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本美国杂志,嚣张到令人发指:派摄影师公费拍外景,不指定地点,一走就是一年半载;而内文阵容有多梦幻呢?随便翻开一篇专题,作者就是海明威本人。更不可思议的是,它没有截稿日期,没有预算上限,没有篇幅限制。你肯定要说,这样不停刊才怪!

没错,今年73岁的它,曾关门大吉了37年之久,但是一经在巴黎重生,依然是“全世界最好的杂志”。嘿嘿,是不是很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喷气机时代的“美好生活图本”

我们有的是金钱、手段、工具,以及前所未有的自由时间,去追求人类史上最丰富的生活。

01
1950年6月刊

1946年,《Holiday》杂志在美国创刊,几乎可以说伴随着喷气机时代(The Jet Age)的来临而诞生。

1950-1960年,是《Holiday》历史上最黄金的十年,无论是模特的精神风貌,还是度假外景图,都沉浸在一种闪闪发光的闲适与自信之中,简直就是美剧《广告狂人》的现实对照。


01
1955年12月刊
02
1948年5月刊:巴黎特辑
03
1949年1月刊:好莱坞特辑
04
1959年4月刊:非洲特辑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战后的繁荣无处不在,冷战的苗头尚未浮出水面,中产阶级们乐于贷款,早早开上了漂亮车子,住上了郊区大house,对明天的预期都是一派明朗。

出身广告业的创始人Ted Patrick,一下抓住了这股乐观主义盛行的时代脉搏——大家正渴望于阅读这样一本杂志,用高级有腔调的方式探索异国风情,让有钱又有闲的美国人,感受到世界的广阔和有趣。而这本杂志的潜在受众,几乎就是Patrick本人的生动写照:他是一个白手起家改变命运的男人,一位坚定的冒险主义者,一个热爱享受生活里美好事物的知识分子。


01-03
丰富而独特的内页专题

《Holiday》涉及的旅行地非常广泛,从古巴、夏威夷到巴黎、日本,选题更是包罗万象,从滑雪故事到对殖民主义的思考都被涵盖其中,并不仅仅是表层的享乐生活方式,Ted Patrick天生有一股创意人的傲气,从不着重向读者宣传广告主们的产品和服务要去哪儿购买。有趣的是,越是这样,汽车、烟酒、游轮和相机等高档用品的“客户爸爸”们越是大力投放,对这本杂志爱得深沉而无私。


01-02
《Holiday》1950年4月刊上的广告

史上最“随便”的杂志制作方法


01-02
西部特辑和欧洲特辑
去葡萄牙、法国里维埃拉沿岸,再去几个别的地方(我还没想好),先后顺序你们自己定,需要什么尽管说。

01
1949年,海明威为《Holiday》撰写关于在墨西哥湾钓鱼的文章

纸媒家家腰包紧缩的年代,就连神话人物般的Anna Wintour,也逆转不了广告大量流失,拍片预算不断被砍的颓势。但你能想象吗?《Holiday》给摄影师和作者的自由,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最大极限:不规定风格,不布置任务,以及……不考虑钱的问题。

具体来说,执行方式就是选定作家和摄影师,到全世界范围内需要“深挖”故事的地点去,由他们肆意去捕捉当地的风土、历史和人文。不仅不受风格和长度的限制,没有具体的截稿日期,连制作预算也是没有上限的


01
1953年3月刊:墨西哥特辑
02
1963年8月刊:洛基山脉特辑

马格南摄影大师Burt Glinn曾经为了《Holiday》的拍摄,一路前往日本、苏联和南海区域,用他的原话来说,“那段旅行时间也不算长,只有四到六个月吧。”🙂

除了对摄影师们宠爱有加,这本看似和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没多大关系的旅行杂志,也是一个当代文豪的摇篮。


01-02
1960年代的日本特辑,右图为Burt Glinn拍摄的三岛由纪夫

无人不知的海明威、拿到21次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Graham Greene、1960年代的传奇女记者Joan Didion(对,就是Phoebe Philo时期Céline广告上那个80岁的时髦奶奶)、写出《蒂凡尼的早餐》的Truman Capote……这些响当当的大人物,最早能被人们注意到,都要感谢《Holiday》的眼光和功劳。很难说是年轻的他们,成就了这本拥有梦幻顶配团队的杂志,还是这本杂志成就了注定将会声名远扬的他们


