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地球岌岌可危,对未来生活丧失信心?Netflix出品的高分纪录片《Abstract: The Art of Design》第二季来拯救我们了!每集走进一个设计师的世界,用极其生动的拍摄方式“解剖”他们的大脑,让观众在创造力爆表的脑回路中经历一次漫游。

我们介绍过的第一季作为“设计大咖集邮册”,涵盖了漫画、平面、建筑、舞台、汽车、鞋履、摄影、室内领域,而现在期待已久的第二季终于来了!

阵容包括艺术家、生物建筑师、戏服设计师、玩具设计师、数字产品设计师、字体设计师,叙述角度小至他们的童年回忆,大到对未来的无限设想,观众的视野随之自由拉伸,看完脑袋神清气爽。今天,我们先剧透前四集的设计师——他们的想法正在改变未来世界的样貌🤫

Olafur Eliasson
艺术家

每种颜色都有一种不同的影响方式,这就是艺术的意义。

当代鲜少有Olafur Eliasson这样出镜率极高,但每次都让人有新启发的艺术家。

他擅长用色彩、光影和烟雾创造如梦似幻的沉浸式空间,让我们用未曾想象的方式和环境互动。对他来说,改变世界意味着改变我们体验世界的方式。


01
《Beauty》1993

纪录片开头,他便用了一个浅显易懂的方式让我们看懂艺术。

他示意观众关闭电脑屏幕以外的灯,并将屏幕想象成一盏灯,把注意力放在屏幕以外的空间,仔细关注自己在这个空间的感受。

他用黄色卡纸蒙住镜头,随后换成红色、蓝色,空间的光随之变换,与此同时,你可以明显感觉到情绪被改变了,时而冷静时而振奋。


01-02
《Room for all colours》1999
当我们走过这个空间,我们就创造了现实。

“每种颜色都有一种不同的影响方式,这就是艺术的意义。”Eliasson轻巧地将我们看到艺术那一瞬间发出的“wow”,变成一个启发性的“aha moment”。

他将色彩简化到极致,我们的感官在单色的空间变得更加敏锐,开始去关注平常忽视的情绪、生活中逐渐丧失的诗意。


01
《Retinal flare space》2018

在Eliasson创造的奇境中,我们和艺术的关系不再分割,而是可以走进艺术,浸泡其中,观众不同的感悟赋予了艺术开放的定义。一旦展厅没有了人,艺术就了无意义。

对于在丹麦和冰岛长大的Eliasson而言,在创作中使用自然元素,是再自然不过了。看到水幕落下,我们会意识到时间的流逝;看到瀑布奔腾,我们能感受到天地的辽阔。


01
《Waterfall》2016

而当他把瀑布放在布鲁克林大桥、凡尔赛宫,观众透过对比进一步发现瀑布的磅礴,再回头看看自己,惊觉自身的渺小。与其说这些作品关于我们怎么看待自然,不如说,埃利亚松希望大家去思考,我们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01-02
你知道吗?Eliasson很会跳霹雳舞,他还因此对运动和空间感兴趣,涉猎过舞台剧设计

Eliasson曾经放弃了一切,从丹麦搬到德国去追逐他想要的生活。然而到了那,他发现厉害的艺术家太多了,他永远不可能到达别人的高度。

“我当时觉得,唉,我永远不会像他们一样,那我只好做自己了。”他并不是传统的单打独斗型艺术家,他和工作室以及不同领域的专家一起合作,一次次挑战着命题更广阔的作品。


01
《Weather Project》2003
我们不一定要用悲观和沮丧的语气去谈论气候变化,
 
设计可以是非常积极的

Eliasson从格陵兰岛的河岸边捡到一块冰,他指着冰块里爆裂的气泡说,“它释放的是五千年前的空气,但这不代表它正在消失,而是告诉我们,它来了。”

他把冰块搬到街上,让人们贴近冰块,看见它、触摸它、倾听它。人们对正在融化的冰块产生了真实的情绪,切实地体会到了气候变化。


01-02
《Ice Watch》2015

Eliasson进一步思考,如何把艺术应用到更实际的层面——“我用光做了那么艺术品,我能把它转化成能量吗?”

用太阳能充电的小太阳电灯就是这么诞生的,如今在地球上八分之一缺乏能源的地区,原本一片漆黑的夜晚渐渐有了光亮。


01
把可持续能源握在手中,就像和太阳握手

“不要把我们周遭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要意识到如果你努力,你可以看到更多。”Eliasson说完起身离席,他知道他还有更多要做的。

Neri Oxman
生物建筑师

我被问过最多的问题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Neri Oxman在以色列海法长大,出身建筑世家,读过医科,取得了建筑博士,曾经是以色列空军中尉,现在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这一集开篇对她的形容是,“艺术、设计、科学、工程相结合的化身”。


