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有一家设计事务所Snøhetta,他们可能是吃了传说中的恶魔果实,在建筑设计界无人不晓。美到上天的全新上海大歌剧院(预计2023年完工)、酷到下海的欧洲第一家海底餐厅,以及让全世界网友羡慕的挪威“最美纸币”,这些神奇项目对他们而言,完全都只是属于合理范围。

如果你还不认识Snøhetta?没关系,今天就跟Voicer一起来涨涨知识。

让我们先从一组💶设计说起 

前面提到的“最美纸币”,可能是你最熟悉的Snøhetta作品。2014年他们被挪威中央银行“钦点”负责设计,纸币图案混合中世纪的镶嵌画、挪威的峡湾地貌和现代的抽象马赛克,一套纸币仿佛浓缩了一场穿越时空的旅行。

币面的马赛克代表不同的航海风力等级,例如,50克朗的小格子代表微风,1000克朗的长条状代表强风。在纸钞“濒临灭绝”的时代,它极有可能是挪威的最后一套纸币,收藏价值不言而喻。纸币作为一个国家重要的身份象征,为什么会由这家事务所来设计?

Snøhetta到底是什么

Snøhetta is a place that nobody is from, but anyone can go to.

a. Snøhetta是一座山

Snøhetta=“snø”(雪)+“hette”(兜帽),意思是戴着雪帽的山。这是挪威Dovrefjell山脉最高的山峰,1798年第一次有人登上了“帽顶”。据说,山上还住着挪威的古老神灵👻。

b. Snøhetta是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 

这家事务所诞生于1989年,由挪威建筑师Kjetil Trædal Thorsen与美国建筑师Craig Edward Dykers共同创办。他们有一个古怪的outing惯例,就是每年都会去Snøhetta山。他们似乎得到了某种“神力”加持,在建筑设计界无所不能。

鬼怪之说是开玩笑的啦,不过以山为名的确来自一桩趣事——事务所的前身是个小工作室,开在一家叫Dovrehallen的旧酒馆楼上,于是他们自嘲是最高的Snøhetta。他们认为,虽然不能每天都去登山,但思考方式可以像探险一样。

 

你必须知道的Snøhetta代表作

📍挪威野生驯鹿观景台

Tverrfjellhytta野生驯鹿观景台就在Snøhetta山附近,它是Snøhetta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在广袤的高原上,这个造型朴素的建筑散发出一种“不打扰的温柔”。它的外形坚固,内心柔软——原始的钢铁和大块的落地玻璃,拼成一个90平方米大的矩形盒子,室内装载的木制座位,特别打造成岩石被风蚀后的不规则形状。

我们可能以为,能和自然最近距离的接触就是好的观景建筑,但Snøhetta反其道而行,做了一个隔离于自然的观景台,让建筑成为介词般的存在,也让人类反思自己之于自然的位置。

 

📍 挪威国家歌剧院 

无论在自然还是城市,“造景”都是Snøhetta的拿手好戏。这回他们把登山的概念运用到建筑上,把挪威歌剧院打造成一个盘桓而上的阶梯,通往开放的天台,奥斯陆的景色尽收眼底。底层延伸到峡湾的坡道,是看落日的绝佳位置。

无论你是否前来观看歌剧或芭蕾演出,这里一年四季都是开放参观的。Snøhetta与多位艺术家打造的不同墙面大受游客欢迎,但它远不只是一个打卡胜地。挪威国家歌剧院位于奥斯陆从前的工业港口,在建造前,大量的重金属污染了峡湾。不过,如今污染已被清除,鸟群回归海滨,人们终于重新拥抱了这片一度被遗忘的峡湾。

 

📍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旧金山跟过去的奥斯陆有相似的烦恼,科技发展超速,人文方面缺了点新鲜劲儿。原本的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被夹在大厦间,显得格外局促,数量巨大的馆藏无处安放。经过Snøhetta大刀阔斧的扩建后,新博物馆高达七层,可供19个展览同时开幕,许多斜梯连接着别有洞天之处,庭院有绿植和Alexander Calder的雕塑,活脱一个“小径分岔的花园”。

改头换面的建筑外观好似白色波浪,灵感来自旧金山的雾海。受到光线的影响,日与夜间会呈现出微妙的变化。SFMOMA仿佛一艘诺亚方舟,载着人们和艺术品,在城市乘风破浪。

