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种,《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是一年中最为繁忙的季节。

刺绣自诞生之时开始便与养蚕,缫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传统工艺中最为古老,留存最为久远的传承之一。精致细微处显露的不仅仅是华美的表象,背后穿针引线的都是手工职人的心血。

日本刺绣汲取来自中国的技术后,结合独自对的美的意识同优雅形成日本风格。传统生活习俗中培育出各式图案与纹样,将家纹绣于和装服饰上的传统亦流传至今。尤其是对四季变换的感性体察,诞生出多样的装饰纹样。天象、花鸟、唐草,甚至来自西洋纹样的影响皆成为装饰的题材。春的樱花、紫藤、牡丹;夏之牵牛花、锦葵、泽泻草;秋的胡枝子草、菊、红叶;冬之山茶、水仙、梅花、松等,无不显现对变幻时光的深切且细腻的感知,而季节感也为人们的生活增添多姿的色彩。刺绣的色彩源自丰富的丝线,釜染色的丝线曾有上千色之多,经历现代染色技法也有万色变化,可谓风情万种。

我们在了解刺绣工艺针法,纹样,色彩后,便可正式开始进行刺绣了。刺绣的工艺大致分9个阶段,首先须胸有成竹的构思出绣品的内容;之后先在纸张上设计描绘纹样图案;第三步需要选择绣品的布料,绫罗绸缎不同质地即使绣法色彩一样,也会呈现出迥异的效果;接下来则要把构思并设计好的纹样草图描绘于布面;随后将布料绷制于绣台便于操作;传统刺绣的丝线都为职人亲自染色而成,在万种色彩中做出选择,并非易事,每个小心翼翼的决定,都可轻易左右呈现出的效果;接下来才正式进入刺绣的阶段,依据纹样以及所思表现的效果,选择不同的针法;绣成之后经蒸汽加热平整布面;最后从绣台上取下才算是完成。通常一位熟练的绣工绣制一幅10cm见方的手帕,亦需要10~20小时方可完成。

愈是天然纤维织制的布料愈易磨损,时间久了也有褪色的可能,再经丝线绣制后,连同丝线保存更是难上加难。而走过千年之旅的刺绣工艺,作为承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不应也不能就此消失。刺绣修复应运而生。专事刺绣工艺修复的工房在日本也十分罕有,京都伏见区便有一家 “和光舍”。沿袭京都的传统“京洗”工艺,服务寺院的法衣袈裟的修护与清洁,其中设有刺绣修复的工房。秉承流传万代的理念,为将百年前的传世之作更好的留存给后代,承接从寺社庙院的古物国宝到普通家庭手工绣品的修复工作。其中不乏百年以上稀物,更甚者有修复过三百年前遗存珍品的经历,工房内的职人皆有着经年累月的刺绣经验,可喜的是其中亦有年轻面孔。工艺技法丝毫不逊色于百年前的名工,每日都会有8名的绣工追随百年前的线索,一针一线间复苏历史的针迹。

金泽周边自古就是传统工艺的昌盛之地,留存的加贺绣因技法多样与极其高超的表现力而享有崇高的声誉,博得极高的人气。纤细华丽的表现方式为高级和服锦上添花,亦成为点缀摩登披肩,提包等现代生活元素中的装饰。金泽市内数间工房中“今井刺绣”曾为最古,誉为“加贺绣IMAI”。认定为“传统工艺士”的“横山佐知子”师从于主宰工房的祖母“今井フクヱ”,是活跃的传承人。而祖母自嫁入今井家开始,承袭传统加贺绣60余载,开设工房培育后继者。只是近年对传统刺绣工艺需求的减少,后继乏人,与机织刺绣的冲击,各工房也举步维艰。不幸的是曾为最古的今井刺绣铺今年2月倒闭破产,祖母也在上月他界,仅留下珍世绣品流芳。

