松地享受自然,回归玩乐的本质。


photo by ins:cs.pics_

🎠...🎡...🎢

“游戏”的潜力,是让孩子们能够快乐勇敢地主动去冒险。

JAKUETS从不为孩子们的玩耍预设一些沉重的“目的”。玩得是否正确、是否专业、是否有所谓“教育意义”,都不重要。甚至,他们会故意寻找机会,让孩子们在玩耍中遇到那些小的危险,困难会让小朋友们学会互相帮助,好让彼此都适应环境。

而PLAY DESIGN LAB所做的,是对孩子真正的保护:用设计、建筑、科学、教育、技术这些领域最专业的人士,创造一个安全、自由、充满想象力的世界,让孩子们对成长保持好奇,永不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