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种,《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是一年中最为繁忙的季节。

蔚蓝天空下是小露锋芒的麦浪,田野里忙种着仲夏的希望。收获有芒麦子的同时,播种下有芒的稻谷。即便是最为繁忙的季节,归家亦不忘针锋相对的开始劳作,穿针引线于布面间绽放出锦绣。

天寿国曼陀罗绣帐

追寻日本刺绣的源流来自公元500年,自印度经由丝绸之路从中国传来的“佛绣”,佛绣是用以表现佛像的刺绣形式,特别是推古天皇时代,尚佛以至于寺院遍布广立佛像,因而佛绣也得以普及。现存最古的佛绣是原存于奈良中宫寺的“天寿国曼陀罗绣帐”,织制品相对陶瓷、金属较难保存,作为飞鸟时代的贵重织品残片,现存于奈良国立博物馆,1982年时制作仿制品悬挂于中宫寺中展示。刺绣在平安时代尚为贵族的奢豪品,用于雅乐衣装,到了桃山时代多出现在戏剧的能乐服装上,直至江户时代才普及到町内身份制度的末端职人、商人阶级。

加贺绣

布料装饰的刺绣常用来表现和服的华丽,也用于相扑选手缠于腰间的缎带,亦是木偶人形的奢华衣装,古时也常出现在武士的甲胄上。作为历史悠久的传统手工艺与各地风俗不无关系,日本刺绣也依照产地被命名为“京都的京绣、金泽的加贺绣、东京的江户绣”,其中京绣与加贺绣受到日本传统工艺的认定并加以保护和援助。京绣是从建造“平安京”时设立的“织部司”中专职刺绣的职人开始,逐步脱却奈良时代来自中国的影响,渐渐形成日本独自的技法。直至江户中期宫崎友禅斋完成友禅染前,仍是布面上加以装饰的重要技法之一。在绢织物,麻织物上施以金银线的传统工艺,绘画般的纹样表现,无不飘散着京都特有平安遗风下华丽贵雅的馨香;加贺绣源自室町时代佛教向加贺一带布教时,僧侣身着的袈裟以及佛绣品,京都的庄严装饰也随之传来。出于加贺藩主对工艺文化的嘉奖和保护,加贺金箔、加贺友禅后加贺绣也得以重视,到江户时代已经是将军、藩主手持小物、和服等处常见的装饰了。加贺绣除金银线外,多样多色的丝线手工绣制纹样,华丽中不失温和而成为最大特色;江户绣在江户时期经济繁盛的推动下,延续奢华的作风,幕府虽三令五申的强化管理禁止奢靡,却没能阻止人们对于简素的厌倦,同多彩的染色技术一道,绚烂多姿的绣品逐次诞生,江户绣也因此倍加推广,讲究纹样构图与空间的协调成为最大的特征。

刺绣是绣针与彩线交织的艺术,绣针以前多为手工打制的高级品,所谓铁杵磨成针的工夫不无可能,穿线处平滑,针尖则锐利有度,依照粗细程度还可分成“大衣奖,大太,中太,间中,间细,天细,切付,大细,极细,毛针”等(日文中“太”意为粗)。使用的彩线通常为丝质“釜线”,此乃使用釜染色的绢线, 4~12根极细的绢丝成束,未经捻搓而成,散发出丝质原本的光泽。此外还有从蚕茧直接缫丝,约9根为一束做“生线”亦称“原线”;再将生线精简去除杂质后叫做“绢线”。绣品最怕磨损,为解决这一问题,也将丝线捻搓后增加强度来使用,揉捻的强弱可决定纤维的光反射,绣品也会因此而产生极其微妙的变化,还有将不同色彩的丝线捻搓成股,用以表现幻化的多彩工艺。此外绣台也是常用的道具,将织料绷在木制台架上,左右夹制固定,上下边幅用线缝制固定。当然,剪断丝线的“绣铗”,纺线用的木制“纺机”,绕线的“竹管”,插竹管的木“蜻蜓”,缠绕粗线的“驹木”等也是必不可少的刺绣装备。

刺绣针法,从左至右,从上到下依次为:绣切 ,地引绣,中阴绣,织调绣, 驹诘 ,疋田绣,平地引绣,佐贺锦调绣,松针绣,盛松绣,割绣,锁绣,刺绣,变格绣,折返绣,冰裂绣,菅绣,变Cyara绣,鹿子绣,相良绣,Cyara绣,笼纹绣,组纽绣,乱绒,麻割绣,重绣,芥子绣,松刺

刺绣工艺讲求“顺、齐、平、匀、洁”。顺是直线平直,曲线顺滑;齐指针迹齐整,边缘平整;平是手法精准,绣面平服,丝缕无歪斜;匀指针距一致,既无露底,亦不重叠;洁是绣料上光洁无污迹等。日本刺绣现仍在使用约有30种针法, “绣切”是为表现出光泽,丝线平行缝制多用于表现细小的立体感;“地引绣”也叫做“驹使绣”,平线上锁结用以将不同布料缝合在一起;“中阴绣”是用平线镂空空出阴纹的表现形式;“织调绣”则为模仿“鱼子织”的绣法;“驹诘”是因由绣具中的“驹木”,绕线而成再加以固定的绣法,多用于表现奢华的效果;“疋田绣”源自扎染中的疋田纹样平针绣成;“平地引绣”配合丝质织料,以平面的形式表现,适于表现稳重大方的纹样;“佐贺锦调绣”则是再现佐贺锦织制的风格,透着豪华质感;“松针绣”顾名松针般斜纹绣成;“盛松绣”平绣后再施以金绣用以表现松枝的立体感尤为合适;“割绣”别名“拜绣”平绣中留有缝隙用以呈现立体效果;“锁绣”本为西洋绣法,自古传至后加以消化利用,锁套打结环环相扣;“刺绣”适宜平实多色表现写实纹样;“变格绣”是以平针绣出格纹并加以变化,收针颇需下番工夫;“折返绣”是沿绣料织纹折返打结的绣法;“冰裂绣”则是在平绣上再施以冰裂纹的模样,适宜单调纹样上的变化;“菅绣”抽线沿纹样绣制的方法,适宜表现平和的纹样;“变チャラ绣”(Cyara)使用银线中心打结向外晕开的绣法;“鹿子绣”用以表现扎染中“鹿子纹”的绣法;“相良绣”是以丝线打结后组成纹样;“チャラ绣”亦是使用银线,等距的纳结形成纹样;“笼纹绣”则是以丝线表现竹编笼纹的模样;“组纽绣”是以丝线成组绣制而成;“乱绒”并无固定方向,随意出针,适宜大且单调的纹样呈现出节奏感来;“麻割绣”是在平针基础上再 施以银线切割出麻纹;“重绣”是颜色浓淡的平绣重叠而成,表现浓重色彩尤为适宜:“芥子绣”细线勾勒点针出芥子小粒的效果,适合表现云纹霞纹;“松刺”松针绣结合刺绣而成,表现细腻有层次的毛发较为适宜;“散金绣”遵循芥子绣的风格,金线分散成结的绣法;“帽子绣”是在相良绣的基础上,似帽子覆盖上平针绣法而成,适宜表现花卉等纹样。其中基本常用的是“绣切、驹使绣、松针绣、刺绣、渡绣、菅绣、割绣、组纽绣、相良绣、竹屋町绣、芥子绣、锁绣”等15种。(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芒种之刺绣(下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