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建始也,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这里的“假”,即“大”的意思,是说春天播种的植物已经直立长大了。万物至此皆长大,故名立夏也。

立夏后恰到好处的微风带来习习凉爽,竹子摇曳竹叶发出的沙沙声,勾着内心那个悸动,在忐忑中炎热的夏天就要到来。空调下避暑的我们,谁曾想到爱迪生发明电灯时,炭素灯丝便是京都竹制成的呢?摇扇清风萤火飞舞的溪涧,依旧与竹千丝万缕着,抱着西瓜端坐竹凉席上恐怕是夏季风物的记忆。竹中散发的萜烯芳香物质,有自然放松安神的效果,难怪夏天到了人也逐渐慵懒混沌起来。

可是竹工职人们没有停歇的片刻意思,大多的竹编工艺依旧是只能手工编织完成。竹编的方法多种多样,甚至上达百种,依据不同用途又发展出相异的方法。基本可分为四边编法、六边编法、八边编法、弧形编法、网状编法、绳结编法等等,甚者有编织出文字、立体编织、混色编织的方法,若是几种编法交织使用,那更可用“吾编无尽”来形容。

以福冈八女地区为例,四边编法是将竹子剖削成粗细匀净的篾丝,以相互围合交错,纵横相压编结成四边镂空形状,四边网格以及斜边菱形也属此法。从而又再衍生出多层交错的编织,其中竹丝粗细的变化,色彩的组合也令呈现出的效果丰富多姿;四边编法的基础上增加两根竹丝,六边编法出现的蜂窝状、龟甲纹、麻叶形⋯⋯交错旋转的变化是来自自然赋予的灵感;八边编法更加夺目,绚烂的仿若钻石切割出的纹样;弧形编的纹样呈中心旋转,椭圆纹、螺旋纹都是由此衍生而来;网格编法是最为常见的手法,在平凡中玩出花样的本事可不是人人都有,当看到各种竹编纹样时,除了惊叹外方恨言语的枯白无以形容。

竹工在今日的日本仍为易见且日常的用具,各地老铺依旧为此尽心尽力,而新厂也同雨后之笋成长迅速。生活的延续,因由竹工自始便是融入生活而生的。

琅玕本意为似珠玉的美石,“琅玕洞”取其妙意用以比喻深绿的翠竹之美。管理并运营着“饭冢”家族的“初代风斋、二代凤斋、琅玕斋、小琅玕”自明治、大正至昭和到平成各时代的作品,大多数被海外的博物馆,收藏家所收藏。室町时代煎茶与竹工艺一同从中国传到日本,当时的竹工作家仍然是以复制唐物竹笼为主,关西、关东地区辈出职人,栃木地区的饭冢家便是其中之一。大正时期的竹工仍然不为重视,尚未被认定作近代工艺,但自从饭冢家“二代凤斋”以及“琅玕斋”以卓越的技术唯世人熟知,并构筑巩固了在日本工艺界的位置,“琅玕洞”才得以沿袭竹所赋予的品格,做着文化普及并追求着最高境地的目标。

1879年爱迪生发明电灯 ,日本竹为世人所知。约20年后的1898年“公长斋小菅”创业于爱迪生用竹丝的京都,想要发扬竹的更多可能,丰富人们的日常生活,开始了以工艺品为主的生活用具的制作。小菅家第6代称“公长”,是纪州德川家第11代藩主的御用画师,为表达对代代先祖的敬意,取名“公长斋小菅”,将历代家族传承的感性同技术运用于日常生活中。日本日常生活中的三艺道中的茶道、花道、香道中竹都以亲切不可小觑的姿态融入其中,“松竹梅”中松比喻男性,梅则为女性,竹处当中被誉为缘的象征。竹一晚可增长1m的成长力,亦是健康、直爽、纯粹人格的象征。公长斋小菅深刻理解竹在日本文化中的重要作用,并将此为使命制作生活用品。随着时代变化,传统技法的革新演变是需要时刻思考的问题,日本人感性纤细的价值观,与竹真挚细腻的精髓不谋而合。位于京都三条大桥旁一隅的本店,日日顾客络绎不绝。店内日常生活用具一应俱全,其中有效活用竹自身弧面造型,与设计师“小泉诚”合作诞生的“minotake”系列尤为抢眼,自然弯曲的好似手的延伸,手持也毫无违和感,我想用自由的完美形容也不为过。

与竹工大家相比,有着优质良竹的福冈八女地区是来自庶民的生活写照。自然而然诞生的竹工细工至今仍然昌盛繁荣,长者手编的农具、生活用具虽并非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但在使用中感受青竹到范黄的饴色时光变化,不能不说是使用者自己雕刻下的岁月痕迹。用以建筑、提灯、竹笼、食器等等,结实耐用便于修理,在不断的使用中加以改进的工夫,成为至今仍然代代相传的智慧源泉。

除了这些老铺老工艺产地之外,近年才成立于冈山县的“TEORI”有着势如破竹之态,闯入竹工的领域,竹家具及竹制品设计上颇有建树。公司名取自德语,意为“基本、原点、初心”从加工家具部件开始,创业者初心未泯,对于竹材充分研究长处短所加以利用,特别在日用品上用色时尚,造型讲究,深得年轻一代的喜好。

古有丝竹之音,声声宫角而不绝,悠扬着久远的灵光。打起竹板调侃舒畅着的,又是庶民的生活物语。可古典又摩登,正直的个性中弯曲亦有韧性,文人墨客均以竹为比拟,踩竹筏行云山水间方是悠然自得的境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立夏之竹工(上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