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坚持做一件事,你能坚持多久?

艺术家/视觉设计师ailadi,每天做一个GIF,连续做了365天。这些8-bit小动画像她的异想日记,记录着她每天碰到的奇妙人、看到的神奇事——海边大型“下饺子”现场、因为自拍造成的死亡事件、帮乖巧的(?)鲨鱼挠痒痒……

这些画面真实发生过吗?她怎么在工作之余还有时间做动画?Voicer和这个在上海生活过5年的意大利女孩聊了聊,怎么一边面对现实,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01
ailadi, photo via stefano mirti

02
今天是VJ ailadi

在成为freelance之前,ailadi白天上班,下班后规定自己做一个GIF,记录这一天。有时候花一个小时,有时候花大半天,复古的8-bit风格,让人联想起大把时间可以挥霍的童年。


01
夏日下水饺大赛

01
自拍死亡率逐年上升

她每天把成果发布到Instagram(@ailadi)上,惊人的是,除了GIF,她的主页还有各种插画、设计、装置,这个女孩也太全才了吧(难道她上班都在摸鱼吗)!


01
北极熊变热带熊

在科隆和巴黎念书,在上海工作,辞了职决定去香港生活。ailadi引用赫胥黎的话说,“只有死人才会一成不变呢!”可是自由职业真的自由吗?用兴趣能养活自己吗?

这个意大利女孩全然不掩饰,大大方方地告诉我们真相!

👾

voicer x ailadi

Q:Hey ailadi,跟我们说说你的近况吧。

A:最近我准备离开自己的工作室,去找一个联合办公空间。我发现我必须待在人多的地方,否则就要开始和植物讲话了。

 

Q:你画画、做设计、参加展览,感觉超忙的,跟我们说说你的日常吧?

A:我每天都要吃一份超级超级甜的早餐,听音乐(耳朵里没点声响我就没法儿工作),在笔记本上记满我的灵感、思考、速写或是只言片语,然后幻想我有一只猫。


01-02
老房子总是问题不断

Q你的创作量那么惊人,你的创作频率是怎么样的?

A:我的创作频率是过山车式的🎢。我每一年、每一天都强迫自己去做一些项目,好向自己证明“我是有稳定输出的噢”。不过我得承认,我的情绪经常在高效率的骄傲感和拖延症的惭愧感之间打转。

有一个可以让我心安理得躲起来的借口是,有时候需要一些空白的时间来让想法沉淀,这样才可以开始用和以往不同的方式来创作。


01
放完假回来面对工作,需要的勇气是恐龙级的

Q:你怎么有时间做这么多事情?

A:我从视觉设计转做插画之后发现,尽管投入的思考和劳动相同,但这个行业的收入却比较低。不过好在业余有很多自由的时间,加上牺牲大部分的睡眠时间,我就能投入做自己的事情。

 

Q:你是怎么安排时间的?

A:我一直有写手账的习惯,每天都会写下今天应该完成的事情。我喜欢事无巨细地记下所有东西,有一次朋友还开玩笑问我,要不要把呼吸给记下来。


01-02
好希望脑容量变成iCloud

Q大量的创作会不会消耗你的创造力?

A:创造力是什么,能吃吗? 🙂有一句意大利话说,“l’appetito vien mangiando”,意思是“吃着吃着胃口就来了”,我觉得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创作。

 

Q:你的灵感从哪来的?

A:对我来说,灵感更多来源于我想传达的信息,而不是作品本身的美感,所以基本上它们就来自于日常生活,尤其是有些事情特别能突出人类生活本身的滑稽之处。我的好朋友刘淼就写了一本关于这个的书——《笑话方法论》。


01
龙眼干是我的治愈食物!

Q:你做了很多8-bit的GIF,很有小时候玩街机的感觉,这系列创作和你的童年有关吗?

A:必须坦白,我从没玩过电子游戏,所以我没有怀旧情结。我看它的视角摒弃了它之前的影响,对我来说这种复古制式带来的限制,反而是对创意的挑战。别低估了它,谁说老东西不是好东西呢,这也是一种资源再生。


01-02
突然想养只恐龙?或者小鳄鱼!

