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可能在苦恼自己眼睛不够大啦腿不够细啦!但所谓的可爱是各式各样的,大家坚持做自己就好啦!

偶尔有一些烦恼也是很普通的事,人本身就很复杂,因为这种复杂我才是我。”

从以上语录你就该猜到,CHAI这个女子乐队和别的“女团”都不一样。

这四个出身平凡的名古屋女孩,大学毕业后开始追求音乐梦想,可爱的家人用一台小货车,载她们一路冲到东京。

她们的小眼睛、小鼻子、大脸蛋,被日本的“卡哇伊”文化排除在外。然而,她们凭着真实、新鲜、有力的摇滚乐,被美国独立厂牌相中,开启世界暴走之旅,创造属于她们的“新可爱”宣言。

还不认识CHAI?准备好迎接她们的粉红色爆炸魅力吧!

 “C-H-A-I CHAI!
 We are CHAI” 

不知道怎么念CHAI?别担心,她们专门写了一首乐队名字教学歌,《THIS IS CHAI》。要说CHAI这个单词有什么含义,还得说到乐队的结成。

四个大学女生突然想做个乐队,正好上俄罗斯文学课的时候,喝到掺了果酱的俄罗斯茶Chai。“不如就叫这个吧!”这个无厘头的原因,恰恰浓缩了女孩们的天真个性。下面有请四位成员登场!

主唱 🎤 Mana

Mana负责主唱和键盘手的角色,参与了所有的作曲,喜欢哈哈大笑,是乐队的气氛担当,CHAI的快乐引擎。

吉他手 🎸 Kana

Kana是Mana的双胞胎妹妹,对音乐感觉十分敏锐,不止负责吉他演奏,还负责乐队整体的定调、和音,处事果断,是CHAI的武士女孩。

鼓手 🥁 Yuna

“闭着眼睛听还以为是黑人鼓手”,被称为“世界级鼓手”的Yuna,还很擅长键盘和唱歌,脾气超级温柔,是CHAI的治愈担当。

贝斯手 🎸 Yuuki

加入CHAI之前,Yuuki完全没碰过贝斯,仅花了一年时间练就绝妙演奏风格,CHAI的歌词基本出自她之手,大部分专辑的美术设计都是她做的,是CHAI的天才艺术家。

 “世界上没有不可爱的女孩,
 每个人都有自己可爱的方式  
 你应该做你自己,我们都有自己的烦恼  
 但没关系,是缺点让我们成为我们”  

CHAI创造了“NEO-kawaii”(新可爱)这个概念,在她们看来,世界上没有不可爱的女孩。

Mana说,“在日本社会,‘可爱’是一个标准,可爱才是流行,可爱才是时髦,除此之外都是丑陋的。我被‘可爱’这个词伤得很深,因为我觉得自己并不符合那个标准。”

Yuuki对此感同身受,“不知道为什么日本人总喜欢瘦瘦小小的脸,没有人告诉我可以做自己,曾经有人说我脸大,叫我学其他女生,用头发把脸遮起来。”

CHAI猛然发现,为什么“可爱”一定要是日本社会所定义的模样?一旦你不属于这种“可爱”,就会莫名地产生巨大的困扰。她们希望消灭笼罩在整个社会的不自信,用歌曲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很可爱。

 “粉红色就像打了一个响亮的嗝 
 不仅仅是可爱,酷女孩一样可以穿粉红色” 

第一张专辑取名叫《PINK》,粉色系的演出制服,粉红色是CHAI的代表色。除了可爱,粉红色还代表什么?这群女孩有自己的看法。


01-04
CHAI的唱片封面

Mana说,“粉红色经常被认为只有皮肤白的人穿了才可爱,我们的长相可能会被说不适合粉红色,但这样反而有特别的感觉。”

Yuuki说,“粉红色是小时候女生一定会穿的颜色,长大后却因为在意社会的观感觉得不能穿,我们想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粉红色可以适合每个年龄阶段,是很酷的颜色。”

 “可爱的人是很快就会厌倦的,
 不可爱而且有点丑的人 
 虽然要花时间才能发现他们的可爱,
 但因为这样才不会轻易厌倦” 

在日本做女子乐队,音乐似乎是其次,长得怎么样、穿什么衣服甚至涂什么指甲油,反而更容易上新闻。CHAI的词曲创作、专辑视觉样样自己来,没有唱片公司操作。竟然还有人怀疑,她们是不是真的自己演奏乐器。

面对负评怎么可能不在意,Mana说,“妈妈以前帮我们拍照,都会叫我们眼睛张开一点,可是明明已经张很开了啊。我知道,妈妈只是担心我们被别人说是丑女。”

Yuna补充说,“日本主流文化的‘美丽女孩’,是幻想中动漫角色的延伸,跟机器人似的。”CHAI觉得还不如把时间花在练习和创作上,货真价实的现场演奏是最有力的反驳。

 “我不了解这个世界,但我了解自己 
 我不会隐藏自己的体重” 

CHAI演出前的注意事项之一,是检查后台的零食有没有准备好。

她们最喜欢饺子,并写了一首“饺子情歌”《ほれちゃった》,“饺子好温暖啊~因为被包住了。饺子就像爱一样~你也会包住我吧。”

她们还写了一首赞美脂肪的《FAT-MOTTO》——“我不喜欢节食,我不去健身房,不需要游泳,只要浮在水面就可以了,脂肪拯救了我!”