01
1958年3月刊一篇关于住在布鲁克林的文章,特写了Truman Capote的家

才不是翻翻了事的旅行图册


01
1953年5月刊:夏威夷特辑
02
1946年11月刊:佛罗里达特辑
我们现在所做的事,将会决定美国文明的质量和历史地位。

说真的,旅行杂志如今在你眼里,是怎样的存在?几页奢侈家居硬广,几页度假酒店碧海蓝天的拍摄,再来几页模特们在海滩和雪地里伸展肢体的时髦大片……耗时不超过5分钟,就可以在理发店的等待间隙,草草翻翻了事。但《Holiday》从来都不是这样一本用于速食阅读的杂志。它既有来自专业学者的冷静视角,又有风趣幽默的文学气息,被公认为是《纽约客》和《国家地理》的奇妙混合体。


01-02
《Holiday》的国家特辑封面,并不局限于风光摄影封面,抢眼和灵动的插画封面也是特色之一

因此,当《Vanity Fair》欣然把它称为“旅行杂志界的《VOGUE》”时,还真不能算是什么拔高与赞赏。

除了讲究的平面设计,《Holiday》还非常善于把原本“硬邦邦”的纪实摄影和冒险新闻,用人文故事的形式,融入到这本享乐主义的杂志里。


01-02
《Holiday》内页黑白与彩色相间的纪实摄影和高度成熟的报道

从1951年起,每期《Holiday》都有至少一个大专题,是由马格南摄影师拍摄的。这本杂志,也成了马格南图片社最亲密忠实的客户之一。于是,它再也不单单是一本“纸醉金迷”的假日图册,也和那些教你穿衣打扮、选表买车、调酒做菜的杂志,一下子拉开了差距。

关门37年之后的神奇复活


01
最新一期《Holiday》:2019春夏的新西兰特辑
《Holiday》是世上最好的杂志,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它现在是我的杂志。

01
Franck Durand

出于商业和时代的原因,《Holiday》一度关门大吉了整整37年,谁知到了2014年,它竟然经由Franck Durand之手改换了“国籍”,复活变身为一本扎根在巴黎的半年刊。

这位土生土长的巴黎男人,和身为法国版《VOGUE》主编的妻子Emmanuelle Alt,是巴黎16区好品味夫妇的典型代表。他拥有一间创意工作室Atelier Franck Durand,为无数奢侈品客户把持着广告大片的视觉和创意,同时一直对杂志怀有不灭的热情。


01-04
复刊后的《Holiday》内页

为了忠于《Holiday》的历史和品质,Franck延续了当初的刊头和期数,仿佛中间几十年的沉睡时光只是一个小插曲。而且,即便它的创意和设计团队统统在巴黎,整本杂志依然用英文来呈现。

每期深度挖掘一个旅行目的地、邀请真正的文学大师撰写专题、把出色的摄影作为杂志的灵魂所在……这些属于《Holiday》的昔日传统,都被妥善保留了下来,同时,Franck也为它注入了法兰西独有的松弛美学和假日精神

为了忠于《Holiday》的历史和品质,Franck延续了当初的刊头和期数,仿佛中间几十年的沉睡时光只是一个小插曲。而且,即便它的创意和设计团队统统在巴黎,整本杂志依然用英文来呈现。

每期深度挖掘一个旅行目的地、邀请真正的文学大师撰写专题、把出色的摄影作为杂志的灵魂所在……这些属于《Holiday》的昔日传统,都被妥善保留了下来,同时,Franck也为它注入了法兰西独有的松弛美学和假日精神

跳出纸页的沉浸式度假生活


01
位于巴黎16区的Holiday Café
02-03
Holiday Boileau出售的一些小玩意儿
假日就是要好好浪费时间,比如在早晨花两小时和朋友喝一杯咖啡,再比如去做一顿饭。

