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中描述“日短至,阴阳争”,《月令七十二侯集解》中也提及“十一月中,终藏之气,至此而极也。”冬至正是阴阳混沌四时变化之候,十二地支之首的“子”冠于冬至,也意味着洗却凡尘又是涅槃新的开始。

提起钱汤,大多日本人脑中都会立刻浮现出“富士山”,并无直接关系的富士山与钱汤又是为何联系在一起呢?这是缘由钱汤壁画中常常出现富士山的身影,并非日本人爱此山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皆因巧合而成。

摄影:今田耕太郎

大正元年(1912)在东京神田猿乐町的钱汤“キカイ湯”(Kikai Yu)的堂主“东由松”为了博得常来洗浴孩童的欢心,请画家“川越广四郎”为堂内作画,广四郎出身于富士山所在的静冈县一隅,喜欢富士的广四郎便将富士山作于壁画之上,意外获得好评后,各家钱汤争相效仿,甚至生成钱汤须有壁画的概念,至今キカイ湯旧址仍留有钱汤壁画发祥地的纪念碑。

钱汤壁画画师“丸山清人”的作画过程

钱汤壁画以短时间完成为主,不影响店家营业前提下,大致一面墙两三小时便要完成。在既有壁画上专业画师覆盖旧有随心创作,画师本来多为代理钱汤内广告的代理公司下属,全盛的昭和30年代有数十人之多,近年这样的广告公司逐年减少,专业画师也剧减截止去年为止也仅剩下“丸山清人”与“中岛盛夫”两人。颜料也为一般涂料并无特别之处,只是题材上除富士山常见外还有些禁忌。首先红叶不可登场,有着落叶之嫌;猿猴亦不可,有着猴散客尽之意;夕阳落日则被看作是西去,类似对钱汤业稍有不吉之意的都属禁忌。日本全国并非处处钱汤都有壁画,以东京为中心的东日本地区更加盛行,而西日本的钱汤构造将浴池设计在中心位置,因此壁画相对较少。同时富士山的壁画也以男客区居多,女客区多以孩童喜爱的图案为多。

江户的“改良钱汤”在大正时代也引发了大的变化,瓷砖的迅速普及引发了建筑样式到生活习惯的改变,从商店里的展示到理发店、照相馆等处,自然钱汤也包含其中。花饰风格的瓷砖大行其道,使用金属龙头,装饰实用和卫生多方面改变了以往钱汤给人的印象。大型瓷砖壁画,经过特别烧制显然更加奢华不少,石川县的传统九谷烧窑元“铃荣堂”就是以烧制钱汤壁画闻名的老铺,白色平底上绘“宝船”、“鲤鱼跃龙门”、 “七福神”等吉祥图样,华美异常可媲美精巧工艺品,凝缩职人智慧与心意的作品只有在大型且显奢华的钱汤才可一遇。

银座,东京最繁华的地区,隐匿着老铺钱汤“金春汤”,屋号来自宽永四年(1627)以来掌有此地界,幕府直属的能剧演剧役者“金春太夫”之名。实际开业是从1863年,昭和32年才由木造建筑改建为现代建筑,建筑在大厦内的钱汤在当时也实属罕见,并成为此域一带最高的建筑。入口处的鞋箱上用松竹木札作为锁子,推门而入还保留着古董番台,而番台的正面亦留存着自大正时代留下的神龛,天井上旋转的古董风扇,仿若时空船梭机。穿过脱衣场进入浴室,锦鲤春秋花鸟的九谷烧瓷砖便是铃荣堂的作品。以前是孩童游乐的场所,现今的银座住民也为数不多,儿童的身影更是鲜见,本是慢生快活悠闲的钱汤,仅成为数廖无几的残喘之处。

关西的京都也有着被誉为“日本最强”的钱汤,北区紫野南舟冈町的老铺“船冈温泉”,虽名是温泉实为钱汤。原是大正12年(1923)起家的料亭旅馆“舟冈樱”的浴场,成为周边西阵一隅老板常光顾的场所。入口处气派的唐风歇山顶造型,格调高致豪华,内饰瓷砖叹为观止,格窗上雕刻着上贺茂神社赛马的纹样,天井则有“牛若圈”在鞍马山天狗修业的浮雕,说是博物馆也不为过,现被登录为日本的有形文化遗产。从脱衣场到浴室间设有中庭,有着钱汤所少有的露天浴池,露天浴池的岩石旁长有树木雕有石像,室内浴池亦采用柏树精制,汤船屋顶照明都精心设计,处处显现京都才有的传统精致美感,在此洗浴可谓身心最高享受。

摄影:今田耕太郎

但随着经济发展家庭浴室的普及,连年消减的钱汤也面临着生存问题。虽然近年来也有重刮美容健康为名号的复兴之风,耳边传来的依旧是依次废业的噩耗。与今日生活方式大相径庭而诞生的钱汤,不仅承担者洗浴洁身的重任,更承载着地域文化,是社区社交的重要场所。

温壶清酒梦半仙,在非日常的空间内,独处思考日常生活是身心愉悦的事情。寒冷带来的冷静思索是为即将过去的2011划下的句点。泡在钱汤热水中洗却凡尘,换得面对面悠闲,无意间的轻描淡写,掏出的则是心中乾坤大无限,一切烦忧亦应随蒸汽消散不见,忘却世间的时间,回首再见时,一个新的开始,唯有朋友晓心知冷暖。(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冬至之钱汤(上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