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曲库告急?新音乐无趣?不妨问问身边的植物,它们都在听什么歌?

20世纪初,印度实验科学先驱J.C Bose爵士发现,植物对声音🔊极度敏感!为了试探植物爱不爱古典乐,英国皇家爱乐乐团🎻还专门为100种花花草草举办过演奏会。

虽然还不知道听音乐长大的植物有什么不同,但有很多可爱的人类,乐此不疲地为它们创作音乐,植物们已经在空中挥舞耳机啦,快查收这份绿色歌单吧💚

酷植物都在听的先锋之作

从澎湃振奋的管弦,到科幻俏皮的电子,这张专辑覆盖的情绪范围超宽广,适合植物和你全时段欣赏。

活跃于20世纪的天才作曲家、加拿大的电子音乐先锋Mort Garson,他的名字看似陌生,但他的履历可是流行音乐史上数一数二的。1969年阿波罗11号登月的电视转播中,使用的配乐便是他专门制作的。


01
录音中的Mort Garson

02
晚年的Mort

但他最特别的作品,是1976年为植物创作的《Mother Earth’s Plantasia》。这是最早使用Moog合成器制作的专辑之一,无论在植物音乐界还是电子音乐界都堪称经典。

Garson的高调创作和低调个性反差强烈,他经常砸大笔钱投入在新型设备和创作实验上,却用假名字发行许多有趣奇怪的电子音乐。


01-02
Mort Garson有太多好玩的创作

而《Mother Earth’s Plantasia》与众不同,它是“温暖的地球音乐,给植物听,也给爱植物的人听。”这张胶唱片致力于帮助植物生长,最初在洛杉矶的Mother Earth植物商店免费派送。没想到,如今它在网上重新流传,二手专辑高达300美元。


01-02
绿色的黑胶唱片,印刷品用的是植物种子纸

最近受到黑胶爱好者和植物爱好者的强烈召唤,它在绝版近40年后终于再版。虽然Garson已经去世,但他的女儿表示:“当时这张作品并不受欣赏,如果大家能够重新听到它,我爸爸一定会非常高兴。”

退休牙医的植物黑科技

专辑中藏着一种能够影响植物生长的高频声音,然而,你有时可能会听到某些无法完全隐藏的音调……不过没关系,经过牙医精心挑选的音乐,也是适合人类聆听的。1960年代,50多岁的牙医George Milstein正要退休,病人给他送了两棵植物,从此开启他的第二人生。

他在曼哈顿的公寓种满近300种植物,几乎都是凤梨科的。他还是大纽约区凤梨科协会的主席,经常在凤梨科杂志《Bromeliana》发表文章。他说,“我不想听起来太臭屁,但我的确是种凤梨的专家。”


01
《Bromeliana》的封面,是Milstein医生家的擎天凤梨

02
Milstein医生的空中庭院

而他的植物生长茂盛的原因是,他每天都为植物播放一次音乐,每次45分钟。Milstein医生相信,听音乐的植物,比那些不听音乐的植物生长得更快。“声波能使植物的气孔张得更开,从而使它们与空气进行更多的作用。”


01-02
因为这事儿Milstein医生上过不少报纸

“秘诀是一种高频的声音,与音乐融为一体。”他用退休时间研发出这种声音,透过电子化的方式嵌入到音乐中,令人难以察觉。


01
大纽约区凤梨科协会合影,一群热爱凤梨科的男人

1970年,Milstein医生推出专辑《Music to Grow Plants》。特别的是,按照他的要求,专辑只在花店和百货商店出售,而不会被摆上唱片商店的货架,“我对成为畅销专辑不感兴趣。”

Milstein医生对他的研究很有信心,“一株植物开花通常需要两年的时间,但听过音乐的只需要六个月。”专辑特别附赠植物种子,可以买回家试一试。

音乐巨人钻进植物的秘密生活

少了流行的R&B和摇滚,更多意想不到的奇妙旋律,难以想象失明的Stevie Wonder,看见了怎样一个植物世界?《Journey Through "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可能是流行巨星Stevie Wonder最不流行和最被低估的作品。

1979年他帮《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制作的原声带,这部纪录片根据同名书籍改编。书中记录着植物感知音乐的异常现象,虽然有伪科学的嫌疑,但Wonder用美妙的音乐,让我们抛开理性,进入感性的神秘之旅。


01
同名书籍《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

02
和植物融为一体的Stevie Wonder

Wonder一手操办整张专辑的词曲、制作和演奏,他高超的音乐技能不必多说。更让人服气的是,作为那个时代最有名的非裔歌星,他并没有延续大受欢迎的主流风格,而是大胆在未知的路上漫游。“这是一次非常试验性的企划,我喜欢挑战自己。”有多少流行歌手愿意这么做?

