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评论人Alexander Fury早就说了,“你穿的是什么衣服已经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你坐的是什么椅子 。”

家具展、设计周,正在变成越来越多时装品牌的第二秀场。不可否认,你可能一时想不出拥有50年历史的家具品牌能给你带来什么,但如果说到Rick Owens和Comme des Garçons做的家具,你心里已经大概知道自己更喜欢哪个。

这些家具上刻着的,再也不仅仅是一个衣服上的商标,它象征着一个更完整的小宇宙——以设计师为名拥有独特的人格,甚至比衣服还酷。


01
猜猜这是哪个品牌的家具?

Virgil Abloh:橘色网格


01
Virgil Abloh x Vitra系列:灯、椅子和砖头

在时装界终于把街头文化当回事之后,家具界也跳进了这场大party,创意博学家Virgil Abloh功不可没。这不,瑞士家具大厂Vitra也找上他做家具,一起探讨当代年轻人的家是什么样的。


01-02
Virgil Abloh x Vitra模拟的2035年男孩的家

这次合作的家具只有三款,但背后别有深意,Abloh用一场展览来模拟了一个少年的两个家,过去的家放着Vitra历史悠久的的经典家具,那是爸妈的选择;而在未来2035年的家,则是男孩长大后理想的模样。摆满这次合作的新产品,Abloh把Jean Prouvé的Petite Potence灯和Antony改头换面,换上玻璃材质、刷上他最爱的霓虹橘,仅有的原创作品是限量999块的橘色砖头。


01-02
陶瓷假砖头

“挪用”在Abloh这儿不是什么新鲜事,有偶像杜尚在前,他的做法合情合理,再者,他认为年轻人一样可以拥有经典的设计,只不过要换成年轻人看得懂的方法。


01-02
除了讨论度超高的地毯,还有椅子、玻璃柜,宗旨是为年轻人的家带去更多的艺术性

“为年轻人的家做设计”这个概念,在沸沸扬扬的IKEA合作中已经被提出,“我对怎么为小空间提供生活方案、怎么为年轻消费者提供产品很感兴趣。”《System》杂志还为这次合作做了近百页的采访。


01-02
这些由铁丝网格组成的家具,灵感来自Mies Van Der Rohe为伊利诺伊理工学院设计的克朗楼

然而以上都不是Abloh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次踏足家具设计,这位在鼎鼎大名的Mies Van Der Rohe(一样是会设计家具的建筑师)设计的伊利诺斯理工学院念书的建筑硕士,一直在低调开发他自己的限量家具系列The Framing Collection。好玩的是,有一次Off-White女装秀上用了由粉蓝色泡沫切割成的方块来代替座位,结果秀走完之后,座位被观众带走了一半。


01
Abloh举着新推出的彩色网格椅横穿马路

Maison Margiela:白色幽默


01
偷看一下Maison Margiela的maison,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真实?

设计师Martin Margiela一开始是真的是“白“手起家,因为没什么钱,工作室买的都是旧家具,什么样的风格都有。处理方法很简单,统统刷成品牌精神的代表色白色。选择白色的原因有二,一是一致性,二是概念性。看起来干净,而且很前卫。

到后来,Maison Margiela开了第13号家居线,名为“杂物”,以“no logo no pattern”的白色设计为主。和时装部门一样,不标榜设计师个人,他们始终都是团队创作,并热衷和不同的品牌合作。


01-02
假鸡蛋和假门

入门级的家饰产品由法国家饰设计品牌L'ATELIER d'exercices负责生产,从最细节的地方在你家“撒野”——拿鸡蛋当门挡?放心,是假的不会压碎,还有那扇门,喔不,是一幅错视装饰画,一切时髦而幽默。

进阶版是和意大利Cerruti Baleri合作的家具系列,我们可以进一步想象住在Maison Margiela的感觉——就像一个白色的兔子洞,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歪歪扭扭不成比例的咖啡桌,正在融化的床头板,沙发则是把几个不同造型的粘在一起。

