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多少女孩都曾摆弄着被自己裹上奇怪裙子的芭比,迷糊又热切地渴望着当一名时装设计师,随着慢慢长大,理想默默泡汤……但是,Voicer特派记者Poka却在上海时装周上“截获”了一群真的实现了这个理想的fashion talents!

作为新生代最耀眼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她们是怎么得到第一桶金的?在人人看手机的时代,做设计师更难,还是更容易了?这份工作的真相,有我们想象得那么酷吗?


01
SUSAN FANG

今天这三位中国女孩,分别以伦敦、纽约和安特卫普作为自己时装生涯的起点,设计风格和方向不尽相同,却都在刚出校门不久,就“引燃”了整个行业里许久未见的热议。

她们并不温和,甚至一手敲碎了一连串刻板印象——衣服上没有所谓的“中国设计”符号;看似身处一个如此fancy的行业,面对钱和生存的问题,她们也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满头是包”……

现在就由Poka和她们展开一场不设防小对话,听听她们关于职业选择与未来、第一个系列的诞生过程、初始资金的来源、她们的野心和焦虑……

SUSAN FANG

如果你从Susan Fang的Instagram路过,多半会被图中那些晶莹剔透、夏日感十足的泡泡珠迷住。它们经过细致地编织和排列,被覆盖在模特的头顶、手腕、脚踝。

从中央圣马丁女装设计专业毕业后,她先后在Celine、Stella McCartney和Kei Kagami都工作过。今年春天,她在伦敦时装周发布了自己同名品牌SUSAN FANG的第一个系列。

除了人人都爱的泡泡,“空气编织”也是她独有的手工技法。这些衣服与女孩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显得既宽松,又小巧,既有“古早味”,又有未来感……

💬

POKA ask SUSAN FANG

 

Q:谁是你对美和时尚的启蒙?

A:大约4岁在幼儿园,一个小朋友抽奖得到一盒彩笔,我非常非常羡慕,可能从那时候就喜欢画画了。按照顺序启蒙我的艺术家有Monet、Kandinsky、Alexander Calder。时尚真正的启蒙很难说,小朋友时看的动画片和漫画,后来是Dior、Hussein Chalayan、Yohji Yamamoto、Issey Miyake。


01-04
SUSAN FANG 2019春夏系列手稿和lookbook

Q:你理想中的⼥孩形象是什么样?

A:自由,勇敢,望着未来的远处,带着一点微笑。发型和穿着打扮在变,但她的氛围一直是那样。

 

Q:你最常运⽤在配饰上的透明泡泡珠设计,灵感来源是什么?

A:它是我对第一季的暗示。我想创造全新的服饰,所以需要后退,重新组织面料,让它不受维度限制,自由游离在2D和3D之间。肌肤或穿着者同样像是重生,所以要“满身泡泡”。

Q:设计时会考虑穿戴实⽤性吗?

A:空气编织可以让衣服自由伸缩,从设计的最初我们就提早考虑到肢体大量的动态空间,这样可以one size。加上我经常旅游,非常不喜欢占地方和需熨烫的衣服。

 

Q:正式发布第⼀个系列,准备了多久?最难的是什么? 

A:半年。一块面料需要一个人花20天做,而且非常复杂,真的是组织了各种亲友团。妈妈、从小的画画老师姜老师、从小认识的阿姨和楼下的裁缝叔叔……非常不像一个专业团队,但其实每一位都特别靠谱。


01-04
SUSAN FANG 2019秋冬秀场妆容

Q:社交媒体有帮到你什么吗?你觉得在这个图像爆炸,⼈人看⼿机的时代,做设计师是更难还是更容易了?

A:最大的益处,是媒体或买手想找到设计师非常方便。高中时我听老师说,服装是一个非常需要依靠networking的行业,那时候每次想到这点就非常紧张,觉得肯定做不好,现在有微信、微博和Instagram,做一个宅女设计师也是可以的。

 

Q:哪个设计师是你事业上的标杆?

A:可能是Issey Miyake,他发明了一种signature面料,一种新的衣服,兼顾了艺术和实穿。我非常喜欢他拍的片子、艺术合作、店铺设计——打破原来的时尚格局,但同时又很明亮,并且是热爱自然的。

 

Q:今天的时装圈,商业化似乎变得不可避免,你更愿意保持⼩众,还是“家喻户晓“?

