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Ezra Miller?好像没听过诶。但如果告诉你,他是现任DC超级英雄闪电侠,还是Met Gala上那个长着七只眼的家伙,你脑中肯定已经跳出了他的脸!

“我不怎么把自己定义为人类。”这个雌雄同体的奇妙灵魂,像一个身披寓言的外来生物,拥有太多看似矛盾,却紧紧连接的分身:娱乐大片的宠儿、摇滚乐队主唱、炸翻了时尚圈的“怪胎”、远离好莱坞的避世农场主……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

打击罪恶的超级英雄 闪电侠本侠⚡️

27岁的Ezra Miller最知名的银幕形象,是DC扩展宇宙系列电影里的闪电侠。他的移动速度比光速还快,能逆转时空、穿透物体,无视一切物理定律。不过……别太天真,如此荷尔蒙爆表的超级英雄角色,和这位酷儿私下的真实状态,唯一相似的大概只有一颗善良(并且爱穿紧身衣)的心吧。

“问题青少年”专业户 长发飘飘的年代💇

虽然早在七八年前就主动出柜了,但出道初期的Ezra Miller,还是维持了挺长一段时间“清汤寡水”的银幕形象。从《壁花少年》里的青春期同志,到《凯文怎么了》里Tilda Swinton的邪恶儿子,再到《包法利夫人》中英俊到引人堕落的危险男子……


01-02
《凯文怎么了》剧照

虽然他略微宽大的下颚线条,并不太符合一贯的纤弱美男子审美,但那股与他如影随形的脆弱、敏感和不安,加上他的犹太血统一到了银幕上就会发光,让他拿到了不少文艺片里的问题青少年角色。


01-02
《包法利夫人》剧照

最会挖掘男孩潜质的Miuccia Prada,还曾请他出镜秋冬系列广告,Ezra独特而出挑的气质已经初见端倪。不过,Ezra并没有安安静静地美下去,而是很快就颠覆了所有人的固有认知,走上一条塑造真实自我的“不归路”……

红毯上最Camp的化身 女明星自动绕道……💨

在今年这届以Camp风格为主题的Met Gala上,如果有什么人比Lady Gaga风头更盛,恐怕也只有顶着七只眼睛,抹上大红唇亮相的Ezra Miller了。只要你稍微看过几次他之前的红毯战况,就会明白这种压倒性的胜利,其实是完全可以预想得到的。雌雄同体、夸张造作、极尽奢侈而又充满戏剧性……这些对Camp风格的描述,不都恰恰是在形容Ezra本人的礼服造型吗?


01-02
Ezra身穿Riccardo Tisci为他定制的Burberry

01-02
Ezra身穿Moncler x Pierpaolo Piccioli

除了乍一出场能够立刻抓住所有人的眼球,他在造型细节上用心埋下的“暗线”,更值得发掘和玩味。比如他在《神奇动物在哪里2》红毯上的“白天鹅”造型,看过《哈利波特》的人都知道,印在他掌心的“Avada Kedavra”即为阿瓦达索命咒,曾是伏地魔最爱用的魔法。

被演员生涯耽误的硬照超模 怎么拍都抓人

Ezra在红毯上令人超乎想象的自信和感染力,也同样体现在他给杂志拍摄的硬照里。如果没有选择当演员,他也显然可以成为一个光芒四射的模特。无论是刻意凸显男性气质的路线,还是或华丽或诡异的女性化风格,阴郁、放荡、狂暴、寂静,几乎没有哪种感觉是他拍不出来的。


01
PAPER Magazine

无论是他自带故事情节的入戏程度,还是把静态照片当歌剧来处理的表现手法,都和他的成长经历与家庭氛围有很大关系——Ezra的妈妈就是一名现代舞演员,他更是在6岁时就开始了舞台剧演出。

他费尽心力地装扮自己,打破性别之间的边际和束缚,在镜头前不断寻求突破,并不全然是为了登上娱乐头条,获得更大的名气而已,反而更像一种追求完整性和艺术性的沉浸式表演。


01-02
GQ Style

就像Ezra自己曾经说过的那样,“Life is a grand party.”既然我们都已经身处这场盛大的派对之中了,又怎么能不像他一样,时刻让自己保持吸引力呢?


