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围墙建立、阿波罗11号登月、迷你裙被Mary Quant发明、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在大雨中开唱——1960年代注定是一个大破大立的时代。正是从那时候起,意大利走到了设计界的最前列。

以“好看!好看!好看!”为第一设计原则的意大利设计师,可能都去过未来旅行,想象力集体璀璨爆发,他们的设计在今天看来都让人目瞪口呆……

二战后意大利经济奇迹带动了设计奇迹,设计明星层出不穷,他们摆脱了战争阴霾,从文艺复兴累积的美的基因热热烈烈奔涌而出。意大利的设计师也是天性热情浪漫的生活家,他们的设计奥义是艺术+技术,是新奇、有趣、好品味的代名词,之中满满都是极其乐观的、令人振奋的未来憧憬。

今天和我们一起探索意大利设计师的奇妙脑回路,请抓紧扶手椅!

无限接近太空的发光体


01
《时代》杂志关于太空竞赛的封面

当冷战对手美国和苏联在进行太空竞赛的时候,意大利没有光顾着台下看戏,而是应景地展开了对未来生活的思考,带来了太空时代的设计。意大利设计师们充分发挥了与生俱来的想象力,将抽象的意识形态注入了日常物品。比方说,灯可以超越照明的本意,给予人们未来会更好的信念。


01
《2001太空漫游》设想的太空生活

对《2001太空漫游》式生活的想象,从意大利的灯具中可见端倪,许多模拟宇宙飞行器造型的设计,代表着渴望奔向太空的天真愿望。

由Pier Giacomo和Achille Castiglioni兄弟设计的Arco灯,真正颠覆了旧式的天花板固定吊灯,让灯大胆地“站”在地上,搭配大理石底座和不锈钢弧形杆,充满未来主义气质。


01-02
Castiglioni兄弟的Arco灯

设计师Vico Magistretti从天体绕轴旋转的现象中汲取灵感,创造了外形如同天外来客的Eclisse台灯,旋转灯罩光的强度和方向随之改变。


01-02
1967年诞生的Eclisse台灯

Gae Aulenti受到维也纳分离派的影响,喜欢用几何造型,加上对现代材料的勇敢尝试,让她的设计其趣各异,好像小小星球飞进了家家户户。

如果人类暂时不能搬到外太空,至少可以无限接近这些发光体。

人人都爱塑料的快乐


01
“塑料时代”的意大利迪斯科舞厅

1960年代亦被称为“塑料时代”,迷幻摇滚乐团Jefferson Airplane发表了歌曲《Plastic Fantastic Lover》,被宠爱的不只是“塑料爱人”,还有塑料产品。树脂、聚氨酯、有机玻璃等多样化的塑料诞生,设计师抛弃了郁郁寡欢的木材,开始热烈拥抱新型材料。

塑料像水果软糖般的色彩让人愉悦,它灵活的可塑性让产品有了时新的造型。战后的年轻消费者考虑的早就不只是实用性,他们本着及时行乐的态度,更在乎感官享受。


01
不止家具,时装也要光光亮亮的

这种格外的乐观和经济复苏息息相关,人们不再犹豫买什么家具可以用一辈子,开始乐意为新鲜有趣的设计买单。


01-02
Up-7雕塑

B&B Italia是最早使用新型塑料的厂牌之一,进步的塑料成型技术让设计师的奇思妙想有了立体的形态——Gaetano Pesce设计的“快乐大脚”Up 7雕塑,即是用聚氨酯泡沫制成,它看起来是幽默的雕塑,躺上去意外地舒舒服服。


01
摄影师Oliviero Toscani拍摄的B&B Italia Le Bambole广告

Mario Bellini设计的Le Bambole一体成型,没有僵硬的骨架支撑,设计师想要重现一个活生生的身体,提供如肌肤般柔软的触感。


01-02
Kartell把塑料做成了一门艺术
而化学家Giulio Castelli创立的塑料大户Kartell,将色彩斑斓的家居推向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过硬的技术改变人们对塑料寿命短暂的认知。