我们常认为刺绣女红多为贤淑女子的喜好,其实非也,也颇有些须眉不让巾帼的架势。“猪上雅也”是江户刺绣的职人,近年受到各方的瞩目。诞生自经营和服的家庭,身为次子似乎更多选择的余地,父母外出辛劳工作,陪伴他是自己的祖母,祖母刺绣的身影深深影响着他,小学时从家中找来碎布,将当时风靡的卡通形象以针线表现,显露出对刺绣的喜爱与才华。后进入工艺高中学习设计,毕业后也曾访问过数间设计公司,同时跟随父亲拜访和服相关的传统工房,散发橙色光晕的灯泡下,刺绣职人的身影让他联想到自己的祖母,触动了内心,遂走上刺绣之路。拜师从艺也非一帆风顺,获知受到严厉对待后,首先被父亲阻拦表示反对,师傅又中途离世,先后跟随两位职人长达10年的修业,终于出师独立。刺绣是个没有正确答案的工艺,同样的纹样因不同职人的感性,不同的针法,不同的色彩,都会有不同的表现。磨练自己的感性奉为天职的刺绣,成为他针尖对麦芒一绝胜负的动力。

艺术家“清水あさみ(Asami Kiyokawa)”还在文化服装学院学习中便成为模特活跃于时尚杂志,之后以丝线布料作为她表现的工具,崭新的刺绣作品彰显她的个人情绪。现在更将作品触角延伸到衣装、空间设计、影像、广告、插画等领域,受到各个年龄层的厚爱,去年于“水户艺术馆”举办题为《美女采集》的个展,亦因最年轻美女艺术家个展一度成为话题。

京东都”则是出自代表日本传统文化的京都,结合传统刺绣工房,承继古老工艺的同时融合现代文化,经由时尚发源地的东京,面向世界的雄心壮志。以有着400年历史的京友禅染色技术和四季风月花鸟虫草题材,表现出日本人幽玄的世界观。结合现代年轻人的审美与生活方式,大胆做出刺绣更多可能的尝试。

刺绣纤细光泽映衬着职人心中的原风景,古老技艺的传承即使仅有一线希望,用生命感知的万物生灵,亦会久远。笃定心念丝丝入扣结成微光闪耀,缝制出自我的生命线。(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撰文_will)

后记:

感谢每位读者陪伴我们共同走过,感知季节变幻,感受职人风物。在夏至时节闻香静心,等小暑时摇扇听着风铃脆音,大暑时节遍游东瀛各地品茗聊天,立秋时节提灯照亮远行的旅人,处暑又在江户老铺朵颐荞面,拿有田烧瓷接取白露的凝白,秋分萧瑟中不畏锻刀火光冲天,寒露时则清酒微醺赏月树下,霜降时节将心境记录于和纸之上,而立冬围坐暖具应对空寂清冷的玄冥,年底的小雪用糖饴温暖内心一丝甘甜,以铁瓶煮茶的缭绕蒸汽勾勒出大雪素净的世界,冬至入浴钱汤涅槃新的开始,待小寒新年时捧漆碗温热故乡,大寒春回品味菓子上的生活物语,春晓遍插花卉迎接立春,雨水的早春冲刷硝子尘封的往事,惊蛰时节捕捉虫蚀的友禅,带着风吕敷迈出春分踏青的脚步,洁齐清明时节却忙碌于印传的烟熏中,也曾谷雨时节撑着和伞漫步京都街巷,编织竹光安神立夏,稍有盈满的小满时节浸泡于染缸,最为繁忙的芒种时节,我们走到了终点,种下一份尚未成熟,收获一份仲夏希望。一年的传统工艺,也正是我们一针一线缝制的光阴物语。还记得我们启程的初心,邻邦的今天有我们获知的明天,四季变化是生活无尽的轮回,职人不泯的人性光辉,对历史传统的敬畏,更是浅显旅程温故的知新,借此认知我们自己的未来。

芒种之刺绣(上篇)日本风物专栏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