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看了《马男波杰克》第五季吗?前面还没看的也没关系,一季12集每集30分钟,趁下周放假一口气补完更过瘾。前方预警:本季丧出新高度。

“我想变成更好的人,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是本季预告片中的关键句,这句话不仅贯穿着BoJack的生命历程,也在它的制片人及艺术指导——艺术家Lisa Hanawalt身上得到印证。

正是这个说着自己不好、作品垃圾、怕没人喜欢的女生,画出了这部超级“致郁”又充满希望的动画片的灵魂人物。如果说《马男波杰克》是一碗毒鸡汤,那么Hanawalt就是正宗毒鸡汤本汤,喝了它让你越来越丧……喂不是!而是在汤的倒影中,你会看到自己的模样,仔细瞧瞧才发现“毒里有光”。

BoJack的诞生


01
BoJack的诞生

小学六年级的Lisa Hanawalt在课堂小作文上写道:“首先,我要说的是,我喜欢马,我真的真的很喜欢马,我也很喜欢艺术,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因为画马变成名人。”


01
Hanawalt的小作文

时间快转到2011年,28岁的Hanawalt突然收到高中同学Raphael Bob-Waksberg的邮件,他丢给她一句话:“忧郁的马男BoJack”,问她能不能画出来,就这样,人生的“完全反面教材”BoJack诞生了。


01
由于Hanawalt没有动画经验,BoJack的第一版角色设计是用水彩完成的

《马男波杰克》是Bob-Waksberg的想法与Hanawalt的绘画结合的产物,它不仅是Netflix第一个动画剧集,也是Hanawalt第一次制作电视动画。从小有广场恐惧症(因处在拥挤的空间而产生的焦虑症状)的她,不能再自顾自地在工作室埋头苦干,而必须适应和别人一起工作。


01
从左到右:BoJack配音演员Will Arnett,编剧Raphael Bob-Waksberg,BoJack本马,艺术指导Lisa Hanawalt

最初她常常小声嘀咕完她的想法,然后就匆匆躲回她的办公室。“我不是一个好老板,我不想告诉别人应该怎么做。”直到如今第五季,她依然在学习怎么和别人打交道。


01
《马男波杰克》主创团队

不过对Hanawalt而言,画马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她从小就是“马痴”,小时候她学马用手脚走路,被同学嘲笑还以为是夸奖。她被马咬过也被马摔过,但这种既象征自由又受到束缚的动物,对她有着奇妙的吸引力。


01
“妈妈,人类嫁给马合法吗?”
02
左:骑马时内心的样子,右:骑马时看起来的样子

当她着手创作BoJack的时候,这个角色长什么模样、穿什么衣服,马上在她的脑海中清晰浮现。人类反倒是最难对付的角色,比如,BoJack的人类室友Todd,在定稿之前就曾遭遇许多变数。


01
Todd的角色设计

至于场景设计的部分,除了被网友反复分析的名画之外,角色的服装、房间的摆设,甚至是角落的一张小纸条,统统是值得仔细推敲的细节,Hanawalt希望做到即便画面暂停,也有故事可说。


01
宅男BoJack的一天
我过去很羡慕那些冷酷无情的人,因为他们看起来很淡定,现在我明白了,那都是胡说八道。

01
T恤上写着:“继续看剧不要停”

回想起来,Hanawalt第一次看到剧本就觉得这部剧太丧了。她在创作第一季的时候,经常因为“致郁”的情节难过哭泣。看到第四季,曾经那么冷酷的BoJack妈妈患上老痴呆症,她更是揪心得不行。


01
BoJack和他的妈妈

这世界不缺说得好听的心灵鸡汤,如果《马男波杰克》不是如同“心灵砒霜”般的存在,那可能就没有创作它的必要了。

从负面情绪中产生的创作

我是一个很烂的艺术家,我又懒又没天赋还很烂。

“我的创作灵感不是焦虑,就是负面情绪。”大部分艺术生在毕业后,都没能马上在画廊办展览,变成想象中的职业艺术家。Hanawalt也是如此,从加州搬到纽约的她,只能白天做着朝九晚五的“正经工作”,晚上回家再捣鼓一些网络漫画。


01
公共卫生间的烦恼:没有扶手;没有厕纸;没有垃圾桶;没有马桶(啊,屁屁好凉)
02
"蹲厕"指南

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她产生了无止尽的焦虑。加之广场恐惧症的关系,总有借口阻止她出门,例如害怕出车祸、担心染上疾病或是遇上爆炸案,她只好躲在家里,掉进拖延症和创作瓶颈交织的漩涡。

在那些低迷的日子里,她的脑子不时冒出一些悲观的想法,却没想到“悲极生乐”,其中不乏谐趣的灵光一闪。比方说,激励人心的广告词“JUST DO IT”,到了她的笔下就变成拖拖拉拉的“DOOOO IT DO IT COME ONNN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