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三月中,自雨水后,土膏脉动,今又雨其谷于水也。春雨滋润着万物,春芽萌发心亦开花。

和伞不仅是在淅淅沥沥的雨季中盛放的花朵亦可用于诸多场合。有在野外举行茶会时使用的“野点伞”,专供男性使用的“番伞”,以及在伞的中央描绘出圆形好似眼睛的“蛇目伞”,当然绘有华丽花纹,舞蹈时才用的自然就是“舞踏伞”了。

和伞由于是和纸经过防水过油而制成,难免在合闭时会粘合在一起,因此撑开时亦须掌握些许窍门,单手执伞柄下端的把手,另只手握住伞骨末端合拢处温柔且缓和的向上推,即可撑开。雨伞与日伞、舞伞在制作时略有差异,因而保持寿命也不尽相同。雨伞主要是做防水处理,和纸表面刷有亚麻籽油,随着油脂硬化的影响,经年累月后和纸便会劣化开裂破损,即便如此也会保有二十余年。而相对日伞与舞伞没有过油的缘故,寿命将会成倍增长。雨天撑伞也有特别讲究之处,特别是在使用后控水时,雨伞半开或全开的状态下阴干,切莫在合闭状态下甩水等,同时伞把方向朝下控水也与我们日常使用洋伞相反,待干燥后再将合闭状态的雨伞放置于通风避阴处保存。

说到和伞,来到京都的游客都对街头巷尾的和伞留有最为深刻的印象,但其实岐阜的和伞制造才是全国第一,从业者不仅多,而且手工职人间相互切磋技艺,因而质量工艺也相当出名。虽至今日产量剧减,但仍雄居产量第一的位置。各地许多制伞老铺在传承技艺的同时,也结合网络销售,特别定制等模式,开发出更多个性纹样与色彩,让古老的制伞艺术,更加现代普及,顺应时代的潮流。

江户时代后期创业至今的“日吉屋”,是京都仅存的一间京和伞制作老铺,代代传承近千年的传统技艺,到今天仍然为“表里千家”(日本茶道中的两支流派)继续制作茶道中常用的“野点伞”和祗园舞伎爱用的“蛇目伞”。第五代传人的“西堀耕太郎”,出生于和歌山县新宫市,由加拿大留学归国后在市政府从事翻译工作,婚后被妻子娘家“日吉屋”制作京和伞的魅力所感染,走上了传统手工职人的道路。以“传统是革新的延续”为信条,积极承继京和伞传统技艺的同时,利用和伞的技术与构造原理,独辟蹊径的与设计师合作,共同开发出新的照明器具。

和伞的一个主要特征即几何构造的竹骨,利用这个特点开发出获得日本“Good Design”设计奖的和风照明器具“古都里”。竹骨于和纸上所描画出纤细的阴影,透过和纸扩散开的是柔和光线。整根竹子经过职人满怀心力制成竹骨,而黏着和纸采用平安时代的女性们写情书常用的“王朝纸”,织布的花纹,编织着的情愫,展现在阴翳虚掩的和纸上时,那该是怎样的美妙!外框可拆卸,随季节变化与室内装饰更换外套,自然素材带来微妙的变化,每只相似却又不同,包孕出点滴的幸福滋味。合闭如同和伞般的设计成为传统技艺与现代设计的完美融合,并迸发出无穷魅力。在此基础上,更是突破旧有模式,拓展传统材料的使用,采用轻制金属与ABS树脂,命名为“mono”的现代和风照明,不仅再次获得“Good Design大奖”,更将触角延伸至海外,受到德国IF工业设计奖青睐。“mono”一语取自意大利语,意为“动”,灯的外框可随手动金属环的升降,而变化合闭,形同自江户时代以来代代相传的和伞。随心情可自在改变形状,由此带来不同的光影变化效果,“静”的空间里默默变幻着“动”的愉悦。时代的变迁带来生活样式的改变,日吉屋也开设体验工房,让更多人参观并通过切身体验对制伞有深入认识和加深了解,从而爱上这项事业。

被誉为日本最古老和伞老铺的“迁仓”有着绵长的历史,先祖的“浅井长政”曾与“织田信长”有过交手,战败后流亡至京都山科一隅,就此安住下来。后代子孙“甚助”于元禄三年出京都居住于建仁寺一带,取屋号“山城屋”开始了和伞的制作和售卖。随后至明治后期,由于和伞制作原料与提灯相似,第十三代传人又开始了提灯的制作与销售。历经320余年在坚守历史传承的同时,更将承继传统及文化作为己任,告诉后世时代变迁中无从也不可被替代的重要。

而位于金泽千日町的“松田和伞店”则有着更为传奇的故事,掌门“松田弘”1924年出生于石川县金泽市,12岁起跟随伞职人的父亲学习制伞技艺,历经各个职种的修行,成为目前金泽唯一的制伞职人,亦是唯一的全程一贯可独立制作的职人。金泽雨雪丰沛的气候培育出制伞的传统,松田的伞使用最结实的桑制和纸,装饰纹样百花缭乱色彩艳丽。“和伞有着诸多的不合理之处,正如此才有和伞优美的姿态,没有什么比制作出来让我愉悦的了”,入行七十六载有余的松田弘如是说。经由他手的伞最少可持有半世纪不止,而执伞者也因此身姿优美起来,不仅是自己乐在其中,孜孜不倦更是为了传承的这份责任。

历史的变迁起伏,不因和伞的合闭而有丝毫的怜悯,传统的工艺亦不会因晴雨变换而停滞。和伞不断经过改良,与传统文化传统艺能相结合,并附加现代人审美意识与观念,融合当代生活潮流,及配合现代科技,同样面临被遗弃危机的和伞因此才得以不断的传承和发扬。(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谷雨之和伞(上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