 

📍 纽约时代广场

改建时代广场,是Snøhetta最勇敢的一个工程。为什么这么说?作为日均客流量高达33万的观光胜地,时代广场被誉为“世界的十字路口”,它的拥堵问题也是世界级的恐怖。Snøhetta欣然接受挑战,把原来交叉的十字路口,改成一条车行道+两个三角形人行道,足足多出了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原本肩摩踵接的窄路变成超宽街道,圆你一个在曼哈顿街头旋转跳跃的梦。

拥挤的百老汇售票亭则被一个阶梯送到高处,聪明地错开人流。据说改建后,时代广场的行人受伤事件减少了40%,车祸减少了15%,整个区域的犯罪率下降了20%。

 

挑战更多“不可能的建筑”

📍 开在海底的餐厅 

在挪威海岸线最南端的Båly渔村,Snøhetta设计的欧洲第一家海底餐厅历时两年终于建成啦,餐厅名字“Under”在挪威语中是“奇迹”的意思。

这个水族箱般的建筑一半在海岸上,一半倾斜在水下五米深的海床上。透过内部观景窗,可以在进餐的同时欣赏海底的景色。建筑外观橡木和混凝土的色调,让人想起被冲上海滩的贝壳。建筑材料的选择不仅是为了美观,粗糙的混凝土承受得住压力和冲击,还可以吸引鱼类和贝类,有益于海洋生物学研究。

 

📍 跃出山间的博物馆 

Petter Dass是挪威历史上的天才诗人,他曾在Alstahaug山上的教堂担任过20年牧师,常常描写沿海的自然生活。考虑到诗人的创作和教堂的所在,该怎么在这个僻静的小山村建一座纪念博物馆呢?

Snøhetta决定从山间切割出一道70米长、15.5米宽的空地,博物馆与岩壁之间距离两米。屋顶模仿的是山丘的弧度,在白雪皑皑的冬日,建筑几乎隐身于山间。从底层的透明玻璃望出去,天空、山水和不远处的教堂相连,整个建筑如同一句歌词——“生命有裂缝,阳光才照得进来”。

 

📍 自然死亡的死亡之屋

挪威实验艺术家Bjarne Melgaard打算做一个可以与家人共度余生的雕塑,包括工作室、家和休闲空间应有尽有。对于这样的奇想,Snøhetta自然是合作的不二人选。

白色的动物雕塑被用作基座,制造一种悬浮建筑的错觉,顶上的几何体由黑色的烧焦橡木制成,随着时间流逝,木材将渐渐腐蚀。艺术家的画作被转印到上面,透过灯光照射仿佛是燃烧的图腾,被《纽约时报》戏称为UFO。

 

在Snøhetta上班的都是超人吗


01
新亚历山大图书馆

话说当年,Snøhetta的创始人Dykers和Thorsen,一起参加了轰动一时的新亚历山大图书馆设计竞赛。在1980年代末的建筑界,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势均力敌,然而他俩压根不走流行路线,反而一举脱颖而出。从得奖到正式开馆长达12年的时间,见证了Snøhetta从初出茅庐到享誉世界。

跟着不按牌理出牌的老板,在Snøhetta上班也有独特的工作模式,包括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室内设计师、平面设计师等两百多名员工,都被鼓励不时地交换岗位,从而换位思考打开思路,而且所有职位没有高低之分。

你以为Snøhetta从此坐上神坛不食人间烟火了吗?不,从平面设计到餐具设计他们来者不拒。为什么对大项目已经司空见惯的Snøhetta,还愿意接一些“迷你”的工作呢?因为这能让年轻的设计师放开手脚去玩呀。


01
尚未完工的挪威Solobservatoriet天文馆

不安于世的个性和天马行空的想象,练就出Snøhetta的一身神力,关于这家事务所最核心的理念,用创始人的一席话来解释最是恰当:

“现在我们活在一个充满矛盾和争端的社会,如果你做的建筑对人类发展没好处,那你为什么要做呢?比起建筑造型,我们更关心的是如何解决当前的问题。我们创造的所有东西都应该对人类有价值,而不仅仅是建筑师的孤芳自赏。”


01
为了提醒司机避开路上的驼鹿,Snøhetta设计了高达十米的驼鹿路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