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大雪初降北方时,南方也迎来了清冷。至此而雪盛矣。天地间瞬间变的寂寥,白色覆盖下不太分明的轮廓线条,勾勒出素朴悠远的世界。

要说起围炉火钵上的主角便是铁瓶,如今不太常见的光景,蒸汽缭绕中隐约的背影,不仅是冬日最温暖的生活记忆,也是防止室内干燥的所在。《红楼梦》中妙玉采梅蕊雪煮茶,雪、水、茶相融是古人追求冰清玉洁的意境。除此吃茶之人对茶器的铁瓶也有着非常的讲究。

日本岩手县盛冈市以有着优良丰富的铁矿储量和森林资源而著称,江户初期,南部藩藩主从京都招募了不少茶釜制作职人,随后各地的铸造师,茶釜职人逐渐向南部藩聚集,以铸造武器、茶釜,以及一些日用品开始。到了18世纪随生活方式的转变,茶釜也经过改良逐渐变小便于使用,范围也进一步扩展,铸造技术也随着南部铁器的盛名,被带到民间,其中尤以铁瓶出名被普及到各地。铁制的铸物在沸水间潜藏着日本人的美意识,铁瓶的清幽古色泛出的微光却是悠久深远的。

作为传统工艺的南部铁瓶制作需要高超的技术和经验,多达80道以上的工序,想要独自一人完成须修业至少15年,若要将自己的名字篆刻于瓶上,则需要近40年的修业时间。众多纷繁的工序中我们选取最具代表的几项一起来看看。

南部铁器职人八重樫亮制作铁瓶

设计是必不可少的开始。首先在纸上描绘出需要制作的原型,通常以圆形或扁圆形居多,这与加热均匀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再从图面上勾勒出断面图,依照断面图制作铸型的模具“木型”,如今已使用铁制的,但在发展初期多用木制,所以“木型”的名字被保留了下来。而木型又因铁瓶造型,分上部胴型下部尻型和盖三部分,在铸型中填充的部分“中子”也是使用木型制作的。

木型制作好后就要进行铸型的加工,使用川沙和粘土混合,中心部分在填充用木型的基础上,旋转断面的木型从而制作出铸型的形状。预留出铁水注口,由细小沙粒来进行最后的调整。接下来要进行纹样的加工,趁铸型还未干燥之前,押型道具组合使用可以生成多达3000种以上的纹样,不同的肌理是铁瓶的魅力所在。

在前面留用的中子木型的制作与铸型是同一要领,同时与胴型尻型加工后经自然晾晒,充分去除其中的水分。炭火上进行800-1000度约2小时的素烧,如若产生细小裂痕趁现在是可以进行修补的,烧制的铸型上再刻出铁水流动的“汤道”,为防止熔铁粘连到铸型,在铸型内部还要涂抹覆盖一层油烟。

熔铁时除了原铁外,还会添加铁屑、石灰石等,待达到1300-1400度的高温铁熔化时,通过注口将铁水倒进铸型中。冷却后分开铸型露出铁瓶的原型,清理干净后,再将铁瓶进行800-1000度的炭火烧制,这是为了在铁瓶表面附着一层磁性酸化膜,可以有效防止铁锈生成。

接下来就要进行最后的阶段了,检查确认是否漏水后进行着色的工程。上色后再次用炭火进行200度左右的加热,铁瓶表面先涂抹一层用醋酸与茶汁混合的专用液体,边加热边用草做的刷毛涂漆,使漆容易附着在铁瓶表面。之后加工铁瓶把手“铉”,通常都会由铉职人完成,有将整块铁板热弯呈圆形的技法,做成铉棒或铁带两种,着色成与铁瓶一样的颜色,再安装上铁瓶才能宣告完成。如此几步已觉繁琐了,可想那一道一道工序背后是手工职人怎样的细致与耐心。

铁瓶肌理纹样从左到右依次为:霰,中霰,龟甲纹,线纹,樱纹,波千鸟纹

铁瓶肌理纹样是美的集中显现,近3000种传统的纹样中尤以霰纹最为出名,霰是高空中的水蒸气遇到冷空气凝结成的小冰粒,多在下雪前或下雪时出现。霰纹也因此被细分为霰、中霰、大霰也叫做鬼霰(好似日本鬼头上的犄角而得名),这是依据霰纹的大小不同而命名的。除此以外龟甲纹、线纹、樱纹也是常见的纹样,而“无纹”所呈现出铁与铸型间自然形成的凹凸肌理,无声胜有声也是令人琢磨的另番模样。倘若以霰纹的铁瓶在大雪时节煮茶也属应景之物,算是学习古人的清雅境界了。

说完纹样我们再回首看看设计时出现最多的造型,“铁钵型”从茶釜而来,造型均衡与现代生活并无差异,底部圆润,成为人气之选,也被爱称为“柚子型”。代表南部铁瓶的“南部型”呈现出纵长感,自上而下流畅下垂的山形,被底座收拢,常施以霰纹,是高级铁瓶的翘楚,形如日本的象征,也被称作“富士型”足见评价之高。而“尾垂型”、“万代屋型”尻型底部比瓶身略小的特征,让人联想到江户时代的古装剧,造型上的优势也使得热源减少对瓶身的损害。“铃兰型”、“枣型”顾名思义由植物灵感而来,与现代水壶也更多份相近。“圆日型”显然是对日月的想像,尺寸也缩小许多,圆圆的可爱造型是现代居家人气的逸品。

铁瓶虽说是传统工艺,被古董收藏者所追捧,但至今仍然有铁瓶工房传承古今智慧,可谓不断创新的古董品。

江户幕府的和平时期使得茶道得以迅速发展,南部藩第28代藩主对茶道颇有造诣,藩内有优良铁矿遂想到要制作茶釜,1659年特意从京都请来釜师“小泉仁左卫门”这便是南部铁瓶的起源,而“御釜屋”也成为传承至今的铁瓶工房元祖老铺。在重视传统造型和肌理打制颇有建树,散发出独特的韵味,也因清幽孤寂的和风吹拂迎合时代的气息而焕发。

原本“釜定”是南部铁器制造的家元,明治末期初代“宫定吉”独立创业,以“宫铁瓶店”起家,创意制作代代相守着手工制作的传统与技术。二战后随着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代变化,采取了量产的技术与形式,但与流水线式的工厂不同,一般纷繁工序下,釜定更高要求的150道工序不采用分业制,全流程由独立的一名职人完成,使得工时人力都相当奢侈,而这全是为了倔强的艰守时代大潮下不可泯灭的传统。至今第三代传人“宫伸穗”坚信工艺技术的传统必须守护,设计样式则需新颖,简洁现代的造型也显现出时代的光辉。

茶的世界里崇尚清幽孤寂的境界,作为茶具的铁瓶,传承至今已迂近400年,煮茶是茶汤在铁瓶中孕育的时光,也因不同表情的铁瓶而相异,随时间变化的铁瓶散发着茶之幽香时,感受厚重且怀有历久弥新的情愫,是茶人借由铁瓶诉说的悠远。(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