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你想和我一起去博物馆看看水吗?”

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特别没头没脑的邀请。因为事情确实是这样的,水有什么好看的呢?它随处可见,好像并没有什么稀罕。但也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想到还有人愿意为这件事如此郑重其事,竟然觉得突兀得有点可爱了。

“Museum of Water”就是这样一个以水为主题的博物馆。没有华丽炫目的装置,也没有任何耳熟能详的艺术家的作品,博物馆全部展品都收集自世界各地的、陌生而普通的人们。他们将那些对他们来说珍贵的水,盛装进不同的容器,附上一张小字条,叙述那些与水有关的故事的来龙去脉。

迄今为止,水博物馆里已经有超过1000件展品,这些容器大小、高度、形状各异,液体颜色也不尽相同,红黄蓝绿、透明或浑浊,甚至还有个别的里面游着小鱼🐟

每一瓶水都有一个故事、一次隐喻,或许是一个难忘的纪念日,或许是一个生命的诞生或离去,又或许只是一个平凡却闪闪发光的日常。

我的希望藏在水龙头里


01
Carol Bridge(2013.3.15),鱼缸里的水,Victoria和Albert两只小鱼曾在里面生活得很开心

搬家对于现代人来说绝不陌生,爱憎交织的态度也始终如一。即使对打包整理、丢弃旧物这一流程多么熟练,仍免不了对麻烦的抱怨,而支撑下去的信念无非是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


01
Lawrence Toye(2013.3.16),在伦敦Old Kent Road的第一个家

水博物馆里有两瓶水,分别是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从各自家里的水龙头接的。当男孩第一次来到伦敦这个大都市,租到了第一间居住的房间。他对未来有无数期待,这个城市很大,他希望以后能有真正属于他的落脚之处。

至于那个女孩,这是她和男朋友一起居住的第一个家,也是她第一次和另一个人住在一起、第一次想象与另一个人共同经营未来,她把这瓶水叫做“A Taste of Home”。

关于水的记忆


01
Amy Sharrocks(2009.5.19),来自泰晤士河的一瓶水

就像某一首歌会关联着特定的记忆一样,水也是如此。不少人将故乡的河水装进容器中,寄送给水博物馆,因为这河水见证了他或她的儿时、初恋、成年……流动的液体就像转动的胶片,总能让记忆泛起涟漪。

一个男人捐赠了旅行归来后携带的水壶中剩余的饮用水,那是一次长达七个月的旅行,他穿越了非洲,水壶中的水来自肯尼亚,因为那是此次旅程的最后一站。


01
Michael Sims(2013.9.30),一起刷牙时的水

另一个男人收集了他和爱人早晨刷牙时用的水,他说,这是他一天里最喜欢的时刻。

悲伤会蒸发


01
Annette Fry(2009.11.18),“The Evaporation of Grief”

不难想到,Museum of Water的很多容器里都装着泪水。它们来自不同年龄的人们,有些人失去了自己的兄弟姐妹,有些人失去了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也有一些,并没有在字条上留下眼泪背后的缘由。

一位名叫Annette Fry的艺术家给了水博物馆一瓶“The Evaporation of Grief”(蒸发悲伤),可是里面什么都没有。五年前,她的伴侣离世,她曾去河边用水将这个容器装满。在这五年间,她看着这瓶水慢慢地蒸发、减少、直到完全不见,她的悲伤也随之逐渐淡去。

我们不要言外之意了


01
Craig Anderson(2014.6.21),清洗画笔的水

在水博物馆里,还有一些小孩子们寄来的水。与大人们的相比,他们的与水有关的故事更加直接了当,没有深藏隐喻。也许是因为成人已经太不习惯这种表达方式,但仔细想想,小孩子的故事也许更加意味深长。


01
Tobias(2017.2.22),妈妈煮过四次鸡蛋的水

比如有一瓶水上的字条说,他的妈妈用这锅水煮了四次鸡蛋;另一个小女孩说她喜欢喷溅的水,所以她跑在洒水车后面追赶了半天,收集了这瓶水;还有一个孩子送给水博物馆一瓶清洗画笔上颜料的水,他说他画了一只刚从海里跳出来的海豚。


01
Malena Griffiths(2013.6.18),我告诉我的父母里面是水,但事实上里面有时装着伏特加

白日梦的实验记录


01
Oscar Hill(2013.3.12),冰箱里的气泡水到了博物馆是否还有气泡

还有些时候,瓶子里装的可能就是一些没来由的念头,毕竟生活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逻辑牵引,要意义导向。需要给无理取闹一点空间,记录日常的胡思乱想和胡言乱语。


01
Catrin Jones(2013.1),雪人融化后的水

所以,在水博物馆里还有这样一些“特殊”的展品:一瓶冰箱里的气泡水,想看看到了博物馆还有没有气泡;一瓶从Carnaby Street走到Museum of Water这段路的呼吸气息;堆起的雪人融化后的水;猫拒绝喝的一碗水……


01
Judith(2013.3.14),猫拒绝喝的一碗水

Museum of Water

有一个很动人的细节,Museum of Water里面所有展品的字条上都有捐赠者自己的署名,而网站上展品的名字也都是捐赠者的名字。这个世界很忙碌,但是还是有人愿意认真地去读一读这些字条,听陌生人讲一段关于自己的故事。

这也是Amy Sharrocks最初创立这个项目的初衷,她希望通过水这个最普遍的物质表达难以描述的情绪,也增加人与人之间的交集。


01
xxx J(2013.3.8),和弟弟说再见那天的雨水

Amy Sharrocks说:“Museum of Water是为了记录那些会溢出的、蒸发的、洒在厨房地板上的、或终将流入大海的事物”,所以即便是展品也必然是转瞬即逝的。

从2013年成立至今,展品容器中的液体正不断地随着时间慢慢减少,但这种流动与逝去,正是包含水博物馆在内的,很多事情的运行动力。


01
Andrew Taylor,带着爱心图案的定制能量水

想要人们接受这种流动与逝去,需要一些仪式感,尤其是对爱的人和事。用容器盛装一种水的形态,也安放好一段署名的故事。有时照片不够生动,而记忆又不够可靠,把水当作媒介倒是让铭记和遗忘都有迹可循。


01
Wayne Burrows(2013.9.8),装着冰雪和雨水的牡蛎壳,只有残留的反光物质证明这些水曾停留于此

 

💧

我们也想邀请你分享一段关于水的故事,

即便无法存入Museum of Water,

嗯……你想要对我们说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