Yuna说,“其实我们和普通的女生没什么两样。”但或许正是勇敢说出自己的普通,大剌剌地唱出“我变胖了,我不在乎高卡路里,随心所欲地吸收最好了”,让CHAI和观众没了距离感。

她们并不是偏颇地高呼脂肪自由,怎么都吃不胖的Yuuki说,“我不怕跟大家想法不同,大家觉得瘦才是美,可是我很自卑,我希望自己胖一点,能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而不是为了迎合某个标准,这才是真的做自己。”

 “所有东西都很无聊不是很奇怪吗?
 每个人都长得一样不是很奇怪吗?
 如果我们都是漂漂亮亮的, 
 那我们的个性是什么?” 

所有不符合主流审美的特质,被CHAI地赋予了新含义——雀斑是脸上的银河,单眼皮的眼神很酷,秃头就像baby一样,胸部很平很舒服,毛发很多很性感。

Yuuki说,“日本人很少称赞别人,如果你不可爱,就没人跟你说话了。”而她们经常彼此称赞,发现彼此可爱的地方,被夸多了,照着镜子也会越来越喜欢自己。CHAI的歌曲活蹦乱跳,可一旦明白了背后的意义,才发现这些直白的句子一针见血,每句都是糖果炸弹,非常有力度。

 “不公平!不公平!
 把女孩逼到墙角是不公平的 
 触摸女孩是不公平的” 

CHAI的造型看起来可能不太摇滚,但她们的摇滚精神绝对是100%的。在《Boyz Seco Men》的歌词中,不再是一味需要男孩保护女孩,而是女孩可以站出来保护女孩。“如果喝醉了,别担心,我会保护你!我会支持你!”

为了拍摄这首歌的MV,CHAI变身“捣蛋清洁队”,重塑日本家庭女性似乎必须负责下厨、打扫家务的形象,在疯狂剁香肠、撕破公主裙的隐喻中,俏皮地表达她们对刻板观念的抗议。

 “你失败了你很尴尬你被嘲笑 
 然后再试一次吧,这才是最棒的部分” 

Mana觉得她们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都是因为对世界有很多的不满吧。”

Yuuki写歌词时考虑到,“虽然创作可以直接输出负面的想法,但这样改变不了什么,我们希望以正面的方式去讨论负面的东西,如果思考变得积极,人生好像也会变得明亮起来。”

没有队长,没有C位,“我们希望把四个人一起体会到的事情传达给大家,不会是只有一个人来决定。”

长长的巡演很辛苦,她们一起面对台下怀疑的眼光,以及网上“长得好丑、女团就应该好看”的恶评。她们互相提醒着,“我们的音乐并不是为了只在日本卖而创作,而是始终为了做出CHAI喜欢的东西在创作着。”

 “有时我会感到沮丧,哭得很厉害 
 躲在房间听摇滚乐,但是那样不行!
 所以我必须摆脱那种习惯,去吧,让我改变!” 

从出道就是黑发造型的CHAI,最近决定要做出新尝试,“无论如何,先试试再说!”像每个人走进理发店的人一样,她们也忐忑不安,这些小情绪全然不掩饰,被镜头一一记录。

Yuna烫了卷发,“如果你仔细想想,一个人从来不改变是不可能的嘛。”Yuuki染了金发,“如果不改变的话,也会很难受的吧?”改变造型这件事,仿佛是CHAI出道历程的一个缩影,她们的出现是撼动日本“卡哇伊”文化的一颗彗星,每一次改变都需要勇气。

“嘿!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我可以向前迈出一大步的原因是……我能露出无敌笑容的原因是……”她们在歌曲 《CHOOSE GO!》中公布了答案,“去改变!让坏的想法滚蛋!看看我!我让自己自由了!”

 “ Yes!We don't stop!
 So, nothing stopping me!
 We have dreams!
 We have a lot of friends!” 

“我们希望成为亚洲的代表,登上格莱美!”格莱美的意义不是一座奖杯,而是如果能拿下它,代表CHAI的音乐可以登上世界的舞台。她们透过音乐探讨的话题,可以被更多不同语言的人听到。

现在的CHAI正努力吸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音乐,从前辈DEVO、Basement Jaxx,到同辈的HONNE、Superorganism,都是她们的学习对象。

四个人耐打能力加倍,能写会唱还要跳,现场绝不假唱。她们每次演出前都用力拍背,用力打气,上台大喊一声“Show time!”宣告她们的爆炸式演出开始。

她们用《Future》这首歌,表达着对未来的期待,也不掩饰不确定的心情,“未来有什么样的梦想?一边唱歌一边实现可以吗?”

因为是CHAI,一定可以的,就像她们唱的,”世界比想象的要大很多很多,我的世界超宽广!”CHAI相信,“每个人的未来都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