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说,“你穿得真恐怖”,并不一定是你这身衣服太难看,也有可能是它真的、真的很恐怖。

时装设计师又不是惊悚片导演,做的东西能有多吓人?

要是你不信,就趁万圣夜还没降临,来听Voicer讲5个超硬核「时装恐怖故事」吧。

丧失自由的“发条人”
《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in UNDERCOVER Fall 2019

When a man can't choose, he ceases to be a man.

UNDERCOVER 2019秋冬男装秀场上,面无血色的男孩们,戴着过分鲜艳的羽毛面具,仿佛要赶赴一场复古派对,身上的印花却是一张张狰狞的脸。

如果你是一个惊悚犯罪片爱好者,看到这里也许忍不住会心一笑——这些充满张力的脸部特写,全部来自库布里克导演1971年的作品《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

其实,这早已不是高桥盾第一次致敬这部经典Cult片了。在2018春夏系列里,他就曾以《发条橙》为灵感来源,并把从这部电影里解构出来的元素和摇滚风格相结合。

众所周知,因为包含太多暴力镜头,《发条橙》在许多国家都经历过漫长的“封杀期”,甚至直到库布里克去世,观众才得以看到这个几近癫狂的故事。

在片中所描述的未来世界里,以男主角Alex为首的一群邪恶青少年,整天开着车横穿马路,肆意烧杀抢掠,只为了取乐而已。

在因为犯了一场命案而入狱后,Alex主动成为一种新型人格治疗实验的“小白鼠”。

配合着注射药物,潜藏在他记忆里的残忍犯罪事件,被无限放大和加压,不断强制他观看,从而用反作用力来戒断他作恶时产生的快感。当局认为,这样能根除所有恶势力。

就这样,Alex从一个危险的社会毒瘤,变成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无欲望“发条人”,却也在这种企图优化人格的洗脑过程中,弄丢了生而为人的灵魂。

就像原著里所说的:“当一个人丧失了选择权时,他就已经不再是人了。”所谓的美和丑、善和恶,都不是绝对的,一旦矫枉过正,带来的反而是新的秩序沦丧。这种充满朋克精神的隐喻,或许才是真正打动高桥盾的东西吧。

用人体残肢缝出来的怪物
《科学怪人》(Frankenstein)in Prada Fall 2019

It's moving, it's alive!

一向以冷静浪漫打天下的Miuccia Prada,出人意料地在Prada 2019秋冬的衣服上玩了一把美丽却也阴森的“恐怖主义”。诡异的血色花朵、干瘪发青的手掌、密集的雷电符号,以及不断出现的一对实验室怪物——

经典惊悚片《科学怪人》里科学家Frankenstein制造出来的怪物和他的新娘。乍一看这些印花似乎只是挺酷的,而如果你听听他们是怎么诞生的,恐怕就要忍不住打个寒战了。

故事要从野心勃勃的科学家Frankenstein说起。他渴望像上帝一样创造生命,于是埋头在山中古堡里做人体实验——在墓地里找来人体残肢,从学校实验室偷来大脑,用这些原料缝制出他心心念念的人造生物。

在一个凄厉的暴雨之夜,因为外面雷电的意外帮忙,Frankenstein的人体实验终于成功了——这个东拼西凑出来的怪物陡然拥有了生命。

但是,就像大多数离奇的科学实验,都有超乎想象的阴暗面一样,这个浑身缝线的怪物失去了控制,开始了疯狂的杀戮。

而顶着夸张发型的女主角登场,则是在1935年的续篇《弗兰肯斯坦的新娘》里——Frankenstein总算死里逃生,但第一部结尾的大火,也没能烧死猖獗的人造怪物。

本来决心彻底远离这些祸端的Frankenstein,因为受到绑架他妻子的威胁,而不得不再造一个女版怪物。就这样,一位面目狰狞的“断头新娘”也在古堡里悄悄诞生了……

其实,拨开恐怖的外衣你会发现,这个故事真正讲的是孤独。人造怪物偶然拥有了自己可以做主的灵魂,所以也像人一样渴望陪伴,却因为丑陋和可怕而无法融入世界,这才带着仇恨攻击人类。

而抓住这一层潜伏在黑暗色彩里的残酷浪漫,或许你就可以懂,为什么Miuccia Prada会钟情于这个故事了。

面具惊魂开山鼻祖
《13号星期五》系列(Friday the 13th)in Gucci Fall 2019

You'll never come back. It's got a death curse!