01
Oxman的脸庞被投射在纽约中央车站,以鼓励更多年轻女性从事理工领域

从古至今人类一直在用木材、砖块、水泥、钢筋建造建筑,但现在,Oxman带来了新的可能。

用最简单的方式解释她的工作,就是设计生物新材料。这些材料源自自然、适应自然,她将人类改造自然的想法,转化为和自然共存。


01-02
生物复合材料,水解后将回归到自然中,不产生废弃物

她的目标是完全不使用塑料,因为所有塑料制品都有机会被生物聚合物取代。比如说,在虾壳中可以找到甲壳质,在柠檬中可以找到果胶。

Oxman所在的MIT实验室曾经跟海鲜餐厅订购了一批虾壳,把它们磨碎提取出甲壳质,并通过改变化学浓度调整它们的色度、硬度,用作3D打印的材料。


01
Oxman设想,一台3D打印无法在火星上工作,一千只蜜蜂或许可以?

她的构想一次比一次疯狂——她和团队从网上买了6500只蚕,将它们放在机器纺织的丝线基底上开始生物纺织,三周后纺出了6500公里的丝线,构成了直径三米的圆顶建筑。而纺织过程中生产的卵,还可以用来创造另外250个临时建筑。


01-02
蚕丝建筑
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为什么,也能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不呢?

我们生活在最激动人心的时代,也是设计师最害怕的时代。

在这个科技前所未有发达的时代,设计师可以运用简单的代码设计复杂的事物,透过编辑DNA设计新的生物功能。但为了建造更大的建筑,设计师必须从更细微处去思考。


01
Oxman和团队设计的世界上第一台光学透明玻璃打印机

所有材料都应该被重新考虑,没有哪一个设计是不需要创新的。例如,玻璃可以被吹制、被压制,但从没被打印过。Oxman想,为什么我们不创造一台玻璃打印机呢?


01-02
从雕塑到圆柱,玻璃极具可塑性

有人可能会想,这对我的生活有什么帮助?

事实上,打印玻璃前景巨大,它可以制造光学透镜,影响太阳经过建筑物表面时的作用。现在,建造一座玻璃打印的摩天大楼已经不是梦。


01-02
黑色素的浓度改变形成不同的色度

而Oxman的另一个设计,可以将从生物中提取的黑色素融入玻璃,让建筑表面形成一层“皮肤”,保护建筑及室内生命免受太阳辐射。


01
构想中拥有“皮肤”的建筑
我父亲告诉我,当你创造的时候,你一定是觉得有点不舒服的,
 
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了,那你就知道你做对了。

Oxman思考的不是怎么解决问题,而是去寻找人类目前还没有碰到的问题,以至于很多人觉得她异想天开。

做这个有什么用?凭什么要投资你?面对批评,Oxman小时候在祖母花园的记忆,教会了她坚定,“你必须敢于质疑才能开始创作,与众不同需要极大的勇气。”


01-02
MIT实验室的物件未来都有可能出现在我们手中

“你要思考50年后、100年后的情况,如果你只着眼于现在,那就太迟了。”

这一集是一个见证历史性的时刻,20年后我们用的物品、穿的衣服,或许正是受到这些想法影响而生产的。

Cas Holman
儿童玩具设计师

我觉得我做的事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很多人觉得这不是聪明人该做的。

作为罗德岛设计学院的教授,Cas Holman设计的玩具让每个孩子都变成了小小发明家。

举个例子,通常的玩具会给孩子们零件和说明书,让他们做一辆车,答案显而易见,大家都知道车是什么样的。但如果是Holman,她会让孩子们打造一个去上学的工具,想象力就因此出现了。


01
Holman设计的组装玩具Rigamajig

“我不会说我自己是设计‘玩具’的,我会说我是‘为了玩儿做设计’。”很多人低估了玩耍的意义,觉得这是小孩子才做的事,可Holman认为,“所有人都要玩耍,因为这是我们的天性。玩耍和食物、空气、睡眠一样重要。”


01
Holman设计的磁性玩具Geemo,玩法灵活,被收录在MoMA博物馆商店
我希望我的设计能和那些‘怪小孩’产生共鸣,
 
让孩子们知道他们是被理解的。

乍看Holman的设计,你不会想到这是儿童玩具——大到几乎可以作为建筑材料,跳脱一般玩具的定式思维,还有工厂质疑她,玩具怎么能没有脸?

Holman认为孩子们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他们可懂怎么玩了,也不会抗拒白色的玩具,有些孩子喜欢粉色,有些喜欢蓝色,为什么要把它指定给女孩或男孩?这太荒谬了。”


01
从墙上到屋顶都是Holman的设计草图

Holman是一个“离经叛道”的设计师,她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对所有事物都感到好奇和兴奋。“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很多玩具根本就是垃圾,它们是塑料做的,孩子们从中学不到任何东西。它们似乎只是为了让小孩有事可做,为了销售,并不是为了儿童而设计的。”


01
Holman一边想象玩耍的场景一边构思设计

很多玩具都有固定的形态和玩法,很快就玩腻了,这无形之中关闭了孩子们通往创造的大门。而Holman的组装设计打破了思维束缚,鼓励自由探索。

Holman提供了拥有更多可能的零件,小朋友可以自己建造他们的游乐场,不需要说明书,各式各样的零件非常直观,而且适合小手操作。然而一开始市面上的玩具公司并不接受她的设计,他们觉得这太奇怪了,流水线生产的标准化玩具不是更容易吗?