01-04
Holiday Boileau SS19

一本好杂志,让人迷恋的到底是什么?除了纸上的触感,当然还有以它的气质构架的世界。

复刊《Holiday》后,Franck开了一家提供三餐与开胃酒的Holiday Café ,从内饰配色到餐点设计,都和《Holiday》给人的感觉如出一辙——平常中带着细腻慵懒的假日情绪。同样沿袭这种气质的,还有他的生活方式品牌Holiday Boileau。无论是轻松中自带时髦细节的衣服,还是各种有趣灵动的小物件,统统可以在这里找到。

而就在最近,Holiday Boileau从巴黎悄悄“搬”来了上海,在桃江路一号的LMDS开设了Pop-up Store,LMDS Café也变成了由巴黎团队亲自策划的Holiday Café。

在这里,Voicer和Franck Durand先生好好聊了聊天,从复刊《Holiday》的背后故事,到他记忆里的假日生活,足以满足你所有的好奇!🇫🇷

💬
VOICER ✕ FRANCK DURAND

Franck Durand:人们把太多时间花在了去更远的地方,追求去世界尽头拍照。别把自己困在Instagram上。

Q:你和《Holiday》是怎么找到彼此的?

A:它最初的读者是那些在战后梦想着旅行,渴望看世界的人。我太喜欢这本杂志了,尤其是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当我想重新发行它时,所有人都对我说“不”。他们不停地告诉我,它开本太大了,内容不够商业……我却反而因此下定了决心,心想好吧,就算这是个错的决定,我也想这样做,这是我的愿望。

Q:《Holiday》的大开本和厚重程度,并不便于度假携带,这一点你想过吗?

A:当我决定保留它当年的规格和形式时,它就注定不是一本适合带去海滩上读的杂志了。我更希望人们长久反复地阅读它,仔细保存和收集每一期。


01
Franck的工作室,图片来自MR PORTER

Q:同样名为Holiday,你的杂志、咖啡店、服装品牌之间是什么关系?

A:它们描述着一种相似的生活方式,一种小范围的关系,就像你和朋友们分享着最近喜欢的东西,以及对生活的看法。让它们彼此相对独立,是我一直以来的原则。一间真正好的咖啡馆,是不会卖衣服的。同样的,我也不想让广告主认为我总是用杂志来推销自己的东西,这是我对他们的尊重。

Q:你最喜欢去哪儿度假?

A:小时候,我爸妈的房子离圣特罗佩(Saint-Tropez)的拉马蒂埃勒(Ramatuelle)很近,所以我在圣特罗佩度过了很多时光。我真的很爱那儿,但现在那儿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和家人现在总去一个叫莱波特昂雷(Les Portes)的小镇度假,那里的一切都很慢,有小咖啡馆和小市场,骑自行车就可以去海滩。


01-02
Franck的工作室和私物,图片来自MR PORTER以及Coveteur

Q:聊聊你儿时最棒的度假记忆吧。

A:我和爸妈呆在一块时,我们还很少搭飞机,去南法也是开汽车。我总是在凌晨四点就兴奋地醒来,乘了一整天的车,终于抵达的时候,我能嗅到一种南法特有的味道。

Q:你有哪些必备的“度假装备”

A:非常非常简约。T恤,牛仔裤,还有一本书。

Q:哪个名人是你的风格参考?

A:虽然并不太适合我,但我真的太爱查尔斯王子的穿衣风格。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他如今脚上的皮鞋,很可能和1968年穿过的那双一模一样,诸如此类的细节最打动我。


01-02
Franck的壁橱陈设,图片来自Coveteur

Q:你有什么度假建议可以给大家?

A:人们把太多时间花在了比赛去更远的地方,好像都是追求去世界尽头拍照似的。别把自己困在Instagram上,去发现自己的国家里一些小地方的美,以及此时此刻的美。

Q:你觉得度假和工作之间有什么关系?

A:我总是说,我不工作,我只做让自己有热情投入其中的事。假日对我来说,就是要好好地浪费时间去感受一切,比如在早晨花两个小时和朋友喝一杯咖啡,再比如去做一顿饭。

✨ ... ⛱️ ... 🌊

杂志和时代之间,是相互依存的亲密关系。时代的快乐与躁动,有赖于杂志来收纳和留存;
同时,真正的好杂志,也总可以在不同时代里变换生存姿势,当一个永远年轻的记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