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值日生一瓦。

总是迫切地想要远途旅行,这个瘾头隔几日便会犯一下,机票是我下手最干脆的大额支出。在日常中,我们因为需要在意和仰仗的太多,常有手足无措的时刻,但这些在外却从不会有——在以漫长飞行隔绝的另一组时空里,我们可以大幅地冒险、适当地生气,奔放地遇到更多“命运安排的时刻”,无所事事地买下更多不合理的纪念品。

虽说是随心所欲地买,却也不知不觉地形成了朋友圈的“固定节目”:每次旅行之后,我都会从纪念品里挑九件,一物一句地描述它们。Studio开会的时候,大家说就用这个作为我的值日内容也挺好——“很一瓦”。于是我从近一年多的旅行里挑了六场,搬来54件纪念品和54个小故事,与你们一起度过假期最后一天:D

· Chapter 1 ·

 NYC 

“到了他在的城市。下飞机直接去了酒吧,
爵士夜配两杯Cosmopolitan:倒时差、藏紧张。”
- 2017年5月某天日记

01
一颗YanKee的赛球。

并看不懂棒球。

02
一个与鸟类通讯的设备。

MoMA Design Store有许多不起眼的奇幻旧科技,值得细细寻觅。比如这个,摩擦两个木质组件可以产生非常逼真的鸟叫。

03
一阵稳定持续的“割过的青草味”。

美利坚的自由——想要闻“Cut Grass”气味的时候,点蜡烛就行啦,不必再仰仗青草的长势或者园丁的作业时间。

04
一瓶给“快燃尽的蜡烛”用的长火柴。

郊外一个有机农场餐厅的“副产品”,那个餐厅厚坨坨的自制黄油和热烘烘的盆栽面包新鲜好吃、感情充沛。

05
一只酒店的兜。

(运气好的时候)各个城市的ACE Hotel都是可爱的纪念品宝库——运气不好的时候就和前台搭搭讪或是在lobby喝喝酒吧。

06
一阵喜欢的男生气味。

觉得“烟熏木质调 x 手工 x indigo色搪瓷罐”如果是个男孩会很可爱。

07
一把vintage尺。

有些店明明什么都不适合但偏偏就让人非想要买东西。在一个日本人的美式二手旧货商店里,买一把不怎么有用的古老折尺,总比买一件完全不实穿的古老飞行员皮夹克让人心安理得一些。

08
一幅画。

如果美术馆的纪念品店里,同时有冰箱贴、明信片、海报和art print可选——买art print。

09
一颗沧龙牙齿化石。

是真实的化石。这家店在SOHO卖猛犸象的毛、狮子牙齿、甲虫手链、蝙蝠的骨骼、食人鱼标本、浸泡在福尔马林液里的羊脑、人类头盖骨……麻瓜界对角巷!

· Chapter 2 ·

 Iceland 

“冰岛到处都是绵羊,而绵羊时刻都在进食。
无论天晴下雨,漫山遍野都是一团一团白色的圆球。它们时刻以稳定的速率吃草,
没有固定的朝向,好像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做。”
- 2017年10月某天日记

01
一个冰岛语语气词。

“yay!”

02
一块可以随身携带的粗糙冰岛牛皮。

雷克雅未克突然大雨,又冷又手机没电,于是大白天就躲在KEX喝酒,买了这个房间钥匙扣。

03
一个100%冰岛羊毛的手工拥抱。

现在最喜欢(最怕丢)的围巾——如果不幸遗失可能会再去一趟冰岛。

04
一只很写实的北极鹦。

头可以拿下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一说的合理功能。

05
一块冰岛海边捡的的石头。

“捡”从来都是有趣纪念品的来源之一。但请不要破坏、不要逾越、不要强行获得。

06
一只不是pony但和pony一样高的冰岛马。

当我看着一只冰岛小马喊“pony”的时候,被我的冰岛大胡子向导纠正了。“它们是horse喔,”他说,“有点矮,但还是horse。”

07
一只误入建筑材料店意外买到的搪瓷蛋饺勺。

充电线坏了,整条街只有一个五金建材店看上去像是有售充电线的。进门之后,看见各种材质的门牌号数字、各种形状的木头信箱、各种工具和门把手……我差不多在那儿待了爱丽丝掉进洞里那么久。

08
一些冰岛取暖液体。

带我冰川徒步的向导是一个伦敦男生,他嘱咐我买一些这样的迷你酒支:“冰川的冰是最好的冰,下次上来记得带酒。”