Q:你最快乐的童年记忆是什么?

A:最快乐的童年记忆是和我爸爸一起在大自然散步,他是一位自然摄影师,有时候他需要拍摄某种动物,我们就把动物带回家,记录它们生命的不同阶段。我们养过蛇、毛毛虫、蝴蝶、蜘蛛、竹节虫……所以我对昆虫和爬行动物完全没有抵抗力。😆


01
小时候的ailadi,是她爸爸、自然摄影师Lorenzo Cortelletti拍的

02
长大的ailadi

Q:风格对艺术家来说是蛮重要的,你尝试过那么多不同的画风,害怕因此稀释辨识度吗?

A:Hmm……我不知道,大概吧,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对于那些受委托的作品,我会选择最适合主题的表现方式,或者客户可能跟我说,他们想要某种特定的风格。一个固定的创作风格,对我来说就像笼子一样。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觉得自己得做出一些改变。


01-02
今天不想见人

Q:做过那么多不同的项目,哪一个是你觉得最困难、也最享受的?

A:我做过几次VJ,每次表演到最后我都想躲起来,我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太多重复的视觉,音乐氛围也不搭。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展览(spaceblanket.petcorp.org),负责开场的VJ表演。那时候我整个人太紧绷了,以至于别人都不敢靠近我。


01
跳舞吧!随便乱跳!

Q:你换过不同的城市生活、工作,好像不愿意一直活在同一个框框,你做过最任性的一件事是什么?

A:离开上海!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很喜欢那儿的生活方式,很容易交到新朋友,做过很多疯狂的项目……哪怕是上海冷酷的那一面,也很迷人,能让我产生一些思考。这座城市有一种在其他城市很难找到的能量(或者曾经有,我已经不知道它的现状了),我超爱上海和那里的人!


01
从上海往香港的路上

02
今天是个大晴天,但地铁对面的女生带了四把伞,而且头发湿答答的……

Q:freelance的工作听上去很自由,可是真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A:我想做更多的剧本动画,一直都在构思,但总有工作找上门来。我最近做了这个:苍蝇努力冲向粑粑💩。人类看到钱的时候,往往也是这样。

Q:至少面对工作的时候,你是有选择的吧?

A:我没有什么实际的衡量标准,每一次都是看我有多喜欢这个项目和这个项目的回报率之间的平衡。设计师Kelli Anderson做过一个很可爱的计算器(The Existential Calculator),用来决定要不要接受一份委托工作。

Q:你觉得依靠兴趣吃饭可行吗?

A:现在我有一部分时间都被各种机构文书占据,的确让我感受到了赚钱的压力。而且香港的房租疯涨,也让事情变得更难。还有就是,设计往往是团队合作,而插画是一条相较而言更加孤独的路,我很想念在团队中工作的感觉。

Q:出于热爱而可能没有回报的作品,在你的创作中占据多少比例?

A:这个比例一直在变,最近委托的工作量超过了我的个人项目。我正在试图把指针拨回到中间。比起做全职艺术家,我更喜欢保持一种平衡的状态。如果我做个人项目,我希望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而不必担心作品能不能卖出去。


01
超Q弹鱼蛋

02
今天剪头发啦

Q如果你有一种超能力,画什么都会变成真的,你希望为这个世界画什么?

A:我还没决定到底是给自己画一对翅膀,还是画一个催眠机器,让所有人每年买一件,只能一件,新东西。


01-02
家里淹水了,就当泳池吧

ailadi说自己很爱喝水,喝水这件事,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坚持吗?一开始总是最难的,不过今天喝下一公升,明天没准喝下一个泳池呢。

虽然ailadi和你或许是完全不同的生活轨迹,但我们同样有小苦恼和不自由。其实不要很多物质,不要给自己设限,你要相信自己喜欢的,这样坚持就没那么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