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暖还寒,渐有春雷,动物入冬藏伏土中,不饮不食,称为“蛰”。惊蛰时节,蛰虫惊而出走矣。

促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大地回春,进入仲春时节的惊蛰,桃红梨白莺鸣燕来,姹紫嫣红三春晖,收于绫罗一卷。

友禅是在布料上进行染色的传统技法,原本是使用淀粉或米制成的防染剂,进行手工描绘,染色成形后呈现出缤纷色彩的染色技术,而今使用型染或者数码印刷的类似技法样式,亦都被统称作友禅,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染色技法之一。在白色绢布上进行绘画后染色,常用于表现传统和服的多彩图案。尤其擅长用简洁的线条表现动植物、风景等。自从外国传入了鲜艳多彩的化学染料后、色彩愈加丰富起来。

友禅的名称来源于始创者江户时代的扇绘师“宫崎友禅斋”,于京都创作出友禅染后命名为“京友禅”,随后又将这一技法带到了加贺藩(今,石川县)的金泽地区,并发展形成有别于京都的独自样式,成为“加贺友禅”。到了明治时代,广濑治助依据“捺染”技术,创立出的“型纸友禅”进一步拓宽了友禅染色的技法范围。

在一匹布面上进行多彩多样的染色在世界上也十分罕有,以线绘纹样被称作“友禅模样”。当时设计纹样的是日本画的画师,因而喜好日常绘画所用的日本画颜料“青黛”、“艳红”之类的传统自然色彩,直至1856年化学染料的诞生,带来色彩的多元化,本已华美的少女及未婚女性穿着的长袖和服“振袖”,与刺绣、金彩并用亦变的更加斑斓起来。

友禅的染色技术由工序诸多的手绘依次完成,多分为艺术家独立创作与分业制作两种模式。艺术家的创作显而易见的是独立完成全部流程工序,相比之下分业制的情况比较特殊。染色工房的职人会先从历代积累下来的资料中选取图案参考,随后开始草稿描绘。将从“大帽子花”中提取的青花色素用作颜料,进行初绘,因青花色素易溶于水,可使在正式染色时布面不留下草稿的痕迹,因而不受到影响。接下来就要正式描绘图案了,在已画好的纹样上,用米或阿拉伯树胶等此类制成的糊状防染剂,沿着纹样轮廓进行精心细致的描绘。此时常使用纸卷制成的自制工具,前端镶有真鍮金属片,勾线细微慎密可是需要相当的娴熟技艺不可。勾画的线被称作“糸目”,染色完成后的图案轮廓上会呈现出纤细的白线,这也成为友禅染色的主要特征。

描绘完纹样的轮廓后,用刷笔蘸染料进行染色,这道工序称作“色插”,顾名既为将色彩“插入”轮廓线的范围之中,好似我们儿时的蜡笔涂色。以前则是将蓼蓝、红花、苏木、茜草、紫草、荩草等制成的植物染料,并同介壳虫等动物性染料等自然界获取的恩惠加工使用,现在经由化学合成的染料变的越来越常见。为防止色彩间自然晕染,通常都要待一个颜色晾干后再进行另一的着色,可见靠天自然之力的工作会耗费相当多的工夫。在“色插”上色完成后,进行腾蒸用以固定色泽,80度左右的高温加热20~40分钟,蒸汽所产生的热量使自然颜料发生变化,附着固定于布面上。

完成轮廓的描绘后就要进行整块布料的染色了,将前面使用的防染剂(糊状)再次将已染好的轮廓纹样描绘覆盖,使布面露出底色需要染色部分,这些工作通常都会由染色职人完成。植物染料如蓼蓝是经过发酵,会产生大量活性酶,再加上蒸、染、煮多在高温多湿的环境下才可进行,春暖花开天气渐暖的时节是适宜的开始。

最后一道工序为“友禅流水”。如若碰巧在金泽、京都等地偶遇有人将布面放在河水中,任其漂动,大可不必惊讶,这就是友禅流水。在水质清透的河川里,为了将布面上的多余胶水和染料冲洗干净。金泽气候相对寒冷,有时也选择冰雪初融,河水最为清澈的时候进行。漂洗时可观赏到各色布料在河川中斗艳的美丽景象,现今由于会污染河水,逐渐转往人工制成的工房流水进行作业。

通常依据图案的内容,有时也反复渲染上色。花卉的花蕊、动物的眼睛、鸟的羽毛、甚至昆虫的触角等等细微之处,亦会兼顾,再施以金泥、金箔、刺绣等装饰才算是完成友禅的制作。一定程度的量产时,型染就显得很有必要。每张型纸多为一色,遇到复杂纹样,数十甚至上百枚的型纸是必不可少的。

日本人多以友禅制作和服,从母亲手里传承给女儿的和服,是一份家族的寄托,更是母亲对孩子祝愿的珍贵财产。现今的京都仍然保留着,传统婚礼时展示母亲赠予的和服嫁妆的风俗习惯。

京都的京友禅与金泽的加贺友禅虽同源同宗,但各自风土人情相异,发展至今形成迥异的特色特征。以前认为染色纹样的花纹、叶纹中,从轮廓晕染至中央的是加贺风格友禅,而京友禅则反之,但随着时代发展,已不刻意的以花草纹样去区分特征了。

江户中期(1678)“宫崎友禅斋”居住于京都知恩院附近,本是扇绘师,喜好在扇面上描绘些字谜扇画,游乐心境颇受好评。便趁势画些在“小袖”这类和服衣装上,染色而成命名为“友禅的绘画”,不曾想到不经意的玩乐之心竟获得大量订单,成为当时的流行风潮。友禅人气高腾的同时,出版《友禅雏形本》和《余情雏形本》的纹样绘本集,借此从京都传遍全国。友禅的绘画形式轻松寓意深刻,构图优雅颇为扇绘师创意而成,因此博得人气也不稀奇了。

友禅出现之前的布匹着色技法相当有限,刺绣、贴箔、扎染、夹缬等而已,这些技法都会将布面变的凹凸而不平整,失却了织布自身的质感。与此相比,友禅是绘画于布面上,是绘画的技艺,并不损伤织布,色彩亦没有限制,大幅提升了布面的染色技术。

说是传遍全国,当时的植物染料供给也是有所限制的,手加工的制作模式与今日相比当然是少之又少,即使言之大众化普及,仍然是高价贵重的稀罕物,大都为将军、大名、御所或町内豪商所有,婚嫁迎娶的特别时刻加以炫耀。为了配合大量生产出现的“型染”技术,一枚的型纸或型板纹样,采用二方、四方连续形式进行染色,有时看似随性的不规则构图纹样,其中暗涵职人的美意识与设计功力,与绘画中的“光琳琳派”屏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江户中期开启的友禅历史,期间也有着诸多的尝试与变革,直至明治时代迎来了新的发展。明治开国政策从外国带来产业技术的升级,明治3年京都也开有“舍密局”,设立织部同染部,加以积极推广。广濑治助引进并发明了化学染料的友禅技术,推动友禅从手工业大步迈向工业领域。同时还有一项便是“色糊”的使用,本来着色与防染是相矛盾的不同工序,使用着色的糊状防染剂,很好的消融了矛盾。漂洗后的防染剂,亦有色彩附着之上。伴随色糊和型染技术的革新,大量制作友禅变成可能,至此才是真正意义上普及到庶民生活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惊蛰之友禅(下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