09
一块在风巨大的冷雨天解救我的冰岛羊毛厚毯。

后来某天晚上,我独自出门散步,银河很低,北斗七星的勺子又大又近,我索性在一个柔软干燥的草堆上躺下来,盖着这张毯子——然后极光出现了。

· Chapter 3 ·

 London 

“下午冷风夹雨,在住处附近小酒馆吃松子烤的肥猪肘圈和浓汤青口,
干掉黄油啤酒,回家把买来的手工白面包放暖气上烘。决定不再出门。”
- 2018年4月某天日记

01
一条情绪正确的尾巴。

相信科学,尾巴要去自然历史博物馆买正规的,哈哈。把它扣在腰上,喝点酒,放上爵士,尾巴和身体自然会有情绪很好的互动。

02
一件真的水手毛衣。

因为好奇误入一间古老的水手用品店,全体店员都是大胡子的结实大块头。这里主营船漆、绳索、挂钩、煤油灯和水手本人使用的真水手毛衣。毛衣几乎没有码数可选,磅数惊人,重量里有够在海上使用的足量安全感。

03
一只把logo藏起来的钱包。

它集合了我很喜欢的两个logo,但不外露,大小又刚好可以放进裤子口袋,对我来说完美的钱包不过如此——伦敦的MONOCLE Shop小到转不开身,但隔壁的街区有够好逛。

04
一头自立的大象。

来自可爱的David Shrigley!

05
针织达利。

因为彩色的David Hockney缺货。

06
一对用于救活一件衬衫的袖扣。

之前在中古商店头脑一热买了一件Maison Margiela的男装礼服衬衫,没有袖扣没法穿——真没想到第一对袖扣竟是给自己买的。

07
一只庇护,垂涎已久。

也出自自然历史博物馆——那天后半日,我拖着两只大尾巴和一只大蜥蜴在伦敦市区闲逛。

08
两大包生存燃料(实惠补充装)。

我喝很多很多咖啡,所以到哪里都会买豆子。

09
一件有站边危险的广告衫。

伦敦犬之岛展览的限定,反面是一个很大的小林阿塔里。

· Chapter 4 ·

 Morocco 

“摩洛哥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生气也很容易让人原谅它的国家。这里几乎每一个存在都亦正亦邪。
街边的问候可能是善意的好奇的,也可能是挑衅的危险的:无端端来要钱的坏小孩会帮拉货的爷爷推一把车;
开价天高的商人们其实讲价和算术都不大好;出租车司机肆意加价,但又会因为夜路不让我们下车直到有人来接……
每个城市都总是飘着恒定的土炉子气味,
它干燥也阴湿,直白也隐晦,虔诚也擅骗,善良也危险——与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一样。”
- 2018年5月某天日记

01
一个“猜我留了几双给自己”的游戏。

走遍马拉喀什整个大巴扎,只有一家有卖这一种同时满足“麂皮面 + 厚硬皮底 + 手缝 + 无多余花纹”四个要求的摩洛哥拖鞋。我们几乎把店里有的都买空了——是想当手信的,但后来大部分都被自留了。

02
无酒精国家的多种生存饮料。

我特别喜欢在旅行中逛超市和菜场。无论在哪里,超市和菜场里的生活总是真实进行的,没有人招揽或是在意一个异乡人,我总是在冷柜和货架之间,自顾自地发出惊奇的感叹。

03
一张此行还价的重难点。

我真的不会讨价还价,可是马拉喀什巴扎对游客价格实在虚高,还好带了生猛的朋友——可以还价还到让老板岔气笑场、申请合影。

04
一本完整的来自Yves Saint Laurent的爱意。

来自他的博物馆。最近听了他男朋友的一些故事,可以与书页间的每一个“love”连成章节!

05
一块提神的金色板砖。

一块压成砖形的咖啡粉——也是在可爱的超市里买的。

06
我进入mosque时的独一编号。

后来想想,其实所有的门票都有编号,是海上清真寺把门票做成这样的贴纸,才放大了这串数字的存在感。

07
散装的第三世界质朴。

茶汤晨雾色。

08
一张记录了一次app求婚的交通证明。

我们四个女孩在独立的车厢里唱歌,其中一个在途中被陌生的阿拉伯男生(用手机翻译软件)求婚了。

09
另一块羊毛地毯。

一部分绒毛像是短短的“寸头”,不过很软、很好摸,最近入秋,它们是夜晚阅读手边的良伴。

· Chapter 5 ·

 Sydney 

“南半球18度的冬天,海里都是好看的冲浪小哥哥!”
- 2017年8月某天日记

01
一只咖啡馆限定的咖啡杯。

悉尼的咖啡馆们,全都每天清晨开、下午2-3点就关门,还会与日本手作家合作独一无二的杯子,很有个性。

02
一只兜。

喜欢的牌子里面,有好几个都自备一种奇妙的“指路”功能:A.P.C.、Aēsop、Le Labo……任何城市,有它们出现的街角,大多都是可爱又好逛好买的。

03
一个吊牌。

散步时发现一个关注已久的设计师牌正在进行巨型SALE的几率和心情——堪比一场艳遇。

04
一支芥末味牙膏、一瓶因为想要量杯才买的漱口水。

漱口水是止咳甘草合剂味!

