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朋友夸“变瘦啦”就美滋滋,体重秤多0.01kg就不开心。体重,和我们的情绪指数呈高度负相关。

多肉女孩在平凡生活都活不好了,还怎么活在时尚圈?一个19岁未满的“重量级”女孩,从社交媒体横空出世,拍英国版《Vogue》九月刊、为Simone Rocha走秀、登上《Interview》封面……她是Tess McMillan。

不特别女孩,怎么变特别

荷兰加苏格兰血统,一头红发,满颊雀斑,baby face,如果把Tess放进波提切利的画,看起来都全无违和感。

不过,时尚圈对任何审美早就见怪不怪。那时候还在念高中的17岁女孩,单凭外表想闯进门,可能性是负数。《穿普拉达的恶魔》就有说,杂志社样衣的尺寸只有2号和4号,除此之外的女孩无形中被拦在了门外。

“我真的真的很想当模特,可是这现实吗?我真的能做到吗?”只会嘴巴做梦肯定是不行的,实现这个遥不可及的梦,不过花了短短一年时间,救星不是星探,而是Tess自己。

Tess在Instagram关注了她喜欢的摄影师,试着和对方联系,问对方需不需要模特。天生的镜头感和表现力,打败了人们对“非常规”身材的偏见,让她逐渐累积了作品集和朋友圈。主动去争取,大胆去接触别人,这个女孩天然散发一种让人想和她交朋友的气息,以超外放的好性格让圈中人士记住她。

Marc Jacob Shameless彩妆广告请她真是绝配,Tess完全不怕在镜头前露出自己的脸蛋。哪怕她只是27名模特之一,但她还是很感激这次经历,兢兢业业立下一座小小里程碑。Tess也不吝于展现自己小迷妹的一面,“我超级崇拜Petra Collins ,如果和她一起工作我会幸福到升天。”这何尝不是一个抛出橄榄枝的聪明方式呢?

搬到纽约,从住旅社开始

还没毕业,Tess已经和经纪公司签了约,从家乡德州搬到纽约。“感觉就像一个疯狂的童年梦想终于成真了!”

梦想照进现实,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她在一间修女旅社落脚,很多到纽约找工作的女性住在那。结束外表光鲜的模特工作,回到廉价的旅社,“我默默搭电梯回房间,周围都是修女,她们都尴尬地沉默着。”

她第一次拍大片的客户是Barneys百货公司。“我从小看《穿普拉达的恶魔》,以为时尚圈的人都超级冷漠超级刻薄,但没想到每个人都非常友好非常热情。”

“我从小被教导要对每个人都有礼貌,所以在每一个工作场合我都是这么做的。”Tess的家人都是音乐家和艺术家,他们家总有热闹的派对,让她养成面对陌生人不露怯的外向个性。想家是肯定的,“我超级想念德州的小吃,烧烤和炸玉米饼早餐!”

现在,Tess搬到了布鲁克林,她爱上了听Kanye West、Franck Ocean、Lana Del Rey,还养了一只狗Gus,她们最喜欢一起去户外活动。“如果没有Gus、耳机、运动鞋、电影院,我就活不下去了!”

从德州到纽约的旅程是飞快而绚烂的,女孩的适应力也在疾速加强中,“我现在觉得我不能住在其他地方了,我喜欢这里的文化,喜欢这里的人,喜欢坐地铁就能到的地方。”

美好的事物,从来不完美

谁不喜欢美丽的人和事?但美好的事物,从来都不是完美的。Tess完全同意这一点,“我喜欢看美的东西,但这些东西不会是完美无缺的。如果是百分百的美丽,我不会感兴趣,感觉也不真实。”

十几岁的时候,男孩女孩都想要看起来有个性。但在德州,很多上了年纪的女性依然热衷盛装打扮,她们总是留着一头标志性的长发,这种比“酷”更经得起考验的审美,启发了Tess。

“有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要把头发剪短一点,或者染成金色,是不是要少说点话,但这是我幻想中的自我形象,是不存在的。”

自不自信或许和“你有多重”无关,而是和“你有多重视自己”有关。“只要我花了心思准备,穿我喜欢穿的衣服,我就感觉超级自信。我不喜欢很重的修容,但或许你很适合,对自己做的事情觉得舒服,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开始对自己不那么完美的部分,越来越有信心了。”Tess刚开始做模特的时候,因为台步不好看没怎么走过秀。

“为了上台,我必须克服。”现在她就读美国戏剧艺术学院的表演课程,一方面训练肢体,另一方面希望往舞台和表演事业发展。

但除了Tess自己要做好准备之外,还要面对整个行业的残酷现实——据《Vogue》统计,2019春夏时装周有2203名模特参加,其中“大码”模特只有48名。

更别提有些品牌打着多元的噱头,对“非常规”模特往往是“用完即弃”。

要真实自己,不要基本款

Tess永远记得,她崇拜的七年级英语老师说,“你不会因为没有抢银行而受到表彰。”也就是说,如果只是做了最基本的事情,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这种想法很激进,但我一直认为很对,我时刻记着这句话。”

真实性,在花无百日红的时尚行业是最重要的。流行会改变,面容会老去,伍尔夫的那句话才是永恒,“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Tess这个天秤座女孩,不喜欢循规蹈矩,她知道一个模特只会拍片、走秀,是远远不够支撑她走太远的。

她希望自己能一直持续地从事有创造力的工作。“如果我不做模特,要么做肖像画家,要么做室内设计师,或者去演戏,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

在纽约,不管是模特还是表演的工作,机会都非常多,然而这些领域,早就有了难以去打破的审美标准。这个年轻女孩,难道没有一秒试图改变自己,好让自己更容易生存吗?Tess的回答很硬气,“基本上,我就是做我想做的,做我觉得对的事情。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是因为别人告诉我应该去做而做的。”

显然,在这张天真无邪的可爱脸蛋之下,藏着的是一颗更有力量更有抱负的大心脏。Tess的目标是,“和能激励我的人一起工作,再创作更多作品去激励别人!”

“成功的人会彼此帮忙、彼此鼓励、彼此推动,不成功的人只会憎恨、责备、抱怨。”

看Tess私底下的照片,真是一个快乐宝贝。不顾忌,不藏着掖着,真实坦然地面对自己。脸大点无妨,接受宇宙能量的面积也大。

马路上的眼光、朋友圈的评论,都是无比次要的。我们的包容心更大,给自己的认可更多,距离快乐才会更近。

你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吗?

你最想改变的“审美标准”是什么?

祝女孩们,外在自由,内在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