随时开溜去流浪的家


01
Joe Colombo设计的家极具灵活性
嬉皮文化蔚然成风,年轻的波西米亚主义者们集体流浪以寻求生活的变化。而设计师们跳出了固有形式,创造了更多有机组合,让家具仿佛有了手脚,和人类展开游牧。

01
Superonda
激进设计团体Archizoom Associati设计的Superonda像放大的积木玩具,它可以随意组合,变成床、沙发或雕塑。超现实的波浪模块,对传统家具隐含的稳定不变的价值观发出挑衅。

01-02
Anna Castelli Ferrieri和被收录于MoMA的Componibili,Joe Colombo设计的敞篷车床
作为第一批就读米兰理工学院女性之一,Anna Castelli Ferrieri构想了一个组合系统Componibili,任意叠搭即可形成移动的储物空间。它有着高度抛光的小鼓造型,似乎可以抱在怀中哼着歌谣出发。Joe Colombo更是将模块化设计玩得出神入化,他认为家具和人一样,不应是孤立、一成不变的。在他的未来蓝图中,家是便携式的。

01
Joe Colombo设计的迷你厨房
他设计的敞篷车床有一顶可以伸缩的顶篷,内部配置时新的点烟器、收音机和电话,而迷你厨房包含火炉、冰箱和储物柜,可以搬来搬去,用完直接像盒子一样关闭。

01-02
“家具总成”是Joe Colombo生前最后的作品
终极版“家具总成”(Total Furnishing Unit),像衣柜一样收纳家具,所有部件都可以随心所欲地重组。Joe Colombo英年早逝,可能是上帝觉得他知道得太多了。

有了表情和情绪的电器


01
意大利的波普风设计至今依旧抢手
波普艺术这股大风吹到意大利,原本就很会把设计当作艺术来做的设计师,大方接纳了带点戏谑、带点玩笑的风格。
他们将不安分的手伸向电器领域,把踏踏实实呆在固定位置的实用电器,变成活泼新颖的好玩物件。

01-02
手提式电视Algol
1964年,意大利诞生电视广播的十年后,Marco Zanuso设计的Algol改写了电视的古董造型,笨重呆板的木箱电视被曲线圆滑的手提式电视取代,它以微微仰头的俏皮姿态看着观众。

01
RR126音响
Achille和Pier Giacomo Castiglioni兄弟将一套音响设备变成了趣味装置,中央的控制按钮部分像一张可爱的笑脸,方块状的音响可以移动变换不同造型。

01
Valentine打字机广告
设计明星Ettore Sottsass创造过不少新奇设备,为冷峻严肃的办公机器换上了摩登造型。他的代表作Valentine打字机鲜红出挑,装进手提箱就能从办公室出逃,溜进公园躺在草地上创作一首浪漫的诗。

不用建造的乌托邦建筑


01
Gruppo 9999构想的“新佛罗伦萨大学”
意大利设计家具的大多是建筑师,有趣的是,热衷学生运动的也大多是建筑系学生。他们认为建筑不仅是一个功能性的空间,更代表一种自由的表达方式。
躁动的社会氛围让意大利最叛逆、最激进的设计师走到一起,开启了反设计运动。

01
设计师们往往三五成群组成设计团体,上图为UFO小组

他们不喜欢拘谨、理性的国际主义设计,渴望突破设计的条条框框,将设计规范抛诸脑后,用无拘无束的幻想对抗主流设计。

01
No-Stop City

Archizoom Associati构思了一个“无休止城市”(No-Stop City),它是完全摆脱现代城市规划的无限空间,没有固定的道路或建筑,生活设施、自然生态散落在各处,居民可以自由选择落脚的地方。

01-02
Superstudio的“连续的纪念碑”(The continuous monument)
与Archizoom Associati不同,头脑清奇的Superstudio从反面的角度设想了单一的城市设计有多恐怖——人类将住在一个冷漠、无差别的大型网格中,这些无法移动的庞然大物束缚了城市,限制了生活,横穿山河湖海,最终将占领整个地球。

