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星期五   小雨

呼……像打仗一样战战兢兢(但超级好玩)的Voicer实习第一天过!完!啦!

这种听得到啪嗒啪嗒雨声的晚上,最适合一头栽进被子里,睡它个不省人事……然而,想到明早要和负责带我的编辑Soda(一个很吵的男的)汇报今天看完路易威登“飞行、航行、旅行”展览的心得体会,一下子就吓得精神抖擞。

都已经毕业了,还要和“课后作业”继续搏斗,和想象中时装编辑生涯的开始不太一样啊😣!以防到时候脑袋卡壳,一个字都蹦不出来,还是先动笔梳理一下吧。

 

 

 🔎 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

本以为实习第一天的任务,无非就是打打下手,帮着编辑整理点图文资料,结果竟然考我百米冲刺🏃和导览员技能……然而,Poka最大的优点就是时刻元气充足,没在怕的!


展览入口衣帽间两位小哥莫名可爱,so……合了影赶紧溜

这次展览是由巴黎时装博物馆馆长Olivier Saillard策划的(背书技能满格😉),足足有15个展厅,一件一件展品介绍,三天三夜都不够用,我就凭记忆列出7件我觉得最好玩的事吧。

 

 

 年轻的Louis Vuitton先生有点好看诶 

(感觉第一个点就走歪了😂)

刚进入口,就看到一副黑白两色的油画肖像,画中的男孩子眼神锃亮,额头饱满,咦……这个有力的笔触挺眼熟的,一看还真是严培明老师的作品,而他画的就是青年时代的Louis Vuitton先生。

1835年,14岁的Louis Vuitton离开邻近瑞士边境的家乡,长途跋涉两年,徒步来到了巴黎(😮毅力惊人……)。在巴黎当学徒的日子,他学会了制造用于收纳日常用品的木箱与木盒,还有放衣服的大型衣柜。


左为欧仁妮皇后,右为早期Louis Vuitton的广告画

1854年,Louis Vuitton有了自己的店铺,吸引到大批时髦人,就连欧仁妮皇后都是他的顾客(不仅手艺好,长得还好看的男孩,路多少会容易走一点吧),品牌传奇就这样开始启航🚢。


约1888年,整间店铺的雇员已达到三十位

对了,有个以前我从来都不知道的知识点:大名鼎鼎的Monogram帆布,并不是出自创始人之手,而是在1896年由Louis Vuitton先生的儿子Georges Vuitton创造出来的。兼顾了行李箱的功能性和移动性,也从来都没忘了追求美感,这大概也是“飞行、航行、旅行”这个展览主题的含义吧。✨

 

 

 这些箱子用途也太特别了吧!


1930年代的Louis Vuitton大型挂衣箱广告

置身在这个巨大的“箱子王国”里,我至少悟出了一点:活得精致就是一条“不归路”,只要你想,并且有负担它的能力,几乎可以为生活中任何一项日常订制箱子,并且,它的生命可远远比我们要长。

这件做工考究的“手提蛋糕盒”,其实是个女士圆帽箱。那个年代,时髦女郎们的帽子像是在和裙摆比赛谁的阵仗更大似的,出远门一趟,又总要用不同帽子搭配不同礼服,自然需要这样的箱子来存放娇贵的鸡尾酒帽。


1950年代名模Anne St. Marie

至于下面这个酷似坐凳的箱子,估计你们看形状也能猜到了……没错!它是十九世纪用来盛放男士礼帽🎩的牛皮箱。

出行除了要打扮得讲究,陶冶情操的消遣活动也不能马虎。比如下面这个便是来自1913年的帆布野餐箱,即使是置身在郊野中,也能让优雅繁复的器皿一样都不缺席。

除了安于享乐的上流社会,热爱探险的人们也很喜欢Louis Vuitton的箱子。下面这个会变形的庞然大物,是多次远征非洲的法国探险家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的折叠睡床旅行箱。从他开始,这一类帆布探险床箱在1960年代陪着很多探险家走遍了世界各地。

咦?居然还有人把“小型移动工作室”带在身上?下面这款办公箱的诞生,归功于大名鼎鼎的英国指挥家Leopold Stokowski在1929年向Louis Vuitton下的一张订单,目的是满足他在旅行途中舒适的工作需求。除了一个可伸缩的办公桌,箱子内部还有容纳打字机的盒子、可调式书架、秘密抽屉、用于存放乐谱的抽屉、悬挂式文件抽屉。

 

 

 连Wes Anderson的美学宇宙里,

 也能发现它的踪迹 

如果你和我一样喜欢Wes Anderson电影里的色彩搭配和场景设计,一定对2007年那部《穿越大吉岭》里,跟着几位主角奔走了一路的橙色行李箱印象深刻,也正是布满大象🐘、豹子🐆、棕榈树🌴花纹的它们,点亮了公路片特有的苍凉基调。在展览现场看见了才知道,原来它们也出自Louis Vuitton!