A:都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我把设计创造出来,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不可预知。我只是任性的人,做简单的表达而已。


01-02
SUSAN FANG 2019秋冬秀场妆容

Q:⼀个时装品牌真正开始⼤展拳脚,往往是从⼀两款⼤获成功的配饰开始的, 你的品牌⾥最有潜⼒的配饰是什么? 

A:可能是泡泡包?泡泡系列到现在都是自己inhouse完成的。最初是和我的画画老师一起做,后来需求变大,我妈妈加入一起设计和制作。它们一下子就被市场喜爱,真是没想到。可能每个泡泡配饰,都吸收了我最爱和最爱我的人的能量,所以看到的人也会感受到这份能量,并被它吸引。

 

Q:初始资⾦是怎么来的?遇过财务紧张的问题吗?

A:Fashion Scout「Ones to Watch」奖帮我完成了第一季,拿到赞助才在伦敦时装周走秀。资金其实一直都很紧张,所以都是动用亲友团,自己动手减少另请秀场搭建的费用。我们相对其他品牌真的非常节约。除了考虑如何减少面料浪费,场地搭建也会考虑之后如何回收利用。

Q:对于和你一样,想从零开始的设计师新人,你有什么建议? 

A:刚毕业的设计师会非常非常努力,但如果没有得到运气的帮助,这个时候不要太自责。比起结果,这个行业的未知性和可以不停学习的过程,是最迷人的。还有一个建议就是,开始的时候尽量节约!

 

Q:外界对设计师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A:还没开始设计学习的同学,会以为服装特别光鲜亮丽,但其实我认为是一个超级体力活。

SHUTING QIU

许多人第一次知道Shuting Qiu,是因为蔡依林在专辑《Ugly Beauty》封面上佩戴的那只鲜红而闪亮的“厚嘴唇”。装置艺术一般的夸张头饰、鲜明而抓人的印花、剪裁的交错与接驳,这个视觉冲击强烈的先锋品牌,背后果然有一个生性果敢的设计师。


01-02
SHUTING QIU 2019春夏系列

Martin Margiela、Dries Van Noten、Ann Demeulemeester……无数大师的设计生涯,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开始,而这也正是从国内设计大学退学的Shuting Qiu,来到这里追逐时装理想的动力。

💬

 POKA ask SHUTING QIU 

Q:谁是你对美和时尚的启蒙?

A:“安特卫普六君子”(Antwerp Six)。

 

Q:你觉得安特卫普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

A:安静而舒适,具有艺术气息。安特卫普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它贯穿在我整个美学体系里。


01
《Ugly Beauty》封面上来自SHUTING QIU的“真理之口”

Q:“真理之口”是你的设计中反复出现的标志,它有什么故事?

A:灵感来自印度Kathakali dancer的民族服装。我对民族文化很感兴趣,会把我对这些东西的理解放到设计中,表达我对“美“的理解。这个mouthpiece就是想定义,不同寻常的美,也是一种美。

 

Q:哪个设计师是你在事业上的标杆?

A:Dries Van Noten。

 

Q:怎么想到把印花作为设计元素?

A:在做灵感调研的时候,带有花元素的一些东西(比如说这类型的艺术家 、展览、民族文化)特别吸引我,然后会以我的方式运用到设计中去,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我重要的设计元素之一。但我能肯定的是,印花并不是我唯一的设计元素。


01-02
SHUTING QIU 2019春夏系列

Q:你理想中的女孩形象……

A:自信勇敢、关注自我、具有艺术审美的浪漫女孩。她们不一定非常美丽,但她们肯定是区别于所有人,具有独立人格的。

 

Q:正式发布第一个系列,准备了多久?过程中最难的是什么?

A:大概9个月左右。我做第一个系列时还是在校学生,最困难的大概是我一个人做了所有的事。

 

Q:社交媒体有帮到你什么吗?在这个人人看手机的图像爆炸时代,做设计师和以前比,是更难还是更容易了?

