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好想开一家花店啊!”很多人这么说过吧,很多梦想不过是这么想想而已,很多“以后”说着说着就没有然后了。

可是对Ruby Barber来说,开花店从来不在她的人生计划中。反而是一个偶然,加一个笃定,她的花店就这么开张了——从悉尼开到柏林,从卖花变成做装置,这个女孩到底有什么奇妙能力?

先做点儿别的事情

故事的开始和大自然全然无关——Ruby生活在懒洋洋的悉尼,一直是个city kid,学的是室内设计和建筑,开花店这件事根本不在她的字典里。

父亲是摄影师,母亲开画廊,“从小耳濡目染,他们肯定对我的世界观产生了影响。在开花店之前,我完全可以想象自己走上家人的路。”

美学熏陶似乎是意外撒下的种子,Ruby接触花卉纯属偶然。当时还在念书的她,每个星期五都去弗莱明顿花市买花,没想到事情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路。”

一开始她直接用纸把花包起来就送出去,很快热情和新鲜感驱使她开发更多好奇心,她需要更专业的花卉知识。

“我对传统花艺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有什么规则可循。老师不喜欢我选的花,后来我干脆忽视他们的意见。”因为如果你要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就没必要听别人怎么说。

给花店起个童话主角的名字

凭着热恋般的喜欢和勇气,Ruby的第一家花店开张了。有意思的是,她给花店起了个另一个女孩的名字——Mary Lennox,英国童话《秘密花园》的女主角。

Mary Lennox是个孤儿,她讨厌所有人,也知道自己不被喜欢,某天她意外闯进了一个秘密花园,开始和花匠、知更鸟交朋友,最终找到了重新开启快乐的钥匙。

这个童话陪伴着Ruby的童年,“我小学的时候扮过Mary Lennox,睡觉前还要听磁带书。它让我相信,植物和花可以治愈人心。”

还有一个巧合,Ruby的花店就位于Mary街和Lennox街的转角,父亲的摄影工作室、母亲的第一家画廊都在同一幢建筑。小时候的记忆和长大后的轨迹重合,所有事情好像在冥冥中有了约定。

搬到柏林不是为了蹦迪

一个夏天,Ruby和男友到柏林旅行,看惯了悉尼花市整齐的花束,漫山遍野生长得无法无天的植物,让她发现了新大陆——别人眼里的荒郊,是她眼里的花园,她立刻决定搬到柏林。

第一年她没有着急张罗花店,而是忙着“狩猎植物”——循着花市上的独特品种,找到当地的农场花园。“我想知道关于花和植物的一切,我想知道它的历史和个性,我想知道怎么种植,我永远不会觉得无聊!”

除了需要适应截然不同的气候条件,狂野的柏林也让花艺设计变得更有趣。第二年,柏林的Mary Lennox开张,Ruby的工作不再只是卖花那么简单。


01
Mary Lennox为Hermès晚宴打造的花艺装置

01
Mary Lennox为Gucci Bloom系列广告设计的布景

设计花卉装置、布景、开pop-up商店,Ruby很愿意做尝试,“这让我的工作不那么‘与世隔绝’。”Hermès、Gucci都在她的合作名单上。

还有更酷的——Ruby的男友在柏林的传奇俱乐部Tresor工作,他们竟然在俱乐部外建了一个花园,地下文化和大自然的碰撞比蹦迪还刺激。


01
Mary Lennox为《The New York Times》杂志大片设计的布景,摄影Guido Castagnoli

学会跟花说hello & bye

每张丰盛饱满的照片背后,都是从每天凌晨四点钟开始的——“我喜欢半夜醒来,开车去装满鲜花的大仓库,好像一次刺激的冒险。”

“把花送出去之后,我会一连几天想着它们过得怎么样?有足够的水吗?有没有实现它们的价值?可是我也知道,在不远的将来,这些花都会被扔掉。”

Ruby喜欢将几近枯萎的和鲜嫩的花摆在一起,微妙地诠释她所感受到的美、生命、衰老和死亡。放松了对时间的执念,才能获得更自由的空间。

终究,花对人的影响是Ruby最着迷的部分,不管是日常的点缀,还是婚礼的花束,散发的喜悦都是纯粹而由衷的。就算只能拥有短暂的快乐,也要紧紧抓住,她说,“这样就值得了。”

✂️

同场加映 | 花艺速成班

 

现实生活中看到的花,和照片中的花,可能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情况,除了对花的选择和布置,拍摄的方式也很重要,快快跟Ruby学三招吧!

体 积 感

Ruby喜欢用大只的花和植物制造分量,透过镜头去看,能更好地看到它们和环境之间的关系,留出足够“呼吸”的空间,尽管品种单一也能撑起场面。

漂 浮 感

Ruby的独门插花术不在于考虑花朵,而是根据花茎的线条来安排,弯弯曲曲的更有造型美。因此花茎不要统统剪短,要留长一些才好,伸展开来有轻盈悬浮的感觉。

澎 湃 感

面对满眼的鲜艳免不了心花怒放,Ruby每天都能碰到“新欢”,但谁说这样不可以?关键在于剪掉不必要的枝叶,盛放的、蓬松的花朵簇拥在一起,渐变色是最不出错的玩法。

别忘了不只是鲜花,生活一样有赏味期限,
那些想做还没做的事情,别再找理由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