收藏级的当属这一件,和法国高级地毯公司Chevalier Editions合作的印满tabi脚印的地毯。

说到底,白色是很容易脏,关于这一点,Maison Margiela本来就不是要家具保持一尘不染的。那些经年累月所造成的磨损,都是可以讲给后代听的故事。

COMME des GARÇONS:冷酷金属

现在关于川久保玲的时装解读不胜枚举,可是说到她的家具,就像石沉大海的宝藏,现在只剩下泛黄的产品目录册。这恰好说明,打从一开始川久保玲就没太把设计家具当回事。


01-02
1987年Comme des Garçons家具店在巴黎短暂营业

她只是为了填充商店的空间,例如说试衣间用的椅子,摆在过道的茶几。也就是说,这些家具的功能性和舒适度都不是最重要的,如果衣服是文字,它们就像是标点符号,让川久保玲能把故事说得更完整。


01
N°1椅实物
02
只能看看图册的N°25椅

这些家具简单地以数字序号命名,1983年川久保玲搬到新办公室的时候,诞生了N°1椅,不屈不挠的钢化材料,弹簧床般的网格座椅,比时装还要锋利激进。这些家具设计跟着门店装修而变化,直到1993年,这些家具也就做了四十多件。

帮川久保玲做出这些家具的,是与之合作多年的门店设计师Toshiaki Oshiba。和做衣服一样,川久保玲往往只向他传达概念性的只字片言。他再根据空间需要的尺寸,用川久保玲推崇的材料,例如金属、混凝土、木材,实现她的想法。


01-02
巴黎A1043画廊从世界各地收集了15件原作进行展览,才让这些Comme des Garçons的稀有物种“重见天日”

它们几乎没有任何装饰,顶多是在上面直接打洞,很多都不抛光也不刷漆。对川久保玲而言,这些家具的实用性是次要的,但只要被喜欢就是有用的。她让我们重新思考,这是家具吗?或者退一步说,家具应该是什么样的?

Rick Owens:石头野兽

能把黑色用得很高调的设计师,Rick Owens要算一个。但他设计的家具却很“低调”——即便看到了,也没认出来那是家具。只看到大块切割的岩石,或是不知道作为何用的天然材料。

“作为一个典型的美国人,我喜欢一切大号的东西。”Owens没在开玩笑,他自己的床是一个由雪花石膏制成的墓碑状结构,重达两吨。所有软装在他手上都变得很硬核,但是初衷却很浪漫。

这张床是Owens和妻子Michele Lamy的婚床,一开始是想买建筑师Robert Mallet-Stevens设计的家具,可是预算不够。Lamy说,“我们不买,自己做就行了。”


01-02
看上去很tough的家具,跟猫和人类都可以友好相处

于是,家具设计成为他们满足审美欲望和个人需求的事情,Owens在设计的时候,想象着自己住在原始山洞,他大量运用卡拉拉大理石、动物骨头、金属、皮革这些高级材质,造型生猛而线条优雅。

Owens在纸上画好设计之后,便和Lamy一起亲手制作模型,“我们没有孩子,但家具就像是我们的孩子,见证着我们之间的关系。” 模型完成之后,再交由专业工匠打造,Owens认为工匠在制作过程中,对作品注入的认真眼神,也是组成家具的重要部分。


01-02
Owens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家具个展中也放了Lamy的照片

当然,岩石材质的舒适度肯定不高。Owens认为舒服不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足够舒适了,硬邦邦的岩石反而能让人坐得更直。“它们很坚固,我希望它们能被永远地用下去,能活得比人类还长。”

💡

不管是对设计师还是对我们来说,在衣服以外,家具都可以创造一个更完整的世界观。

一件衣服可能只是你想成为谁,而一把椅子可以是你想过什么生活。

不管那把椅子是摆在那就开心,还是渐渐堆满没空洗的衣服,都是“嗯!我有在生活”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