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建始也,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这里的“假”,即“大”的意思,是说春天播种的植物已经直立长大了。万物至此皆长大,故名立夏也。

立夏时节,初来的阳光也灼热起来,漫山浸染的翠竹,或许可带来些许凉意。说起竹,岁寒三友中的“松竹梅”,文人四君子的“梅兰竹菊”中皆有它的身影,与文化息息相关,但最能体现竹之特性的非竹工艺莫属。

竹工主要指以竹为原料进行加工的工艺,竹筐、竹篮等日常用具,水指、茶杓等茶道用具,甚至我们儿时玩耍的竹蜻蜓等玩具亦属竹工的范畴。竹的种类多达1250多种,而日本有竹亦有600余种,先人们自古便熟知竹性,因而被加工成各式用具,融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日本各地竹工艺主要集中于竹产地,这为加工提供源源不断材料供给的同时,也因各地风土诞生出相异的竹工制品。竹有着易采购,易切割,易弯曲等易加工的特点,作为重要的日常材料获得青睐。竹身中空,有节的特点,也成为加工时加以有效利用的理由之一。比起相同长短粗细的棒状材质来说,竹材易量产,可薄切加工,有韧性,因此成为精细加工工艺中的重要材料。

3

其中九州大分县产竹量居于日本前列,利用别府丰富的竹材资源,竹工艺自久远便业已开始。从以真竹为主要材料的竹笼、竹篮日用品外,追求时尚性的提包,到室内装饰的照明等,被用于广泛的领域。关于别府的竹工,现存最早的记载是《日本书纪》中景行天皇南巡九州时,同行御膳者发现优良的竹材用于加工茶碗笼的描述。但实际别府竹工真正兴盛起来的还是到室町时代才开始,行商用竹笼的需求逐渐增加,贸易交易的市场也整备建立起来。到了江户时代,别府温泉名声大振,各地游客慕名而来,停留中自带饭笼的竹制生活用品,也为普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别府更有财界文化界名人的别墅聚集,对于茶道具、美术品的需求也因此与日俱增。

4

上图:白竹;下图从左到右依次为:胡麻竹,图面角竹,龟甲竹,人工熏烟煤竹,晒竹,本煤竹

京都也有着特有的京铭竹竹材加工工艺,用材又分白竹、胡麻竹、图面角竹、龟甲竹等。白竹常用于建筑、茶道、花道道具等。经炭火烧灼,避除竹芯中多余的水分与老旧物,随后在自然天光干燥后,可增强竹材表面光泽度与韧性,有时为增强材质自身特性,竹材表面泼洒热水,加速避除多余水分的方法也较为常用。

胡麻竹则是更亲近的用于建筑,扇子,花器等处的工艺品用竹。使用锯子将采来竹材的两端及枝杈切割后,自然枯干,经长时间放置后,竹表面自然生成黑色大小斑纹,形如胡麻散洒的效果,因而得名;图面角竹则是用于装饰柱形,椅子,桌机等颇有风情的家具。将还尚处于刚冒尖约2cm~40cm的竹笋,用四方木板加以固定,使竹笋人为的长成方形。竹子生长的过程中,趁此时表面较柔软,去除木板后,于表面再进行附着图案的作业,通常会使用稀释硫酸与粘土的混合制成的药剂,与其说是绘制图案,不如讲是腐蚀竹材表面而形成的;龟甲竹常用于追求更高赏趣而用于建筑装饰和工艺的竹材。实为孟宗竹变异而成,竹干凹凸形似龟甲而得名,又说象是佛祖颜面,因此也被叫做佛面竹。

竹材的采伐多为冬季,将刚采伐后的竹材裁断成5米左右长短,仓库中放置阴干60天后,校正自然弯曲部分。再对青竹的表面进行清洗,去除污垢。白竹时则是炭火烧灼去除水分,经干净的布擦拭后,天光自然晾晒10天左右,方可用于加工。

竹材有韧性且比较不易破损,吸水膨胀率以及加热干燥收缩率都较小,以前常用于制作计量的规尺。与木材相比,有着更强的弹力与柔韧性优势,同时保有抗菌性同一定的保鲜力,以前用于制作竹水筒,竹皮用于包裹餐食,无不显现出前人寻觅来自生活的智慧。

6

同时京都还有着适宜竹生长的风土,茶道、花道、制伞、提灯等人文艺术工艺又为竹工的传承起着更具思想的美学作用。特别是茶道用具的花入、香盒、水指、茶杓、筷置、茶筅、柄杓等对竹工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自千利休“禅茶一味”的思想诞生以来,和敬清寂对自然万物的敬畏,涤清心境的理念确立后,竹工艺被洗练简约,特别是因茶道用具逐步被程式化,成为固定样式。

除我们在前文介绍过的扇子、提灯、和伞中主要用到竹材外,竹编亦是重要的工艺手法。日本竹编工艺自桃山时代便已开始,一直是庶民日常生活中不可欠缺的存在。纵是竹之禀性,横为人的感性,与自然时光的交织,散发着的微弱竹光,是历史与传统文化积蓄下的技术,亦是生活的艺术底气。(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立夏之竹工(下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