01
一边蹦迪一边种菜的Gruppo 9999

这些区别于主流的“坏品味”设计,自然没有受到商业青睐。因为无法生存,另一个设计团体Gruppo 9999将旧工厂改造为迪斯科舞厅“Electronic Space”,晚上收费蹦迪,白天是工作室,生活自给自足。
这些设计师根本没打算按照规矩去建造建筑,他们的设计大多透过绘画、拼贴或展览的方式呈现。虽然反设计本质是一场乌托邦运动,但从中诞生的概念和理论对于设计的未来极具启发。

坐上这把椅子奔向未来

到了1960年代末,所有能量都等待被全然不保留地发射到最高空。
阿波罗11号发射升空,第一代互联网发送出第一则讯息,与此同时,一个如同星体般拥有奇妙弹力的激进设计,诞生在地球上——Gaetano Pesce和B&B Italia的共同创作的Up系列。
设计狂人Gaetano Pesce任性地用天马行空的思考来进行设计,有一天他在洗澡的时候,盯着被捏扁又迅速回弹的海绵开始想象,有没有可能完全用海绵做一把椅子?

01
Gaetano Pesce在他的工作室

这个奇妙的想法,多亏了B&B Italia研发的聚氨酯压缩技术才没有沦为纸上谈兵。
虽然意大利的主流设计和Up系列这样的激进设计通常井水不犯河水,但像B&B Italia这样的厂牌很愿意做出新尝试,前面提到的Mario Bellini、Vico Magistretti、Marco Zanuso都曾和B&B Italia有过合作。
Up系列拥有浑然天成的雕塑造型,是因为其中90%都是空气。从最初扁平的真空包装,等空气注入开始“自我膨胀”,仿佛一场奇幻表演在眼前展开,令人惊叹。 

01-02
上为1至6号扶手椅,下为特别为手工艺术展Homo Faber制作的7号脚型雕塑

这个系列由七款不同的产品组成,它不只是外形独特,Gaetano Pesce还大胆地将时代思潮注入了设计。
他认为,女性历来在社会中受到的种种不平等,让她们容易轻视自己,成为自己的囚徒。而Up 5扶手椅模拟了丰满柔软的母亲怀抱,圆球形的搁脚凳Up 6则是被束缚的隐喻。
Gaetano Pesce解释说,“男性对女性实施暴力的话题在那个时代才刚刚开始被公开讨论。如此严重的不文明现象每天都在世界各地发生着,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情况会好转。然而不幸的是,时至今日,我所以为会发生的并没有发生。”

01
在一次展览中,Up 6被“释放”升空
后来,他给Up 5起了一个昵称“La Donna”(那个女人),指的是意大利电影《生活的甜蜜》中勇敢跃入许愿池的女主角。
瑞士摄影师Klaus Zaugg拍摄的广告则从视觉上表现了前卫的女性形象,一群如同太空英雄芭芭丽娜的女孩,和椅子们一起登上了充满外星氛围的巨石。

01-02
演过詹姆士·邦德的Sean Connery和艺术家Salvador Dalí都坐过Up 5
不过1973年,Up系列因为含有氟利昂气体,违背了它自由的初衷而被下线。幸好在21世纪,B&B Italia用新的工艺推出了新的版本,这些版本也成为了米兰三年展、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维特拉设计博物馆和蒙特利尔美术馆的永久收藏。

01-02
B&B Italia曾为不同的艺术展览推出过特别版本的Up 5_6
见证过一个超乎想象的时代的Up扶手椅,至今没有被时间遗忘,今年50岁生日的它,即将在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和我们见面。
B&B Italia邀请了艺术家陈维,为它创作了特别的艺术装置作品,并命名为“[∞](无限)”。

01-02
陈维创作的[∞](无限)
陈维运用遥远星球的图像、人际之间的互动、沉寂的开阔空间、故障电子屏幕上流动的抽象Up系列图像,将50年前人们对未来的想象带到了现今的世界。