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头士、后街男孩、西城男孩、One Direction……无论你是00、90、80还是70后,青春期里肯定有一支哭着、喊着、做梦都想去现场的Boy band。和多少岁无关,Boy band永远代表年轻、有趣、理想、汗水和最高浓度的爱。

3个古里古怪的男孩,唱了整整12年,才出4张专辑,还动不动就“失踪”几年没声响……却被看作是「21世纪以来最最特别的一支男孩乐队」,他们到底有多不一样?🚀

“为所欲为”三人组

我们像雨一样坠落,在大海里迷了路。不知道风会不会带着我,所以还是抓牢点。

别看他们似乎没多红,但只要平时在听独立舞曲的人,播放列表里肯定有一支叫Two Door Cinema Club的“宝藏乐队”。为所欲为,是乐队里三个(中年)男孩最大的特色。

2007年,负责吉他和合成器的Alex、贝斯手Kevin、吉他手Sam,把他们自己做的歌传上社交媒体,没想到大受欢迎,索性集体抛掉大学学位,专心录歌、生活、满世界跑巡演。想要过和别人不一样的青春?那总需要经历一些别人没遇过的选择和放弃才公平嘛。

不属于任何人类已知流派

天空在下沉,快拉把椅子坐下。每个人都在张望,却没人真正在意。无论发生什么,我有我的快乐。

Two Door Cinema Club是个让人非常头疼的乐队——来自爱尔兰,却一点都不爱尔兰;成军十多年,还没有一个鼓手;不同于以往男孩乐队抱着吉他、眼睛放电、简简单单排排站的画风,他们的专辑封面、live show视觉、MV制作,样样都在挑衅大众审美的边界。

就像乐队成员Alex自己所说的那样:“几乎所有我们最荒谬的想法,最终都创造了某种记录。”从艳丽闷骚的妆发和置景,到层出不穷的无厘头创意,在迅猛地抓住你的眼球后,又总让你感受到会心一笑的余味。


01
Two Door Cinema Club - Talk MV

此外,你还很难把他们丢进任何一个人类已知的风格分类里。摇滚吗?似乎也很流行。只是流行吗?好像还很电子。仅仅是复古?有时候也挺未来。

健忘时代的寓言家

我对‘once in a lifetime’这个词感到困惑。在一台摄影机就能捕捉一切的年代,你可以观看一个东西上百万次,这还算‘once in a lifetime’吗?

也许你也有过这感觉——听着Two Door Cinema Club逐渐上头,情不自禁抖起腿,甚至有了蹦迪的冲动。但再细看看歌词,句句都是绝妙的小讽刺,敲得你一愣一愣……

在CD几乎绝迹的时代,一夜没刷微博,就可能完全跟不上热点,谈恋爱甚至可以在手机上操作一切。即使作为主营“快乐耳朵能量”的乐队,他们也常常趁你不注意“夹带私货”。


01
Two Door Cinema Club - Once MV

在《Dirty Air》里,他们讽刺环境恶化;在《Satisfaction Guaranteed》里,他们还幽幽地逼问你,在塞满了爱欲、野心和贪婪的网络上,虚拟数字带来的满足感,到底能持续多久……

他们还有多少“无敌怪招”没出?对这个世界,他们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出歌如此慢吞吞,是怎么生存下来的?Voicer现在就去和吉他手Sam聊个天!🚀

Voicer x TDCC 独家对话

Q:乐队名背后有什么故事?

A:有个小电影院叫Tudor Cinema Club,我们口误把Tudor读成了Two Door,干脆就拿来当乐队名。给乐队起名字,是组乐队时最最最恐怖的一个步骤。

 

Q:是怎么决定组建乐队的?为什么没有鼓手?

A:15岁时的暑假,我爸妈出了一个礼拜远门,我们这几个讨人厌的青少年,就在我家车库里成军了。后来鼓手离开了,但我们还是继续做音乐,也没找人替代他。

Q:你们在音乐节做过最疯的事是什么?

A:某位乐队成员……曾经在移动厕所里睡着了!

 

Q:哪个乐队对你们影响很深?

A:苏格兰的Idlewild乐队和Biffy Clyro乐队、美国的At the Drive-In乐队,它们都是我们组建乐队的原因。

Q:新专辑名字“False Alarm”有什么深层含义?

A:我不知道它有多深层,不过这个灵感,最初来自手机上那些没完没了的通知提醒。有些让人陷入焦虑——比如工作邮件,也有些只是好朋友发来的恶搞图片……但它们都从一个地方来,这其实挺古怪的。这张专辑里的一些歌,是在反映这样的事。不过,比起给出答案,我们的音乐更像是加入讨论而已。

 

Q:这张专辑MV都非常时髦和有趣,你们自己最爱哪支?

A:《Satellite》的MV!我们很喜欢这种再度流行的未来感,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跳舞。在专辑里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至关重要,MV是其中一部分。


01
Two Door Cinema Club - Satellite MV

Q:如果每个乐队是一种颜色,TDCC是什么颜色?

A:蓝色。💙

 

Q:如果可以时空穿梭,你们最想去哪个时代?

A:想去Michael Jackson “Dangerous”巡演的年代。以一颗小孩子的心,好好为了那张专辑痴迷一把!

Q:你们出第一张专辑时,CD还是主载,现在流媒体却取代了一切。这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A:音乐本身不会因此改变。只是我觉得这要求我们更频繁地出新歌,音乐的生命周期似乎比CD时代更短了。

 

Q:Instagram是谁在管?你们三个谁最会玩社交媒体?把社交媒体经营好,对一个乐队重要吗?

A:Kevin。Kevin。还是挺重要的,不然我们的账号就会给人感觉像个没有感情的“卖票机器”。

Q:现在还为钱发愁吗?你们经历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A:很幸运,我们现在可以全职玩音乐,并且不愁钱的问题了。在这12年里,我们学到最多的是彼此之间的沟通。

 

Q:对想组乐队的青少年,你们有什么建议?

A:Go for it!你会很惊奇地发现,一个人即便没有得到别人的赞同和支持,也一样可以做到许多许多事。学着记录下各种感受,放手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