从一切文化里汲取最引人入胜的片段,由此生成夺人眼球的新视觉,是Gucci创作总监Alessandro Michele的拿手好戏。在Gucci 2019秋冬系列里,恐怖题材终于姗姗来迟地爬上了他的灵感板。

除了秀场装置中用无数细小光源制造出的不安感,在男女模特们身上出现最频繁的配饰,不是以往的手袋或者太阳镜,而是一副副色彩艳丽、充满惊悚意味的面具。

“面具”看似只是对脸部的遮挡,却可以隐藏和改写一个角色的身份和情绪。因此,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导演们在恐怖电影里最爱使用的意向之一。而围绕面具引发的恐惧而展开的故事里,最让人头皮发麻的就是1980年代的《13号星期五》系列了。

主人公Jason Voorhees,是个戴曲棍球面具的连环杀手。初次登场时他还是个孩子,因为度假营辅导员疏忽而被淹死,数年之后,当初度假营辅导们纷纷死于非命。

Jason堪称是惊悚片史上命最硬、最令人绝望的反派角色。在每一部续集里,Jason最后都会被送进坟墓,但在下一集中,他总是能够再次睁开嗜血的双眼,戴着他的曲棍球面具,继续挥动那把渐渐开始生锈的砍刀……

过去30年里,尽管拍摄技术和手段不断升级,Jason却始终把持着影史四大杀人魔之一的名号,而《13号星期五》也开创了后来的“郊游敢死小队”类型电影的先例。

女巫们的黑暗祭典
《萨勒姆的女巫》(The Crucible)in COMME des GARÇONS Fall 2019

I have given you my soul, leave me my name!

COMME des GARÇONS本来就以黑暗美学著称,因此,当川久保玲瞄准恐怖主题的时候,一切简直可以用不费吹灰之力来形容。

在2019秋冬系列,所有模特都穿着清一色的黑衣服。到了秀的末尾,她们重新在T台中央的苍白顶光之下沉默地聚拢起来,像在进行某种神秘的祭典,直到整个场子遁入黑暗。

川久保玲把这个充斥着恐惧和不安的系列,称为“The Gathering of Shadows”(黑影聚集),令人不由得想起了阿瑟·米勒的名作《萨勒姆的女巫》(The Crucible)。

这个家喻户晓的经典剧本,最近一次赢得大片叫好的改编,是1996年正当颜值巅峰的Winona Ryder主演的电影版。故事从一群女孩因为深夜聚在树林里跳舞狂欢,而被居心叵测的人咬定是邪恶女巫开始。

一场充斥着指控、谎言、逼供和株连的“逐巫”运动,很快席卷整个小镇。心怀鬼胎的人们借着这个机会翻旧帐,彼此报复、互相陷害,一场失控而荒唐的宗教狂热由此展开……

比起普通惊悚片在声效和画面上对人的刺激,这个故事更多的是抓住了心理层面上的慌乱和恐惧。而人的心里有“鬼”,永远比眼里见到“鬼”,还要可怕一万倍。

美国式家庭阴谋
《亚当斯一家》(The Addams Family)in Moschino Resort 2020

Black is such a happy color.

喜欢从消费主义角度制造幽默感的Moschino,把自家2020度假系列秀场,直接装扮成了一个夜幕笼罩下的美式小镇。南瓜灯、诡异双胞胎、骷髅图案、1960年代的金发主妇装扮……

就在你以为这只是一次万圣节主题秀时,由变装皇后Violet Chachki装扮的《亚当斯一家》女主角Morticia Addams,突然踏着僵尸的步伐,朝大家尖叫着扑过来!

这部由连环画改编的超人气Cult片,以阴森诡异到令人发笑的另类风格,讲述了生活在哥特式庄园里的一家人的“超现实生活”。

戴礼帽的男主人永远像穿错了时空,挚爱黑色鱼尾裙的女主人酷似吸血鬼,而孩子们的日常爱好,就是互相玩谋杀游戏……家庭成员个个都有让人直冒冷汗的怪癖也就算了,他们家唯一的宠物,居然是一只可以自由行动的人手!

许多人小时候把它当作恐怖片,租了影碟回来胆战心惊、又爱又怕地看,长大了才明白:原来在装神弄鬼的表象之下,它是一个治愈力堪比《我爱我家》的故事——

爸妈之间牢靠的爱情、主仆之间的忠诚与信任、手足之间的默契和亲情,反而比大多数“正常家庭”更简单纯真。被我们说得有点心动了?不如就趁这个万圣节,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好好重温一次吧。

✨ ... 🎃 ... 🎩

为什么设计师纷纷用恐怖故事,
来给自己的系列穿针引线?

或许是因为恐怖片和时装一样,
看似追求视觉刺激,
内核却是我们人本身的情感。
比如爱、孤独、嫉妒、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