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说“物以类聚”。那些审美一致、气质相投的物品,总是会被成群地聚往同一处。这种“引力”,在Margaret Howell的美学宇宙里尤为强烈。Margaret Howell的衣服,Voicer工作室每一个人都喜欢。几经推敲的合理比例,自然、明确、不声不响,既普通又特别——你会发现这些词不仅适用于她的设计,也适用于她的生活方式和她所喜欢的一切。

无论是伦敦威格莫尔街旗舰店里的灯、椅子、搁架,还是她位于萨福克海边的家里的花瓶、茶具、桌布,围绕着Margaret Howell的一切,好像总是有着彼此契合的灵魂。


01
From Apartamento Magazine (Ph: Osma Harvilahti)

几乎没有哪个品牌会像Margaret Howell一样,从不缺席时装周的每季秀场,但却像是从来不受潮流影响一样,稳定、无缝地延续着自己的美学。向来只做“日常服”的Margaret Howell,从来没有考虑过什么响应“本季流行”的主题或系列。


01-08
Margaret Howell SS19

从1972年推出这个品牌开始,她就只做“自己会想穿的单品”。近半个世纪以来,Margaret Howell就像有独立的行星轨道一样,和runway趋势、街头潮流几乎没有交集,但她的每一件低调设计,却都自有性格,散发着令人心动的独特质感,是衣橱里每次见到都会想穿的“老朋友”。


01
Margaret Howell SS19 Moodboard
我从来都不是时装设计师,我所做的一切都源于生活。

01-03
From T Magazine (Ph: Aimee Farrell)

Margaret所忠于的这种有质感的低调,连同背后自成气候的“Margaret Howell美学”,来自于她在上世纪40、50年代的成长记忆。她的父母会在自家花园里种植蔬菜,姐妹们则自己动手缝纫、刺绣。这种自给自足的简单生活是Margaret所习惯和喜欢的。


01-02
Margaret Howell SS13

她在这样的战后价值观里,学会了基本生活的克制和美妙:“你真的不需要大量的东西,我自己就喜欢在一件可以和我长期相处的物品上花更多的钱,而不是去买更多。”


01-02
Margaret Howell SS13
我设计衬衫的方式,总与我对爸爸旧衬衫的记忆相连。

没有强烈、一目了然的设计痕迹,这个timeless的英国品牌总是被归类到“极简主义”的词条下——但这只是表象。Margaret心目中的极简,更接近于到达这种表层之前的过程,反复推敲、反复考虑、反复藏起技巧的过程。她冷静客观的“基本感”有理有据,有着清晰的感情,用了惊人的力道。


01
Margaret Howell AW15
02
Margaret Howell SS18

这份力道,单是数一遍围绕着Margaret Howell的供应商便可见一斑:雨衣是和Mackintosh合作的,皮革制品来自Whitehouse Cox,与Tricker一起制鞋,针织则由六家苏格兰的小型针织工坊完成……从不含糊的优质材料、传统技艺和细腻的心意,被Margaret的引力聚往到了一处。


01
Margaret Howell SS18
02
Margaret Howell SS19
设计,有关审美和实用性。

01
From Apartamento Magazine (Ph: Osma Harvilahti)

稳定自转的不只是“服装星球”,在Margaret Howell的宇宙里,所有的一切,物品、氛围、生活方式,都依照着一样的美学引力,安静而合理地运行着。


01-02
From T Magazine (Ph: Aimee Farrell)
03
From Apartamento Magazine (Ph: Osma Harvilahti)

她自己位于萨福克的家也是这个美学宇宙里的小星球。她家中每一个小角落,都映照着Margaret强大的生活物品选择力和氛围创造力。Vitsœ的书架、Alvar Aalto的桌椅、Robert Welch的不锈钢茶漏,还有旧的铁罐、小鹅卵石。这些有名字的、没有名字的物品,自然放松地相处着,真实不虚。


01
From T Magazine (Ph: Aimee Farrell)
02
From Apartamento Magazine (Ph: Osma Harvilahti)
无论衣服还是椅子,它们都是同一种价值观。

2002年,Margaret Howell旗舰店搬到了伦敦的威格莫尔街。这幢建筑的室内空间狭长,像一个画廊,Margaret Howell便决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放进来”。


01
Anglepoise + Margaret Howell合作灯具、Ercol椅子
02
威格莫尔街店铺的空间设计由Margaret本人与Pentagram的设计师Will Russell合作完成

Dieter Rams的606搁架、中世纪vintage家具、Anglepoise的灯……这些同样审美但不同形式的物品,有机地出现在Margaret Howell的衬衫、条纹T恤、棉布外套的周围。好像原本就互相熟络。它们心照不宣地,在自然的采光、纯白的墙壁、斑驳的橡木地板之间,形成了又一个完整的“Margaret Howell生活方式样本”。

我喜欢精心设计的、优质、实用的物品。

01
Ph: Yuki Sugiura

以同样的美学原理运行的还有Margaret Howell Household。这条家居线,几乎就像是一间“Margaret Howell生活方式买手店”。爱尔兰亚麻茶巾、柳宗理不锈钢沙拉碗、野田琺瑯白色塘瓷罐、KINTO瓷制咖啡滤壶、日本作家的玻璃器物、Robert Welch的餐具、TURNER & HARPER各式各样的鬃毛刷……它们虽然分属不同门类,却都是来自同样的审美和实用体系。

去年4月,Margaret Howell还挑选了一系列她所喜欢的,安静、可靠的功能性物品,作为Tate Modern的“客座策展人”,把自己的优雅的日常搬进了Tate Edit概念零售店。


01
Tate Edit
自然、谨慎、明确地,为日常生活而设计。

不经思考地听任推荐,或是盲目崇拜般追逐潮流——如果是这样,那么即便是被价值不菲的设计品包围,也是无法形成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美感或是“生活方式”的。

好的生活样貌,是建立在好的生活观之上的,依照自己的审美和独立思考,从经典或是潮流中选取“类聚之物”。就像Margaret Howell的美学宇宙,既流动也恒定,自成气候,仿佛从未改变,也一直在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