01-02
大型组装玩具Imagination Playground
容易就是无聊,容易意味着不用思考。

Holman在单亲家庭长大,妈妈工作很忙,父亲不接受她的酷儿身份,她常常一个人玩耍,凭着直觉去找新“玩具”,可能是一棵树,可能是一块石头。

那些日子让她记住了自由玩耍的意义,“如果一切都是可以预测的,那活着有什么意思呢?你得有意识、有思考地生活。”

Holman曾经被拒绝的设计,如今在中国安吉的幼儿园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小女孩在玩轮胎路游戏——把轮胎从楼梯滚下去、穿过管道、落到立方体,她们可以随意设置路障,让游戏变得越来越复杂。因为连孩子都知道,太容易的话就不好玩了。


01
安吉游戏

Holman在设计里埋下至真至善的种子,她相信,如果孩子们从中学到创造力和同理心,未来就有机会成为更好的大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这不只关于玩耍,更关于人性和思考,玩具设计有多重要不言而喻——“如果我们可以一起玩,我们就可以一起生活。”

Ruth Carter
戏服设计师

很多人以为我做戏服设计,是因为我喜欢时装,
 
他们以为我是裁缝,其实我是讲故事的人。

2019年Ruth Carter创造了一个历史,她凭借《黑豹》成为了奥斯卡史上第一个获得最佳戏服设计奖的非裔美国女性。但是,戏服设计究竟是做什么的?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

每当有人对Carter说,“哇,你竟然帮《黑豹》做过设计,怎么做到的?”她都想直接告诉他们,“哦,没错,我每天晚上回家都躲在被窝里哭,因为压力大到爆炸。”

作为漫威宇宙的第一部黑人超级英雄电影,《黑豹》重新定义了我们想象中的非洲文化,当中每一个图腾、配饰的使用都影响着观众对非洲的认知。


01-02
《黑豹》戏服解析

Carter阅读了大量文献,研究非洲各地古老的部落文化,直到她随手拿起一条项链,就知道这是来自图阿雷格,还是来自图尔卡纳。


01-02
充满文化符号的戏服道具
你必须明白关于人的一切道理,是什么造就了一个人,他们住在哪里
 
信仰什么,有时候从外在就能反映,这就是衣服在讲故事。

当角色开口说话或做出任何动作之前,观众只能从外在去了解他们,所以戏服至关重要。服装会告诉你这个人过着什么生活,做什么工作,是什么性格。但Carter不仅要考虑导演需要的角色、镜头需要的色彩、演员气质的贴合度、穿着的舒适度,还要考证符合时代背景的风格。


01-02
Carter的设计作品

Carter因为钟爱戏剧开始在剧院工作,有一次妈妈来看她,当时她捧着一堆衣服准备拿去干洗,妈妈不解地问,“你读了四年大学,出来就是帮别人洗衣服的吗?”


01
Carter的戏服不只是代表了一个角色,更代表了一个群体的集体记忆

外界看不到的是,这些戏服背后横跨流行文化到政治历史的庞大知识库。连逃学都是逃去图书馆的Carter,用扎扎实实的背景资料,去设计出富有巧思而有说服力的戏服,她总是强调要在镜头前展示真实的一面。


01-02
裤子的宽度、帽子羽毛的长度都经过精确测量
在电影里,所有东西都被放大了,
 
有时候能给人留下深刻记忆的反而是极其细节的东西。

为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马尔科姆·X》设计的时候,Carter查阅了马尔科姆·X的个人档案,找到他的病例,看他写的信,甚至注意到他的笔迹和语法变化。对了,1993年她因为这部电影第一次被奥斯卡提名最佳戏服设计,她是这个奖项从提名到获奖时隔最长的得奖者。


01
在电影《勇者无惧》中,这副眼镜远远超越了本身的意义

很多人是透过看电影去认识历史和文化的,所以Carter觉得自己要对此负责,尽最大努力去还原时代背景,只有尊重真实的生活,才能用设计去支持电影创造梦境。


01
Carter和数不清的戏服材料

Carter在结尾说,“我会认真对待一切,我知道如果不认真会非常地危险。每次经过镜子的时候,我都会微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是啊,这一切并不容易,但你要漂漂亮亮地走过去,抬头挺胸,因为好戏还在后头。”

💡

放心!我们并没有完全剧透,本季还有两位设计师等待你去探索,更多排山倒海而来的灵感冲击,打得人心潮澎湃。

觉得生活了无新意,甚至对当下有点失望的时候,还有这些设计师在思考、在关心着未知的一切,这些此时此刻真实发生在地球上,能让人打起精神面对生活的故事,我们太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