不止如此,Louis Vuitton在各个时期都与经典电影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无论是Elizabeth Taylor的《夏日惊魂》,还是Greta Garbo的《爱情准则》,无数珍贵的瞬间都有熟悉的Monogram硬箱的见证。


1957年,Audrey Hepburn主演的电影《黄昏之恋》

《欲望都市》CP的Louis Vuitton“蜜月行李箱”

 

 

(可能是)史上最可爱的Monogram 

我上高中的时候,已经是村上隆和Louis Vuitton合作的尾声了,不过仍然时不时能看见那些布满五彩斑斓Monogram的包。虽然好像褒贬不一,但我还挺喜欢那个时代特有的热情和张扬的。

做功课时偷查了下资料😁,这段经典的合作要追溯到2003年,村上隆受当时的Louis Vuitton设计师Marc Jacobs邀请,一做就是十几年之久,直到2015年才正式落幕。


LV与村上隆合作早期的广告大片(左为2002秋冬,右为2004年春夏)

Murakami Multicolore系列把包括熊猫🐼、迷彩、樱桃🍒、樱花🌸在内的好玩印花元素,和带着沉甸甸历史感的Monogram融合重组,拉近了Louis Vuitton代表的精英主义和流行文化的距离。


忍不住📷咔嚓一张,光很不错,推荐大家在此拍照✨(忽略我的臭脸)

 

 

 Helmut Lang和川久保玲设计LV单品,

 你能想象吗?


由Helmut Lang亲自设计的DJ盒

1996年是Louis Vuitton经典Monogram的100岁生日,品牌请了7位风格前卫的设计师设计特别系列,看似和Louis Vuitton完全无法联系到一起的传奇人物Helmut Lang也在其中。


设计师Helmut Lang

Louis Vuitton方面给了Helmut Lang充分的自由发挥空间,唯一的要求就是保留Monogram这一经典元素,于是Helmut Lang做了个放唱片的DJ盒,还请来嘻哈音乐偶像Grandmaster Flash蹲在行李箱上拍广告大片。

这组大片同样“非常Helmut Lang”,Grandmaster Flash甚至没有刻意穿戴Louis Vuitton单品,直接随意地脚踩一双Timberland登山鞋,充满街头味道。

另一件令我非常意外的厉害单品,是经过这块三角形的展厅前发现的——川久保玲在2014年为Louis Vuitton设计的限量款手袋。

玲姐的确是个内心很酷的女人,直接在包面上剪了三个不规则形状的洞(!),不过这个做法本身还是挺Comme des Garçons的。

 

 

 一些让我感到匪夷所思的展品 

(LV是客户吧?也不晓得这样讲行不行🤦🏻‍♀️)

第一眼看到上面这个画风奇异的“降落伞包”,简直想惊呼一声“也太棒了吧!”它的设计理念听上去很好玩,叫“Shopping in the rain”,大概是满足了购物狂们风雨无阻地扫货,同时乐得解放双手的愿望?

如果再在伞柄上装上燃料动力装置🚀,直接把自己发射到店里,倒是和哆啦A梦的竹蜻蜓有一拼,想想就略微心动。

看了这个箱子的介绍,同样让我莫名有点小慌张。这只1910年代的花箱,最早是Louis Vuitton拿来给少数VIP客人送花的(这不等于买沙发送客厅吗……🙄️),金属框架和精致的衬里都是完全防水的,所以,即便拿来养盆栽,也丝毫不怕水和土壤的侵袭。

 

 

 最想据为己有的展品(做梦吧)

里里外外逛完一大圈,如果要选一件我最想据为己有的展品,肯定就是上面这个属于Gaston-Louis Vuitton的旅行藏书箱啦!它可以携带书、打字机和其它小型办公用品,打开后还可以变成一张移动办公桌,也太会节省空间了吧。


年轻时代的海明威

据说,大文豪海明威喜欢一边四处旅行一边写作,很希望有一只满足这种需求的随身箱子,Gaston-Louis Vuitton便做了和他自己同款的旅行藏书箱,并送给海明威。从此这便成为一项私人订制服务,还可以根据主人的书籍尺寸来做呢!


假装回到“航海时代”🌊

看完展览出来我就在想,所谓“飞行、航行、旅行”,是不是也恰好代表着过去、现在和未来呢?

虽然耳边常常听到“断舍离”一类的词语,恨不得出发去旅行时,什么行李都没有,似乎也只有这样才是一个很酷的人,但我真的很喜欢今天看到的这些很讲究、很有仪式感的箱子,未来某一天,也想亲身体验一把这样的生活和旅行方式呢。

Hey,很高兴认识你!

我的初次实习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希望你的星期一开工日没这么漫长😭💪🏻

记得来微博(@POKA_POKA)找我玩!

 

 

...🚂...🚢...✈️...

明天的展览汇报能顺利过关么?会不会暴露太多真心话?睡前例行忐忑集中发作……算了不想了,明天还要做个来去如风的“搬砖女孩”呀!关灯睡觉前,Poka最后还要大声播报一遍:Louis Vuitton“飞行、航行、旅行”展览已经对外开放啦,预约去看看吧!

 

 

时间:2018年11月16日-2019年2月1日 10:00-20:00

地点:上海展览中心(南京西路1333号7号门)

费用:免费

Tips:带上“路易威登”的小程序,有意外惊喜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