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普通人,高兴不高兴都只有一张脸。插画师不一样,他们用一支笔,就可以变出无数分身,把讲不了的话、做不了的事统统实现。虽然我们没这个技能,但我们可以钻进插画师的奇妙脑洞,捡一些免费的快乐……

“社畜”爆笑日常

蛭子能收,这个七十多岁的日本大叔,名字奇怪,人生也非同寻常——

A面的他身兼演员导演编剧,《五个扑水的少年》、《我的机器人女友》中都有他的身影;B面的他则从1970年代开始创作漫画,精准描绘“社畜”的日常。

人生如戏,领盒饭的总是你。蛭子大叔最擅长在底层上班族的生活中,创造出爆笑的灾难性瞬间——


“工作啊!冲啊!”

01
“谁偷吃了我的便当!!!”
02
“迟!到!啦!”

我们为蛭子大叔的“社畜”表演打9.9分,0.1分扣在过于生动,明明画的是东京百态,却让现在上班偷看的人笑出了眼泪。


01
“又迟到了……”
02
“哪怕富士山爆发,也要愉快加班”

“偷溜出来吃个面被发现……”

“千年等一回放假找回真实的自我……”

厌世小人历险记

Kim Sujin看上去是一个斯文乖巧的韩国女生,然而她笔下的厌世小人才是她的“真面目”,反差萌什么的最可爱了。

她的创作灵感大多来自亲身经历,为了不漏掉任何时刻的奇思妙想,随手可得的白纸、黑色水性笔,甚至餐巾纸、咖啡盖都是她的爱用画具。


01
“不是我说,真觉得自己挺棒的哈”
02
“杀人凶狗”

01
“我的袜子已离家出走”
02
“明年的万圣节灵感,装成一个好人”

丧气总是一箩筐,运气只有一丢丢——这些戳心的真实瞬间,不就是我们的生活写照吗?好想大喊一声,Sujin!我懂你的黑色幽默🙌🏿。


01
“我爱我”
02
“别人的坎 VS 我的坎”

“匿了匿了”

学龄后大儿童

Minju An说自己喜欢面包和各种怪怪的念头,她的画几乎是一部童年自传。这个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毕业的插画师,可能是从小吃叛逆果实长大的吧。


01
“躺在公园的大草坪上发呆,期盼外星人开着UFO空降地球,把‘天选之子’的我载回外太空”
02
“乘着Beatles同款yellow submarine潜入海底,从此再也不和蠢蠢的同龄人挤水族馆了”

01
“如果真的变成了外星人,我要让地球天天掉面包!哈!哈!哈!”
02
“唔,想知道和恐龙做同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01
“万一哪天太阳得了分裂症,发飙烧死地球人,我该如何拯救地球?”
02
“啊哈哈哈,荡秋千好快乐。啊啊啊啊,秋千绳子断了”

“想发明一台自动吃薯片桌”

怪咖男孩惹人爱


01
“蕉个朋友吧”
02
“我很好,真的很好”

这个英国插画师名字有点妙,叫Daniel Whitehouse(白宫)……看吧,这个名字冷场度百分百,难怪人家要起一个艺名——Super Freak。(冷知识时间:Whitehouse这个姓氏最早来自苏格兰)

Super Freak的插画就像一阵来得太快的龙卷风,把你卷到他的“怪咖星球”,加入奇怪星人的热闹轰趴。


01
“今天literally没带脑子出门”
02
“指甲油跟LEGO撞款啦”

Super Freak画画的初衷就是为了逗自己和朋友开心,他说,“人生这么短,我们根本没时间不开心啊。”真是个单纯可爱的宝藏男孩。


01
“吃💩的人生总是相似,咀嚼的态度却各不相同”
02
“吸烟有害健康,偏要吸到头发掉光”

新中产寓言

住在莫斯科的插画师Andrey Kasay,比我们更早体会“新中产”的苦辣酸甜。不过他说他的画画技能,可都是小时候住在俄罗斯远东,邻居家的东北虎和丁格犬教的。


01
“新中产的家庭晚宴”
02
“摘下一张玻尿酸面具,是另一张肉毒杆菌面具”

01
“泡一个进口意大利面澡”
02
“蒸一个爆米花味脸”

“单身不寂寞公寓”

“新科技超软绵豪华沙发”

或许在不远的未来,你也将拥有以上的奢华配置,但内心的兴奋程度,恐怕还不及含一嘴巴的跳跳糖。

粗线条青年

巴塞罗那插画师Albert Tercero,从小在祖父的studio耳濡目染,却偏爱稚气的粗线条。不过,他的骨子里依然继承了一种高级幽默感,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Vice、Converse都是他的客户。


01
“下辈子努力当盆栽,可好?”
02
“当个废废‘植物人’,真的很快乐”

01
“现代人相处的实质是比谁更快吸干对方的脑汁?”
02
“听你在放💨”

01
“再放一个”
02
“过了2x岁以后,永远只点一根蜡烛”

Albert Tercero的画藏着一种“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智慧。毕竟线条粗一点,人生更好过一点。

 

 

 

 

  🌟

就让这些插画师们化身吸尘器,吸走你今天的烦恼吧。

做人嘛,最紧要还是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