01-02
Playboy Magazine

Z世代Cool Kid 不规不矩才是他

精通复古装扮的Ezra Miller,常常让人恍然地错认为,他是一个脱离具体时代的怪人。其实,生活中的他仍然具备Z世代男孩的典型特质。控制不住地爱做鬼脸,时而很女王时而又像流浪汉的Street style,各种莫名其妙的小脑洞,像泡泡一样从他的脑中自动冒出来。

街边、机场、电影发布会、酒吧、时装周秀场……无论身在哪里,只要他的玩心起来了,才不会在乎路人的心理阴影面积呢。

酷儿乐队灵魂角色 最肆意的呐喊

除了演员,Ezra Miller还有一个重要身份——仅由三个人组成的另类摇滚乐队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的主唱兼鼓手。Ezra在11岁的时候就和同校女生Lilah Larson认识了,两人一度住在一块,也组成了乐队的初期雏形,而Josh Aubin则是在一次巡演中临时当贝斯手,随后决定留下来的。

如今,他们依然时常争吵,却早已像家人一样,谁都离不开谁了。Ezra把这支乐队的流派形容为Genre Queer,他们所创作的歌曲,也大多和酷儿群体的生活状态与多元性别的探索有关。在这个用音乐构架的小宇宙里,你终于可以听到平日总是“没个正经”的Ezra,发出最真实的呐喊。

正如有一次他被问到“如果真的有万能魔法,你最想做什么?”时,他毫不掩饰地说道:“Destroy the patriarchy.(消除父权)”。


play
《The Arbor Low Tapes: 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

曾经被霸凌的少数派 做自己的代价

就像他早期饰演的那些孤僻角色一样,Ezra Miller的青春期过得也不太顺利。由于口吃的缘故,加上过早显露出自己性别模糊的一面,他在很长一段日子里都在忍受着排挤和霸凌,16岁便辍学了。

谈起这些经历,Ezra总是非常勇敢,没有任何躲闪:“我在还是个青少年的时候就一再被殴打,因为我看起来很奇怪,他们无法弄清我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认为这很有趣,也很卑鄙。


01-02
Wonderland Magazine

早在2012年,他就向世界公开了自己的酷儿身份。也正因如此,他认为自己既不是一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女人,甚至不怎么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人类。而这大概也正是为什么,他可以拥有如此彻底自由的灵魂。

令人感触很深的是,在受欺负的那段时光里,《哈利波特》系列一直是他的“泡面伴侣”,更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多年后,他居然真的以《神奇动物在哪里》中孤儿Cradence的角色,参与到了这个故事里。


01-02
Wonderland Magazine

远离好莱坞的农场主 日常避世,自由自在

在我们的想象中,这样一个屡屡成为话题漩涡中心的男演员,应该住在比弗利山庄某套带泳池的房子里。而实际上,Ezra没事就呆在自己位于佛蒙特州的农场里。是的,你没听错,Ezra的农场可不是那种一年来个两三次的乡村度假屋,而是一个占地足足100英亩的真正的农场

在这里,他拥有自己的苹果园🍎、拖拉机🚜、鸡舍🐔和4只羊🐑,感受着四季变化,甚至亲自给羊接生,和好莱坞保持着安全距离。对了,更惊人的是,他甚至没有一个Instagram账号。

初入好莱坞这个大染缸时,Ezra还未成年,却很快就被灌过酒、也被权势威胁过,渐渐见识到人性的贪婪和潜规则的疯狂。他也很坦白地表示过,自己并不喜欢如今的世界:“除了名人崇拜,就是追逐名人的狂热分子,这就是现在统治这个世界的东西。”

从无法理解,到慢慢懂得,我们为什么越来越喜欢Ezra Miller?也许……是那股不躲藏的勇气吧。

做自己会付出代价吗?
也许会的。

那我们还要做自己吗?
当然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