A:我觉得是有利有弊的。利的地方,是有更多的人更快速地认识我的品牌,弊端是模仿和抄袭也会变得更加简单。我觉得很难去定义难或者容易,这完全取决于设计师个人。在任何时代,都有做得容易的设计师,也有做得难的设计师。


01-04
SHUTING QIU 2019秋冬系列moodboard

Q:接下来3-5年,你对品牌成长有什么目标和计划?

A:首先希望我的品牌形象能够深入人心,然后在打开欧洲市场的基础上,再打开中国市场。

 

Q:对于和你一样从零开始的设计师新人,你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A:塑造品牌的identity是首要工作,具有强烈identity的品牌,才有存在的意义。

CAROLNE HU

在一个高级时装领域充斥着卫衣和球鞋的时代,一门心思做手工礼服裙的Caroline Hu,是一个称得上“逆势而行”的设计师。如果是第一眼看见她的作品,你甚至会忍不住在心里飘过一声:啊,如此浪漫主义的表达,真的很久没见到了。


01-04
Caroline Hu 2019秋冬系列

在新一季里,她把Henri Matisse在1894年创作的油画Woman Reading作为灵感来源,用各种被丢弃的布料,配以繁复灵巧的刺绣工艺,制造出了一种会流动的油画笔触。

在这些看似轻盈又古典的“画中女孩”背后,其实她花费了太多不为人知的功夫:“就是很希望能用面料的方式表达色彩和质感,大家看到的就是不断的实验测试出来的结果,为了想达到某种触觉,就一直去研究,失败了再反反复复尝试。”

💬

 POKA ask CAROLNE HU 

Q:谁是你对美和时尚的启蒙?

A:妈妈。

 

Q:你理想中的女孩形象是什么样的?

A:女孩子就是应该各有各的姿态和特色,内心温柔懂生活,容易被感动,独立自由。

 

Q:是什么让你打定主意做自己的独立品牌的?

A:毕业后我先给两个品牌工作,每天帮他们做非常多手工刺绣设计,过程中也有很多疑惑,比如削弱设计,降低成本,为了比较好卖,但结果并不好卖。这些都让我开始反思,做那些事情的意义,后来就想尝试下自己发声,用我的角度去做我的品牌,尝试打破一些我不理解的服装行业的现有格局。

Q:哪个设计师是你在事业上的标杆和偶像?

A:John Galliano。

 

Q:你的初始资金是怎么来的?遇过财务紧张的问题吗?

A:我就是家人给的。一直都财务紧张,所以才申请比赛。目前还没有解决,毕竟品牌还早,慢慢来吧,路漫漫啊哈哈。

 

Q:这些裙子是完全手工制作的吗?一条要花费多长时间?未来有做高定系列的野心和兴趣吗?

A:完全手工。取决于款式,复杂的要3周,新系列单品平均5-6天吧。我不排斥做一些华丽的衣服。

Q:时装屋都在减少或取消晚装的比例,增多街头和日装,对这一点会有担心吗?

A:不担心吧。我想要做的风格和设计,全部来自我的感受,无所谓流不流行,过50年如果品牌还在的话,我还是一样坚持。

 

Q:社交媒体有帮到你什么吗?在这个人人看手机的图像爆炸时代,做设计师和以前比,是更难还是更容易了?

A:很多重要的媒体人,都是在Instagram上找到我的,甚至包括一些订单。但我又是个非常宅,不太社交的人,所以发东西总有拖延症,也不是为了神秘,就是性格本身不喜欢过分被关注。喜欢我的设计就好了,设计师只是背后的人。

Q:对于和你一样从零开始的设计师新人,你有什么经验和建议?

A:没有什么比专注做设计来得重要,不管媒体和身边人怎么评价自己,一定要知道自己做着什么,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有自己坚持。尤其刚开始还在学习摸索,要谦虚。

 

Q:外界对设计师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A:就是区分衣服这个可以穿,那个不能穿,然后把一些设计师当做明星来看待。我不喜欢过度曝光设计师本身,因为其实设计才是我们需要大家关注的地方。

天赋、努力、机会,这几股缺一不可的力量,在这三个女孩身上闪闪发光。

看完她们实现理想的过程,我们也很好奇,你……有什么从小就立下的理想?它如今还被你随身携带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