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时候梦想过当一名作家吗?

提起他们,你脑中冒出了什么?在家上班、不停旅行,而且心情总是不大好?作家曾是一个很重的词,要写出传世巨著才担得起。而在今天,它泛指所有以写作为职业的人。

作家的收入从哪里来?他们最大的焦虑和成就感是什么?社交媒体步步紧逼,冲击了纸质书,却也给作家带来了新机会?……本期吃茶,我们请来刚刚写完南非散步的作家陶立夏,听她聊聊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作家真实生活。

Q:喜欢🐱还是🐶?

A:猫啊,因为对我来说距离感很重要。狗通常会很爱你,时不时围着你转,这会让我很担心。而猫不理你也很好啊,彼此存在,互不打扰。深情是需要回报的,而疏离不需要。

 

Q:日常写作有固定时间吗?

A:看心情。吃得比较饱,就写一些快乐的文字、激动人心的东西,晚上就会写低落一点的文字。我经常是翻译、小说、散文、公众号同时多线进行,而且“机器”已经开动了,就不想浪费自己的思绪。不同媒体对文本要求是不一样的,不管产出什么,都能找到办法让它不被浪费,这是social media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好处。

Q:没有灵感时会焦虑吗?

A:不焦虑,没灵感反而开心,可以去玩了。灵感就像饥饿的感觉一样,你知道自己总会饿的嘛。不饿的时候就去运动,让自己饿起来。而且,如果你没有灵感,就说明下一波即将到来的灵感已经在路上了。所以你只需要做好准备去迎接它。

 

Q:创作时有什么小怪癖?

A:很多作家在采访里所说的创作怪癖都是现编的,因为真没什么怪癖。我后来仔细想了想,我有个怪癖是写作时不听歌,听电视剧。(啊?听电视剧?为什么?👉请去听播客找答案)

Q:写故事需要感动自己吗?

A:感动自己往往就很难感动别人,一个自恋的作家是失败的。写作是一个记录的过程,你应该是了解别人的内心,帮别人去诉说。如果你都是在写自己,就变成写日记了嘛。只有别人被我写的东西感动了,这种感动才会回到我身上。如果一开始就寄希望于感动别人,趁早不要写作,那会是非常灾难和羞耻的事。

 

Q:会根据出版商的读者数据分析,来决定写什么吗?

A:我永远都不会去了解我的读者是谁,当你知道有人在留意你时,你就会不自觉地有了表演的成分。所以,见面会的时候我也会很惊讶,哦,原来我的读者是这样。但见面会一结束我就要回到自己的小世界。你不能一直在那里不停地谢幕,这个过程是有害的。

Q:很多KOL也开始写书,你们行业内会有隐形的“鄙视链”吗?

A:其实这两种职业工种,是完全不同的。KOL(Key Opinion Leader)成不了真正的作家,真正的作家也成不了KOL。KOL是这个时代特定的很了不起的一个工种,永远都在燃烧自己,自我需要非常强大,作家是做不来的。

 

Q:哪类读者留言最让你感到无力?

A:他们经常会咨询我一些感情的问题,我要是对感情很擅长的话,还在这里写稿干什么呢?我就谈恋爱去了啊。🤦🏻‍♀️就因为我也不擅长,才要和大家探讨嘛。比如某某男生我也没有见过他,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对你好呢?你自己心里要有数啊。

💡

工作和生活捆绑成一体的作家们,怎么处理健康和情绪问题?刚出第一本畅销书就被隐瞒版税,“讨薪之路”到底有多难?在这个时代,旅行对于写作和人生的意义,究竟有没有被夸大?

更多超真实聊天,听陶老师在本期吃茶里慢~慢~聊~🍵

 

 

 •「吃茶」收听方式 • 

长按扫码,立即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