05
两支澳产Riesling。

注意,出行只带小登机箱,可以为自己增加旅途购买理智。

06
一些来自Artificer和Reuben Hills的豆子。

澳洲的咖啡体系(包括命名),和澳洲的动物体系一样,自顾自、非常独立。

07
一次可爱出差的纪念。

参加Aēsop的香水发布会,我们被“没收”鞋子,换用这双布拖鞋,踩过一片微微湿的新鲜苔藓,舒服入场。

08
一支“你可能不会喜欢”的酱。

买回家尝了才知道,在澳生活多年的朋友为何三度阻止我买这支酱……不过,旅行的时候多点好奇还是好的。

09
另一些来自Single O和Gumption by Coffee Alchemy的豆子。

咖啡因是生存的必须,而咖啡馆是寻找纪念品的好去处:如果那里的帆布袋、咖啡杯、小徽章……不够好看,我们总有豆子可买。

· Chapter 6 ·

 Bangkok 

“买芒果椰汁糯米饭,忘了拿芒果。后来在热带的夜里就着酒,光糯米饭也挺好吃的。”
- 2018年9月某天日记

01
一只有手写编号且容量惊人的腊肠兜。

曼谷时髦又质朴:街区里的买手店Onion,竟然能友好地为(到太早的)我们早开一个小时的门。

02
两张乘坐上世纪巴士的纸质留念。

在旅行的时候体验多几种公共交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曼谷的巴士非常1980年代:四瓣折叠门的配置,司机和售票员搭班承包的模式——如果你也去坐,一定要留意巴士售票员熟练收钱、折钱、找零、扯票的动作,接近一场表演。

03
一卷可以延时打开的回忆存储设备。

临床证明胶片能够有效延长旅行带来的快乐时间——那些隔了几年才冲扫出来的旅行照片,收到时的欣喜程度约等于收到一颗钻。

04
一枚八角形。

Fenty Beauty在曼谷,只是丝芙兰的开架商品之一,齐全且丰富!

05
一瓶依兰依兰味的温柔夜晚。

你们有没有觉得,泰式按摩很像是……被动的瑜伽?

06
一束古法手工捏造的空气。

混合了印度琼脂木、大马士革玫瑰和琥珀气味——最近喜欢早上点,然后心平静气地遁入早高峰,晚上回家的时候,家里的余味闻起来像是独自在夜晚的海边。

07
三包“热带土味”记忆延长剂。

我很喜欢买当地食材,但通常情况下最好买也最容易带上飞机的会是各种调料。在这一品类中,我坚持认为包装越土越对味。

08
一副圆圆眼镜。

请坦率接受,即便“made in China”也可以买作纪念品。

09
一支中药味收藏。

已经有了芥末味牙膏和甘草味漱口水的我,可能是潜意识里一直想要弥补吃不到真·比比多味豆的遗憾吧。

🌰


这个假期回杭州,清晨在南高峰秋游,捡的纪念品😄

并不只有纪念品店里的钥匙扣或是冰箱贴才是纪念品。我们四处旅行,途中所遇到的、使用的、搜罗的任何物品,都可以是纪念品。因为人类的记忆力实在是有限,这些来自美术馆、咖啡馆、酒馆,集市、超市、菜市,甚至山川、溪流、海边的,有用或者无用的物品,却能以自身的重量、温度和气味,帮我们额外地留存下无形无相的记忆。

我喜欢与物相处,喜欢猜它们的情绪——比如放置的时候哪一面朝着外面茶壶才不会生气之类的。我在Voicer也常写“物欲”:GOOD GOODs的精油线香洗衣液,或是时尚研究所的袜子婚纱小皮鞋——比起买,我的物欲可能更接近“喜欢物质的东西”:因为它们美貌,在生活的来来去去间顽强、忠诚、抚慰人心。

结尾有点偏题,而且有点太长了,不过我在写的过程中又为自己订好年末的下一个小旅行,准备去搬回新的纪念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