由于看不见,Wonder制作配乐的时候会带着耳机,左声道是制片人向他详细描述画面上有什么,右声道是工程师在告诉他画面的帧数。就这样,依赖一帧帧的计算和一个个画面的想象,他创作出了人类和植物的和平共鸣。


01-02
充满怀旧风情的专辑设计

“我们是像夜晚般黑暗的生命,一粒种子就是一颗星星。”Wonder在植物和人类之间找到了共同语言——无论什么形态,生命的力量都是巨大而广阔的。

为植物独家演奏的即兴创作

Jan Grünfeld建议植物们收听这张专辑需要准备:良好的土壤,待在阴凉处,必须呼吸新鲜空气,还有,戴上耳机!

50岁的德国作曲家Jan Grünfeld,从他15岁就开始创作音乐。他喜欢到大自然采风,走很多路,听很多歌。2014年夏天,他在乡下度假的时候突发奇想,在宽敞的阳台上用了三天时间即兴创作,为植物专门录制了一张专辑。

看到《Music for Plants》这个朴实无华的专辑名字,别以为它只是一张“小清新”。事实上,1960年代的德国泡菜摇滚、1980年代的英国新浪潮代表Talk Talk乐团,都是Grünfeld的灵感来源。


01
表演中的Jan Grünfeld

在他写给茄科植物的歌《Nightshade》中,他实验性地用声码器对人声进行了扭曲,并运用了中世纪的古老对位旋律。Grünfeld说,他从未为人类演奏过这样的音乐,“这是为植物们特别创作的噢。”


01-02
Jan Grünfeld有不少创作都是关于自然的

这张有益于植物生长的可爱作品完全是免费的,不过Grünfeld提醒我们,光听音乐可不行,还是要给植物浇水啊!

女孩和跳舞草之间的神秘对话

Gry Bagøien喜欢运用反复的哼唱和平和的旋律,和植物之间构成隐秘的对话,有自成一派的诗意,对植物友好,对助眠也好。

Gry Bagøien是一个丹麦歌手,她的音乐介于电子舞曲、爵士乐和声音艺术之间,与其说她做的是实验音乐,不如说她的创作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实验。

从1990年代起,她先后和丹麦声音艺术家Jacob Kirkegaard创立声音艺术团体Æter,和德国传奇打击乐手F.M. Einheit组成独立电子乐队Gry,她一直是一个活跃而特别的存在。然而,Bagøien并不想局限于此。


01-02
Gry Bagøien的创作往往和爱与生命有关

她离开乐队,在德国科隆媒体艺术学院攻读硕士,毕业后搬到柏林创办自己的唱片公司Present Records,再次开始从事声音艺术。


01-02
Gry Bagøien在海上和座头鲸录歌

她专注于记录人类、植物和动物之间的“对话”,尝试用音乐和自然交流。她在印度和野生动物一起低鸣,在挪威和座头鲸一起高歌。而在《Sange for Planter》这张专辑中,她甚至和跳舞草一起创作。


01
Gry Bagøien和跳舞草现场演出

02
跳舞草透过光照投射,放大了舞蹈动作

Bagøien和她的跳舞草多次在博物馆、教堂进行公开表演。跳舞草和含羞草、捕蝇草类似,对声音特别敏感。当听到声音的时候,它好像受到了触动,以椭圆形的舞步迅速移动它的叶片。

听着这样的音乐,我们仿佛从人类宇宙走到一个更无垠的境地,人类和地球上其他生命之间交流的界限,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 🎵 💚

植物不会说话,我们常常不知道它们在想什么。

如果人类能用音乐和植物交流,那地球上的“植物杀手”一定会大大减少。

有音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