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冷漠天后”川久保玲难得接受采访,就一把撕破了时尚圈欣欣向荣的假象。

“你怎么看当下的时尚?”

“我觉得当下的时尚没太大意思,全是千篇一律的老旧形象。”

“什么能让你兴奋起来?”

“最近的话,没有。”

似乎没人比她更适合讲这番话——毕竟,50年前她一手创立Comme des Garçons,这本身就是一次勇敢而决绝的革命。

这次「特别企划」——Voicer各位编辑,连同响应我们号召的朋友们,穿上自己衣橱里的Comme des Garçons,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祝它50岁生日快乐。🖤


01
Comme des Garçons S/S 89

对玲女士的溢美之词太多,黄伟文这句比较别出心裁:“这个人令旧烂残和不对称,变成了当代时装美学观,是她让熨斗的销量急跌。”

1969年,她在东京创立Comme des Garçons,像一把刀似的刺穿了传统时装那张华丽愉悦、神情乏味的脸。2019年,“像男孩一样”的它,已经50岁了。

这半个世纪以来,川久保玲和她的Comme des Garçons,到底是怎么颠覆我们对“穿得好看”这件事的认知的?答案或许就在我们自己身上……


Voicer Studio小圆桌 

在编辑部里,我们放下平时写稿的包袱,用最真实的态度,
七嘴八舌地来了一场围绕Comme des Garçons展开的“小圆桌会议”。


01
Pinko in Comme des Garçons

如果把Comme des Garçons给你的感觉,比作一种具体的动物或植物,你觉得它是?

Pinko:食人花吧。

Soda:同意,外面是纯黑的,里面是五彩的。你一凑过来,就把你的头咬掉。

一瓦:我也觉得是食人花,还是上面带很多鲜艳的彩色点点的。

Pinko:你是不是把她和草间弥生搞混了?

Nikki:(远远地独自发出笑声)哈哈哈哈!

一瓦:不是不是,草间弥生比较像蘑菇。

Soda:对啊,你明显能感觉草间弥生是不会咬人的。

Pinko:川久保玲吃草间弥生吃多了,所以嘴巴上也成了草间弥生的pattern。

More:我觉得是仙人掌吧,荒野中的仙人掌,又酷又冷漠。对了如果说是乌鸦,倒也蛮合适的。


01
More in Comme des Garçons

川久保玲这个人,最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

Soda:不讲套话,无论在什么场合,都不烘托气氛。

一瓦:我觉得她不换发型也蛮酷的。

Soda:那Anna Wintour还不换发型呢,而且她们俩是一种发型。

一瓦:也是……但人的发量会改变,始终留一个发型其实蛮难的。而且她的广告、她的秀、她设计的衣服、她合作的人都在变,只有她自己的形象不变。

Pinko:坚持自己。不管大家多么看不懂她,她仍然做自己,不考虑取悦男人以及任何人,蛮勇敢的。不知道如果她当时没有在巴黎获得成功的话,会不会还这么勇敢。

Soda:那她应该就是回日本吧。

Nikki:我觉得像是你在看艺术的时候,看久了就会觉得,现在的东西很像以前的某个人做的,但川久保玲就是,现在的很多人都像她,但她不像其中任何一个人。

More:Emm……我其实没有很喜欢她这个人,喜欢她衣服多一点。


01
一瓦 in Comme des Garçons

除了时装、杂志、摄影、买手店这些她已经涉足的领域,你还想看到她把“魔爪”伸向哪个领域?

一瓦:酒店。最好在一个你想象不到的地方,里面的家具和墙纸都是她做的。

Pinko:画廊吧。因为觉得她策的展应该蛮有意思的。

More:我觉得应该是个怪一点的领域,比如餐饮之类的。

Soda:我希望是炸鸡汉堡店。因为无法想象那个image,所以才精彩。

More:对,就是要想象不出来,画廊一下子就想象得出来啊,Dover Street Market本来就是半个画廊啊。

Pinko:那我要不改成豆腐店吧,里面卖各种颜色,各种气味,各种形状的豆腐,有的豆腐上还要挂着链条,或者长肿块之类的。

所有人:不想买她的豆腐……

Nikki:想看她变成农妇的样子,然后种花之类的,因为觉得她似乎不屑于做这些日常的事。

Soda:其实我能想象她是农妇的样子,其实她腰板也没有很直,只要把皮夹克脱掉,基本上画面就有了诶。

Pinko:那她如果开个医院呢?

Soda:她的医院我不敢住诶,感觉进去就出不来了……


01
Nikki in Comme des Garçons

不限时代和行业,你最希望看到待玲姐和谁合作?

Soda:我希望她和Barbie合作,还蛮想看到穿一身破破烂烂的Barbie的。

More:柯布西耶!因为想看两个这么偏执的人,在一起合作要怎么打架。

Pinko:我觉得他们俩没办法合作。我比较想看她和Yohji合作。

Soda:他们俩合作应该不会很惊人吧,出一堆黑色袍子之类的。

Pinko:那我改樱木花道好了。

一瓦:我比较想看她和宜家合作。

Pinko:你是想要吧。

一瓦:我是想要。

Pinko:当年她和H&M的合作款我还买了,其实材质还可以,现在好像都扔掉了。

Nikki:我有个很喜欢的雕塑家Franz Xaver Messerschmidt,专做各种奇怪表情的头像,我想看他们合作。现在川久保玲和很多艺术家合作,已经不太稀奇,而他在十八世纪就已经去世了。


01
Soda in Comme des Garçons

你觉得喜欢穿Comme des Garçons的人有什么共同之处?

Nikki:共同之处……就是不讨厌黑色。

Soda:讨厌黑色的应该都去买Vera Wang了吧哈哈哈!

Pinko:我觉得是那种可以随时隐身,却又引人注目的人。

一瓦:什么叫随时隐身?

Pinko:就是不懂它的人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More:对,我觉得它有点像个暗号。曾经有人看到我这条前后不对称的裤子,还跑过来问我,这是你自己改的吗?我就觉得……没什么好讲的。

一瓦:男生我不知道,穿Comme des Garçons的女生,我觉得很像是一种很野的修女。看上去黑乎乎的,有时候扣子都是扣紧的,领子还是圆的,总之都是乖乖的元素,但合起来却很狂,很野。

Nikki:《年轻的教皇》里那些老修女就好适合穿Comme des Garçons噢!

Soda:我觉得……多少还是有点钱的人吧。

你们最喜欢Comme des Garçons的哪个系列、哪场秀?

Soda:1997春夏系列。女孩们的身上塞了很多“肿块”,有些会让人想到传统和服腰背上的“小枕头”。光是一动不动,身体就会看起来像鸟类一样有律动,这一季后来也有稍作修改,作为舞蹈服,很美。


01
Comme des Garçons 1997春夏系列

一瓦:两个和婚礼有关的系列,“White drama”和“broken bride”,都是写不要穿婚纱结婚那篇稿子时查到的。非常诡异,但是就会想结婚。我在纽约大都会她的展上面也看到了White drama那一场,大概是我唯一看了想结婚的白裙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