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桌子不再是方的,椅子不再是圆的,我们每天睡醒睁眼、加班回家之后的心情,会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当下,奇奇怪怪的家具设计正在变成新流行,我们是时候丢掉凡事必提实用那一套,用一剂名为“不实用主义”的幽默感,把生活中的无聊打得烟消云散。

你,敢不敢让这些“不正经”的设计师入侵你的房间?

玩很大 BIG-GAME

BIG-GAME是一家瑞士洛桑的设计工作室,由三个玩心大发的设计师于2004年组成。除了爱玩,设计师还说,因为他们的名字太长(Scott de Martinville、Elric Petit和Grégoire Jeanmonod),所以干脆起个简单好记的名字。

他们的代表作Bold chair真的很大胆,仿佛用粗粗的彩色笔,大剌剌地画两条线完事儿,无论放在哪儿都能让气氛一下变得幽默起来,已经被识货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巴黎艺术博物馆收藏。

三个大男孩很爱玩,但绝对玩得很认真。他们在确定功能性和可负担性之后,才会放心地开发脑洞。可以根据小朋友飞涨的身高调节高度的Little Big系列,就是绝佳例证。

Screw You! Eddie Olin

如果看到“screw you”,配上大大的微笑图形,不要生气,这是英国设计师Eddie Olin开的一个玩笑,他的设计想法既童稚又聪明。面对组装家具和说明书,不少成年人依然一头雾水,所以Eddie让步骤最懒化,只要从容不迫地扭一扭特大号螺栓统统搞定,“screw you”竟然变成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儿。

Eddie不寻常的脑回路,跟他的平面设计背景不无联系。他在屏幕上创造他的美学,并尝试各种技术让作品变成现实,他的设计不拘一格,但共同点是一定要好玩,3D打印的Design 2.0系列就是他的最新游戏成果。

Oops!前方心动预警 Pierre Yovanovitch

法国设计师Pierre Yovanovitch的故事,在业界无人不晓——商学院毕业,在时装和配饰设计领域有近十年履历,忽然转头和室内设计陷入热恋……欸等等,我们心动的不只是他这个人,还有他设计的家具!

系列名为“OOPS”,仿佛一个愉快的意外,只消一眼心就扑通扑通。竖着小熊耳朵的毛绒绒沙发,跟外星人脑袋相似度100%的台灯,Yovanovitch拒绝高高在上的设计,所以他听从自然纯粹的初心,“这是关于生活的,为什么不能找点乐子呢?”

这并不表示他的设计是轻率的,事实上,常年和法国传统工匠合作的交情,让设计的质感有了背书。每一个细节都经过缜密的考虑,但设计师只要人们感受到它的温暖和舒服就够了。

谁动了我的奶酪 Henrik Ødegaard

做家具的建筑师不少,我们已经摸清他们不爱按牌理出牌的个性,然而看到挪威建筑师Henrik Ødegaard的作品,还是忍不住让人愣了一下——这分明是一块大型奶酪🧀️吧?

另一块被偷吃得更凶的奶酪,是异曲同工的Slurp系列,由层压松木切割制成,每一件产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玩过大型奶酪,接着玩滑滑梯。Henrik Ødegaard设计了一个形似小型滑滑梯的茶几,他依然不爱用直线,而是用一种接近融化的俏皮线条,让置物有了节奏感。

特大号的可爱 JUMBO

因为一样喜欢麦当劳和米老鼠,设计师Justin Donnelly和Monling Lee变成好友,一起组成了JUMBO工作室。两人完全没有建筑学院出身的架子,“我们就想做一些蠢蠢的东西。”

Neotenic系列的稚拙造型,似乎是用气球拗了一圈做成的。不过制作可一点都不简单,弯曲的钢管上没有可见的接缝,外观的特殊涂层,使金属表面有了胖乎乎的光泽感。

他们把更多好玩的空间留给椅子的底座,不同的质地和色彩组合,跟光滑的金属结构形成有趣的并置。JUMBO希望永远拥有小时候的单纯,所以放大了所有可爱的特征,碰撞出两百分的快乐属性,让人一秒回到童年状态。

设计怪人 Max Lamb

英国设计师Max Lamb是个奇妙的矛盾复合体,一开始总让人满脸问号,他的创作方式生猛直接,切割金属、凿开石头,然而看到成品的新鲜和绝妙,又叫人着迷得不得了。

他的美学和设计无关,而在于制作过程。石材、木材、金属、塑料,他来者不拒,甚至研发出多彩的人造大理石“Marmoreal”。他的厉害之处在于保留材料的原始质感,造型拥有先锋的艺术性,最终经过细致的表面处理,完全可以投入日常使用。

Max Lamb无拘无束的创造力还真的是天性,出生在海滨小镇,从小就喜欢在大自然探险寻宝。不过当初的小男孩不会想到,珍贵的好奇心竟变成他创作实验的养分,他的作品即使被搬进美术馆也全然不违和。

谁家后院在做泡泡糖家具?nortstudio

她是平面设计师,他是工业工程师,这对夫妻一起工作会发生什么?他们在安特卫普家中的后院组了个工作室nortstudio,一边和四个孩子玩耍,一边制作奇特的家具。

他们完全信任彼此,从没吵过架,快乐的创作过程诞生了nortstudio的标志性风格——积木玩具似的几何图形和泡泡糖般的色彩,让二维的想象变成三维的乐趣。

nortstudio喜欢用丙烯酸树脂材料,在液体状态下可以着色,因此颜料的添加必须非常小心和准确,他们从不用黑色,让色调永远保持明亮和活力。不过,碰到孩子跑进工作室玩,把办公桌变成乒乓球桌,他们的态度可就没有那么严肃啦,毕竟这些小捣蛋是灵感的充电器呀。

一二三,木头人 WAKA WAKA

WAKA WAKA是一家很会玩木头的工作室,由日本福冈的设计师Shin Okuda在洛杉矶创立。完全没有接受过设计教育,反而是曾经为雕塑家工作的经历,让他拥有放开手脚去玩耍的勇气。

Shin Okuda专注于手工打造木制家具,对于材料,他偏爱波罗的海桦木胶合板,是制作家具的胶合板中上好的材料。除了用料扎实之外,他最拿手的,就是把握简单和俏皮之间的平衡。

对了,WAKA WAKA这个可爱名字,取自音乐家Fela Kuti的一句歌词“I Waka Waka Waka I go many places”,意思是“我走啊走啊走啊要去很多地方”。Shin Okuda觉得,家具就应该有这样的精神。

看起来不合常理的设计,只要认真地将它付诸实现,就不再只是荒谬的念头而已。这些产品可能被喜欢可能被讨厌,但绝不会被说很无聊。

毕竟,设计师在解决我们的生活需求的时候,也很怕闷的,当然要让工作变得好玩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